勸善之心化飛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 致大連開發區黃海路派出所的一封公開信

  • 給唐山鋼鐵設計研究院的一封公開信

  • 寫給滄州運河分局迫害法輪功的人

  • 給河南焦作的父老鄉親

  • 勸誡威海高區公安局及澇台邊防派出所警察

  • 致大連開發區黃海路派出所的一封公開信

    黃海路派出所全體幹警們:

    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向低處流。人人都想有一個美好的人生;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但是往往在關鍵時刻,由於自己的一念之差,給自己留下了永遠的遺憾和痛悔。

    這些年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荒唐而殘酷的迫害把你們推到了這群善良的父老鄉親的對立面。不必說你們在2004年5月26日開始指使街道、社區印發了很多造謠、誹謗法輪大法的知識問答,並從報紙上剪下事先編好的答案讓不明真相的群眾填寫,毒害當地民眾。也不必說你們參與了非法抓捕開發區的陳勇、宋茹籃、劉振玲、潘奇、金鋒、七十多歲郝福奎與其兩個女兒、周海燕、金信年、趙飛、劉芳等幾十人次,並送進洗腦班、拘留所、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上、物質上、肉體上殘酷迫害,威逼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致使有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更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妻離子散、家中老幼無所養,整個家庭籠罩在恐怖的陰影之中。

    7月15日凌晨,你們秘密的又把家住開發區松峪裏的於瀟麗送去馬三家教養院迫害,這是於瀟麗第二次被你們綁架抄家。我寧願相信你們都是有良知有頭腦的,不會有意去做害人害己的事,只是被邪黨矇蔽太深。作為家鄉的父老鄉親,我希望你們能明白真相,為自己及家人選擇美好未來,兼聽則明,請三思而後行吧!

    執行「上面命令」不能成為推脫罪責的藉口。

    你們也許認為江氏集團代表政府,你們非法抓捕法輪功只是工作,拿著共產黨的錢就得給共產黨幹活。共產黨是納稅人供養的,老百姓才是你們的衣食父母。你們可能不知道前東德兩個士兵的可悲下場:他們不明是非善惡,一味執行東德政府的命令,他們開槍打傷了因飢餓貧困想越過柏林牆到西德的兩個東德人。東德極權政府垮台後,這兩個為了工作不問良知的士兵被告上法庭並被判刑。聯合國於1948年12月10日以大會第217A(III)號決議通過並頒布《世界人權宣言》。涉及「反人類罪」、「種族滅絕罪」等嚴重踐踏人權的指控,行為人以執行上級命令、當時的法律或者以自己特殊的職業身份作為自我免責的辯護理由是不被現代文明法治精神所認可的。

    不管甚麼理由違背良知迫害無辜終究會受到法律嚴懲,前納粹份子一直在世界範圍被追究,江氏集團也正在世界多國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被起訴。

    法輪功是參與政治才被迫害的嗎?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為甚麼中共大搞一言堂「圍攻、自焚、殺人、自殺、投毒等」,栽贓法輪功,卻不讓法輪功澄清真相,又花巨資封鎖法輪功的明慧網等網站、揮霍納稅人的錢(10億美元)收買歐洲衛星違背法律和道義原則中斷希望之聲電台、新唐人電視台在大陸的播出,這可是中國老百姓全面了解國內外事實真相的唯一渠道!包括投資、股票、房地產、天災疫情等方方面面涉及百姓衣食住行的真實情況。為甚麼怕百姓了解真相呢!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封口並扣帽子只能說明打壓者的心虛、脆弱、陰險,咱們老百姓可不要被賣了還要幫著數鈔票啊!

    如果法輪功說的都是真的……

    在江氏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下,九年來,法輪功不但沒有倒下,反而洪傳世界80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者中不乏各類專家學者、博士教授、政府官員,你們說,如像中共謊言宣傳的那樣,這些人都是傻子嗎?你們是否想過,社會上的人都在為金錢奔波、勞累,是甚麼原因使他們能夠放棄自己的所有甚至生命,是甚麼使他們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和意志去承受這一切?!看看那些法輪功修煉者是不是都沒你們聰明,如果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會怎樣?!

    法輪功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勸人退黨退團退隊,是讓人遠離邪惡,躲避災難,是在救人。信不信,怎麼選擇還是人自己說了算。

    中共有多邪惡?!

    中共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瘋狂迫害善良的邪惡政策使中國社會道德急下,人們不相信「善惡有報」,為了錢甚麼壞事都敢做;社會風氣極為敗壞:假貨泛濫、娼妓遍地、毒品復燃、官匪勾結;貪官腐敗越演越烈,社會貧富懸殊,老百姓有怨無處訴,各種民間抗暴風起雲湧。看看中共的「三大」改革最終的受益者是誰呢?房改把你的腰包掏空,教改把二老逼瘋,醫改給二老提前送終!這些改革滋養了貪官,加劇了腐敗。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社會矛盾激化到一觸即發的程度!

    中共歷次整人運動使多達八千萬同胞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中共殺人太多了,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尤其是2006年初披露出來的「中共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牟暴利」的罪行,其殘暴程度已經超過了「人」的行為,目前全世界都在譴責這件事,部份參與活體摘取器官的中共醫生已經被告上了國際法庭。善良人都覺的中共能幹出這樣的事一定是瘋了。古訓說:「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中共這一「瘋了」的舉動正是「亡」的前兆。

    如今國難當頭,中共卻又投入巨資打壓法輪功,借所謂的「平安奧運」之名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人們都在捐款賑災,可中共的周永康以每人每次九十美元雇佣海外的特務、流氓、吸毒犯等打、砸、搶美國法拉盛的退黨服務中心,卻誣陷法輪功阻撓賑災,以此轉移汶川地震知情不報,救災不力引起的民怨民憤。當他們把法輪功學員手中「天佑中華」的牌子撕爛,踩在腳下時,法輪功學員說:『天佑中華』你們都不要,你們還要甚麼?!此等文革式的暴力粗魯丟盡了華人的臉。在國內,他們又下發了誣蔑法輪功學員破壞奧運的宣傳文件,所有接觸到此文件的父老鄉親們千萬不要再相信中共的謊言啊!

    正像有識之士所說:中共的邪惡超出你的想像。它甚麼都能做出來,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

    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甚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在《九評共產黨》一書中寫道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甚麼問題上送掉小命。事實證明正是如此。

    中共自建政以來一直以謊言暴力維護專制,一直在愚弄人民、毒害人民繼而毀掉人民的性命。想當年應共產黨要求真誠給共產黨提意見的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多少人冤屈而死;文革中相信共產黨搞文鬥武鬥,結果既害人又害己,搞得家破人亡。相信共產黨的「無神論」,積極「破四舊」毀廟砸佛像者沒有一個好下場;六四愛國大學生相信共產黨能反腐敗,被坦克、衝鋒槍血洗天安門;法輪功學員相信共產黨能為百姓申冤,4.25和平上訪,卻被誣陷「圍攻中南海」,中共藉此加劇迫害法輪功,甚至活體摘除器官出售牟取暴利;中共隱瞞薩斯疫情致使疫情蔓延,更多無辜死於非命;對四川汶川大地震隱瞞不報延誤震後72小時黃金救援時間,造成汶川近乎毀滅性的災難;而今青島爆大規模神秘疫情,疑似流腦感染,截止到7月15日,青島市區範圍內累計感染人數達到16萬人,死亡1251人,為了確保即將召開的奧運會帆船比賽不會因此疫情而受到影響,會議明確提出將此次疾病疫情列為絕密密級加以保密,並要求各級衛生醫療單位對患者嚴格保守秘密,採取一切可能的強制措施隔離患者,此外還要內緊外鬆,對外仍要堅持宣稱是流行感冒。

    對法輪功長達9年殘酷迫害又何嘗不是因妖言惑眾而得逞?老百姓被愚弄,有意無意的做著傷天害理殃及家人和子孫後代的事:重複邪惡的謊言,仇視、舉報法輪功學員,使這些善良人被抓被酷刑折磨致殘致死、家破人亡。這不是文革「群眾鬥群眾,兩敗俱傷,邪黨獲利」的悲劇重現嗎!

    中國有句古語叫:吃一塹長一智,可是為甚麼至今我們許多老百姓還在受它的迷惑呢?還在相信它的話呢?父老鄉親們,我們到底還要讓它騙到甚麼時候?這種變相的殺戮,中國人還能經受多少次?

    迫害法輪功遭報大量出現,中共嚴密封鎖消息

    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不論甚麼原因,參與迫害善良都會給自己及家人帶來無盡的災難!

    曾在電視上熱播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任長霞,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2004年坐在車裏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因車禍死亡。任的妹妹跟別人說:「過去我不相信法輪功所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的相信了!」

    咱大連地區也有不少:金州區巡警於衛東,因奉命賣力迫害法輪功而揚名大連市,不久,31歲身強力壯的他被血癌奪走了年輕而無知的生命。

    大連開發區新港派出所所長趙振金明知法輪功好,學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為一己私利一意孤行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遭現世現報,死時55歲……

    灣裏街道五十二小區居民閆淑梅,女,六十歲左右,一直敵視大法,辱罵大法弟子。其家人曾出過車禍,她稍有收斂,但仍不悔改,現在此人遭惡報,滿臉白癜風,如今都不敢出門見人了。

    告訴你們這些,就是不希望有人再重蹈他們的覆轍呀。

    大難來臨如何自救

    中外著名的《馬前課》、《推背圖》、《梅花詩》、《燒餅歌》、《格庵遺錄》等預言,都以不同的語言預言了相同的即將在中國發生的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天要滅中共!不是戰爭,不是政變,而是天災!還記載了天滅中共時其追隨者被一同誅滅的可怕慘景!《聖經啟示錄》中更是明確指出凡加入過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趕緊退出,因為都曾對它發毒誓為它奮鬥終生,那就是它的一份子,若不退出就只能隨它而亡了。性命攸關,「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五百年前裂開的巨石上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然大字,政治局9個常委都親自去看,個個心知肚明,中共沒幾天日子了。

    《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通過大紀元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至08年7月中旬已經超過4000多萬。有個派出所的全體黨員集體聲明退了黨,表示「不再充當中共炮灰,不再欺壓善良與無辜,決不做歷史的罪人!」

    二零零六年九月,勝利油田的一名公安幹警投書明慧網:「我身邊的很多同事從中共在歷次運動中為維護自身利益而『卸磨殺驢、捨車保帥』的史實中看到了追隨邪惡的可悲下場,而不願再被當槍使,不再甘做替罪羊,『壞事能不沾邊就儘量躲,好事能幫忙就儘量幫』,還以給法輪功學員『通風報信』和收集迫害『主使人』的證據等方式消贖罪業;有明白真相後覺醒的國安特務,為了自我救贖,不僅退了黨,還寫出了自己的教訓警醒他人,並用偵聽手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反過來收集身邊惡徒的罪證,提供給國際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現在仍然主動參與迫害的人越來越少,選擇贖罪自救的越來越多。

    曾有一個警察把三個成都法輪功學員放了,並對他們說:將來給法輪功平反時,你們證明我沒有迫害法輪功。這是一個生命明白真相後最明智的選擇。

    馬三家教養院的殘酷臭名昭著,蘇家屯活摘器官牟暴利並焚屍滅跡,天理難容!如果於瀟麗有個三長兩短,你們該如何向父老鄉親們交代?!於瀟麗的親朋好友、同事們心急如焚盼著她安然回來。在這個迫害期間,誰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誰能為大法弟子做點善事、好事,這個人將來一定會得大福報!

    作為父老鄉親,我希望你們能明白真相,我祝願你們有個美好未來。相信我的祝福,你的智慧將化作美好的永遠!

    家鄉人
    2008年7月


    給唐山鋼鐵設計研究院的一封公開信

    唐山鋼鐵設計研究院的領導及全體員工:

    你們好!2008年7月6日,你單位的員工駱智劍(女,36歲)為了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而給老百姓發真相資料,卻被朝陽道派出所惡警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因駱智劍曾和我談起過她的家庭和修煉中的一些事情,所以在此想告訴大家一些情況:駱智劍為甚麼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為甚麼發放真相資料、發放真相資料是否犯法、以及中國現行法律的違法犯法的真實性和荒謬性,請大家分析分析誰對誰錯,站對立場也是對自己負責呀。

    駱智劍為甚麼修煉法輪功

    駱智劍畢業於全國重點大學──「西安冶金建築學院」(現改為「西安科技大學」),因父親在她們很小的時候就得了神經官能症,不能上班,還需被人照顧,一家重擔全落在其母親身上。雖家境貧寒,但駱智劍從五、六歲起就特別懂事、聰明、堅強,自己洗衣服,還照看下面三個弟弟妹妹。也因母親勤勞、善良,最終使四個孩子順利完成了學業,並且都很懂事,知道母親的不容易,都很孝順。

    大學畢業後,駱智劍被分配到唐山鋼鐵設計研究院,應該是個好的單位。駱智劍從小很自立,要強,雖不愛說話,但給人感覺很文靜、沉穩、有主見。但因和男朋友感情上的糾葛,性情變得煩躁,再加上身體的不適──腸胃蠕動慢,吃甚麼食物不消化、解大便困難,故不敢多吃飯。雖去了不少家醫院,但也確診不了(甚至因此在上大學期間還學了挺長時間的其它氣功想治病,卻白折騰了幾千塊錢。)後來吃了不少中藥、西藥也沒見效果。再加上家裏經濟條件因素,又不願和母親深說,怕母親擔心而自己只能艱難承受。就這樣使得駱智劍性情變得無故心煩氣躁、易發火、還不時的口吐髒字,為一點小事大吵大嚷(有時對母親也如此),誰都不敢說她。

    就在這種身心最難受的時候,98年的下半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她接觸到了法輪功,覺得《轉法輪》書中寫得都是實話,只有本著「真、善、忍」做人才是正道。只有自己變好了,身體及周圍所遇到的一切一切才能越來越好,一個心胸寬廣的人生活就會變得有生機,因此就走入法輪功修煉行列。沒多久發生了大變化:腸胃正常了,遇到的感情糾纏也告一段落了,也能聽到她的笑聲了,工作也更積極肯幹了。其母親也嘗試著開始學煉起法輪功來,才兩個多月,白內障、牛皮癬這些頑疾就痊癒了,真正體現了大法的超常。並且其母親因這麼多年一人撫養四個孩子完成學業而養成的大吵大嚷,性格暴躁的脾氣改了一多半,能遇事會平和的說話了(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其妹妹原本不相信修煉,看到這些變化後,也不得不看看《轉法輪》書了,也相繼走入了修煉,明白了做人要走正,在哪裏都為他人著想才是真正的修煉,同時嚴重胃病也不知不覺痊癒了。這些大好事,給這個原本艱辛的家庭帶來了從未有過的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可好景長,1999年7.20這天,中國的「天」一夜間就變了──不允許煉法輪功,煉了就犯法,就面臨被非法拘捕、勞教、判刑。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迷惑不解,不知政府怎麼說變就變,昨天還提倡煉的今天怎麼就反對了?煉法輪功犯甚麼法了?駱智劍雖然並沒煉多長時間,但良知告訴她──政府的決定是錯的!因此毅然決定上訪,想讓政府了解一下真實情況,說說自己的心裏話。就因為想說真話卻遭到非法的關押、拘留、勞教、甚至送到洗腦班進行「殘忍」的迫害,我說的「殘忍」不是單指對一個人肉體的迫害,更重要的是對人精神的摧毀。

    在2001年7月,駱智劍在勞教所的高壓洗腦下,天天只讓看《毛選》和接觸歌功共產邪黨是「親愛的媽媽」這些東西,在承受不住精神的折磨後被所謂的「轉化」了,並且還讓她去「轉化」那些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其實就是利用她幹那些獄警都不願幹的壞事)。轉化後的駱智劍和以前判若兩人,開始當著法輪功學員失去理智的高聲罵人,(修煉以後從沒有再吐過髒字),還說出去後就研究《毛選》,不幹別的了……這就是共產邪黨把一個精神健康的大學本科生「轉化」成的所謂「正常人」!更可悲的是她的母親因自己的兩個女兒(小女兒也拘留著)遭到如此迫害而嚇的不敢再煉了,生怕失去自己的孩子而惶惶不可終日,曾經因找不到自己的孩子而整夜整夜的在街上不停的走才能得以活下來,精神的打擊致使老人現在神經都不太正常。那時只要孩子說煉,就失去理智的發瘋似的打罵她們(從小到大從來就沒有打罵過孩子),還說出一些恐怖的話威脅孩子……把一位歷經滄桑的老人逼迫到這種地步不是一般的惡人所幹的出來的。只有共產邪黨才能這樣毫無人性的對待這些無辜的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這是怎樣的殘忍,這才是真正的慘無人道呀!

    就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駱智劍還是承受過來了,最終還是再次選擇了法輪功,並且更深的體會到共產邪黨整人的手段是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雖然幾年的牢獄之災使她的工作、技能方面受到很大衝擊,但一個人的信仰不是用這些殘酷手段就能改變的了的,只有堅持真理說真話不畏生死的法輪功學員才能做得到,雖然不容易,但良心是寧靜的,寬慰的,無悔的。做人是有原則的,對與錯是不能靠手中的權力和利益來隨意顛倒的!

    修煉法輪功為甚麼發放真相資料

    自從1999年7.20中共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開始,就沒有一天對法輪功講過法律。在法輪功修煉者面對報紙、電台、電視台等沒日沒夜的惡意中傷與詆毀下,法輪功修煉者在有冤沒處訴,狀告又無門的情況下,只能利用自己節省的生活費向世人發發傳單,講講真相,告訴世人法輪功是無辜被迫害的,我們只是想本著「真、善、忍」做人,我們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也沒有任何政治主張,也不想要任何人手中的權力,我們只是一種信仰,只想修煉做個更好的人,但「好人」不等於「好欺負的人」。並且在修煉過程中對任何人、任何國家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並且生為中國人,我們愛中國,但不等於愛你這不講法律的獨斷專行的執政黨呀!

    一貫的「偉、光、正」怎麼可能呢?誰能信服呢?人無完人,一個執政黨怎能沒犯過錯呢?怎能不允許老百姓說真話呢?一味地獨斷專行是行不通的。中國曆次的運動太多、太殘酷,就中共邪黨對待法輪功修煉者不講任何法律──「精神上摧毀,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這一系列的密令讓人恐怖,難以置信,但這卻是中共邪黨對待法輪功曾經用過的、經常使用的「法律」!一意孤行地不惜損害上億人民的利益為所謂的「穩定」而大開殺戒。其實中國老百姓是最講理的,在遭受不公平的對待時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來解決這些冤假錯案這要求也過份嗎?獨裁統治是連台灣、香港、澳門都唾棄的,中國國內遲早也得跟隨世界潮流走向民主、和平。

    從另一方面來講,法輪功學員為甚麼總是不間斷地給每一個和自己有緣的人講真相?那是出自於他們的慈悲。因為他們知道將來世界上一定會發生大事,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對法輪功做過惡事而死不悔改的人和跟定共產邪黨幹壞事到底的那些邪黨黨徒們。誰不想輕鬆、快樂、無憂無慮地生活?但當法輪功學員提前知道將來會發生的事情時,他們怎麼能心安理得的過自己的日子呢?那樣也不符合「真、善、忍」的最基本原則。他們都得把你們當成親人才會苦口婆心的告訴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快快從心裏退出黨、團、隊能保平安」。並且用自己的生活費為你們免費發放光盤、真相資料,他們為了啥,他們不求你們任何東西,只是想讓你們躲過將來的劫難,有好未來。

    請你們想想,現在的社會有誰還會這樣替你們著想?只有法輪功修煉者才能做到呀!就拿四川地震來說,頃刻間多少萬人就沒了!看著一萬多死去的孩子被壓在豆腐渣工程的教學樓下而緊鄰的公安豪華辦公大樓卻巍然聳立,不知你們是怎樣的感受……其實這不就是人心變壞後帶來的一系列罪惡嗎?為了轉移老百姓的憤恨,邪黨又把矛頭指向法輪功,說法輪功不捐款,這是邪黨的一貫伎倆。但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有多少人在捐款就是對這一謊言的有力回應。假的真不了的,歷史在記錄著這一切。

    發放真相資料不犯法

    當前司法系統在對待法輪功案件中一概使用「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這個罪名,據我所知,當前公檢法系統在處理法輪功案件中完全是一種程序化了的運作,即只要確定一個人具備法輪功信仰者的身份,並且有過傳播真相的行為,即以這條罪名為理由抓捕、起訴和判決。然而事實上,法輪功學員的行為與這條罪名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

    首先,2005年公安部發文件列出的幾種邪教中不包括法輪功。(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就認可公安部具有評判誰誰是邪教的權力。)

    其次,以「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誣判法輪功信仰者的荒謬性在於:任何一起有關法輪功的所謂刑事犯罪案件都沒有犯罪客體。

    按刑法學理論,犯罪構成有四個要素,也稱四要件,缺一不可。

    其一是「犯罪主體」,這主要指:行為人是單位還是自然人,是成年人還是未成年人,是不是具有特殊職業和身份的軍人、國家工作人員等。

    其二是「犯罪客體」,就是犯罪行為侵害的對像,如「故意傷害罪」侵犯的是受害者的「生命健康權」;「詐騙罪」侵犯的是受害者的「財產權」。那法輪功修煉者侵犯了哪位老百姓的利益和人身安危了?法輪功學員破壞哪部法律、行政法規的實施了?(即犯罪客體),

    其三是「犯罪主觀方面」,是指行為人即犯罪主體在主觀上是「故意」還是「過失」。如果是故意,那麼他的目的和動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根本涉及不到主觀的態度、目的和動機,只是一心想讓老百姓了解事實真相,讓老百姓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是因該受法律懲罰的。法輪功學員發放的所有真相資料都是用自己的錢義務的為大家在做,沒有對任何人的惡意行為。並且現在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向老百姓訴說對我們的不公正對待。(即主觀方面)

    其四是「犯罪客觀方面」,是指犯罪行為客觀上造成了甚麼樣的社會危害、嚴重程度如何。法輪功學員客觀上根本沒造成甚麼樣的社會危害。沒有危害到任何人的人身安全與自身利益。只是公開說共產邪黨違法、共產邪黨撒謊。說共產邪黨不好這就不行?這是歪理!我們不承認這種違法的說法。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這是正理。(即客觀方面)

    令全世界一切正義人士震驚的事實是──「法輪功」從92年傳出,至99年,近億學員中,沒有一例「破壞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行為。相反,按照「法輪功」創始人的教導,模範的遵守法律、法規。思想境界、道德情操不斷提升;身心健康、家庭祥和、工作任勞任怨;報紙、電視、廣播讚揚聲一片;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在調查後作出結論──「法輪功於社會有益而無一害」。

    隨著真相的大白,人們也都知道了,「4.25圍攻」是法輪功學員無端被抓後的正當上訪;「傅怡彬殺人」是利用精神病人對「法輪功」栽贓;「天安門自焚」是邪黨導演的醜劇,經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認定的「偽火」。……

    也就是說,法輪功學員除了不放棄信仰、持之以恆的和平上訪、耐心的述說身心的受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面對迫害,除了這種──因為太正,從而讓邪惡害怕死了的行為以外,再無任何「違法」或「危害社會」的行為。

    沒有危害社會的行為,就沒有犯罪構成的必須要件。沒有犯罪構成,就沒有犯罪可言

    中國現行法律的違法犯法的真實性和荒謬性

    1999年,「依法治國,建立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被堂而皇之的寫進憲法,而恰恰是1999年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喪失理智與人性的血腥迫害,整個政權動用國家力量粗暴踐踏憲法,血腥對待人權,根本談不上甚麼法治了。現在回頭看看,和99年相比,中國司法系統徹底潰爛,法治已經不僅是全面倒退的問題,簡直是蕩然無存。中共在司法方面,正如同高智晟律師所說,它連黑社會都不如,黑社會制定的幫規上上下下還要嚴格遵守。而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通過其各級政法組織及握權黨棍以不同形式踐踏、摧毀其制定的冠冕堂皇的法律,結到合《九評共產黨》之八,我們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共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邪教才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的罪犯,而且是團伙犯罪。這就是中國司法的現狀!

    之所以給你們寫這封信只是想針對駱智劍一事想和你們澄清一下事實真相,真不願看到無辜的你們被邪黨的謊言迷惑而跟隨它而遭殃。也希望你們明白,千萬不要牽扯到迫害法輪功這一行列來,因為我們想讓你們人人平安,人人有好的未來。

    正因為我們是真正的愛這個國家,愛這個國家的人民,才會捨身維護正義,捍衛這個真理。但我們絕不愛這個政黨,它做的壞事多得已無法償還,尤其是針對法輪功這善良的修煉團體任意行兇死傷無數,而殺人犯卻逍遙法外。但我們決不是用惡來和它鬥,我們只能用和平的方式揭露它,讓老百姓看清它的所作所為,從而做到心中有數而明智選擇對與錯。要知道「人不治天治」是不變的天理,現在的天災人禍不斷就是上天對人的警示,人不好了就得被淘汰,若還不悟怎麼還能有下一次機會呢?覺醒的世人也越來越多,4000萬人的退黨、團、隊大潮就是見證,誰還會和它一起去陪葬呢?心裏退出它才能得到高級生命(神、佛)的保護,因為人在宇宙中太渺小太渺小,四川大地震就能看到災難中的人的生命是多麼脆弱,但每一位中國人的生命又是最為珍貴的,所以真心希望你們從良知與道義上選擇善與惡,從心裏退出這個禍國殃民的中共邪黨,不能再隨它幹壞事了,真的是對自己不好呀。

    想說的話還很多,希望多看看那些送上門的傳單吧。就此停筆吧,希望你們有好的選擇,好的未來。

    此致

    法輪功學員


    寫給滄州運河分局迫害法輪功的人

    目前中共正以壓倒一切的勢頭全面部署奧運安全保衛任務,舉動詭秘異常,如兵臨城下,大難臨頭,草木皆兵。各級官員高度緊張,採用各種極端的辦法大力壓制百姓,迫害法輪功。而滄州市運河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又在此次運動中當了一把急先鋒。

    5月底到6月初,滄州市運河公安分局以國保隊長劉坎華為首,在滄州運河轄區內非法綁架了安從敏(音)、李淑梅、李銀娣、馬存壯、王佳勝、唐建英、王金枝等七位大法弟子,對一些大法弟子勒索現金數千元至二萬元不等,方放回。現在大法弟子王佳勝、唐建英仍被非法關押在滄州市看守所繼續遭受迫害,並面臨著被非法判刑。其他幾位大法弟子人雖然放了也沒有獲得自由,有的被單位看管著,有的被家人看管著、有的被鄰居監視著。

    警察原來在百姓心目中是「人民的公僕」和「保衛者」,現在人民卻給你們起了個名字叫「警匪」。我想這也是你們自己的所做所為給自己換來的稱號,就拿對大法弟子抄家上來看,這名稱還真是名副其實:見錢就拿,見貴重物品就抄,包括電視、電腦、VCD、數碼相機、電動車、手機,甚至看到家庭富裕的大法弟子家中的煙、酒,不偷都不舒服。自惡黨迫害大法弟子九年來,你們僅僅是靠著對大法弟子的打砸搶,明著的、暗著的,你們就嘗到了多少甜頭,這你們比誰都清楚。財發了,官也當上了,可是這些都是從善良百姓那裏搶劫來的。你們將百姓辛辛苦苦掙來的血汗錢、養老錢、孩子上學的錢甚至家人治病的救命錢奪去,中飽私囊和花天酒地,就那麼心安理得嗎?

    現在,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使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大法弟子傳《九評共產黨》,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只是為了救人,因中共作惡多端,「天滅中共」在即,這是天意,不是哪個政黨和政府說了算的。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是告訴人們要順天意而行,從而能在大地震、大洪水、大瘟疫等災難中保平安,遠離邪黨就是遠離罪惡,就是遠離災難,這不就是救人嗎?大法弟子是冒著自己被抓、被酷刑折磨,甚至被奪走生命的危險救人,這是修煉人慈悲的體現。歷史上的正法修煉者也都是這樣做的。

    你們也都清楚,邪惡江澤民叫囂的「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是他痴人說夢。現在國際、國內有更多的正義人士、團體和國家起來反對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中共邪黨劫持全國各部門各界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這種非理性的迫害,早已引起世界正義者的公憤,而你們還在被用來當作棍子和打手,助紂為虐而不自知,甚至情願成為邪惡的工具!明慧網、動態網相信你們每天都在看,那些預言的警示,迫害大法弟子惡人頻頻遭報,你們看後都無動於衷嗎?非得像中國人說的「不見棺材不落淚」嗎?大難臨到自己頭上才醒悟嗎?那可是甚麼都晚了。

    劉坎華,王明鐸的死和你有直接關係,你使他的妻子失去了丈夫,女兒失去了父親。自古以來,就存在一個不變不破的天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迫害大法弟子已將你可愛的女兒受到牽連,還不趕快警醒!一個人不管他從事甚麼職業、職位多高,都逃不過這條天理的制約:做好事積福份,做大好事還會福澤後代;做壞事會造下罪業,這罪惡一定要你自己來償還,罪惡大的自己償還不了就要禍及子孫。

    邪不壓正,「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好人也不等於是好欺負的人,人間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蒼天有眼,現在老天要清算中共這個惡魔了。然而神佛是慈悲的,只要你能棄惡從善,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退出邪黨,那麼,你還是有救的,在天滅中共的大災難中仍然有免遭淘汰的希望。請你把握時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今天我們同樣出於善念和救度之心給你們寫信,希望你們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修煉人對政治、政權毫無興趣,我們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從新找回你們自己,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滄州大法弟子良言相勸


    給河南焦作的父老鄉親

    2008年7月10日下午3點左右,河南焦作焦南派出所王其等惡警突然闖進法輪功學員李雪梅家裏,強行抄家,拍照,並綁架了李雪梅,被非法關押在焦作市看守所。

    7月16日,被迫離家出走的新鄉大法弟子李玉菊(音)在焦作馬村區也被非法關押在焦作市看守所。

    一個又一個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一次又一次國家憲法在中國、在焦作被褻瀆踐踏!人們啊,清醒吧!中共邪黨的多次運動已整死8000萬無辜善良的同胞,那些每一次按著共產黨上級指示的整人者,結果都是共產黨「偉光正」的犧牲品,歷史的教訓為甚麼不能引以為戒,作為借鑑呢?!

    如今,世風日下,道德低下,人心因自私而麻木和冷酷,在中共全方位的謊言欺騙宣傳中,一些人分不清善惡、是非這個基本道德問題,只有利益和力量對比下的服從,紅色恐怖、恐懼,不敢思考,不敢接受和中共宣傳下的不一樣的信息,這正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悲哀,人民的大不幸。

    然而法輪功學員用「真、善、忍」點燃了人們心中尚存的善良與良知,使人們道德回升,身心健康,法輪功學員的無私奉獻,用果敢的意志,維護著真理和正義,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付出,使法輪功已在全世界80多個國家得到洪揚,許多人認識了法輪功,在修煉法輪功,包括我們的香港、澳門、台灣,難道這不是人類未來的希望嗎?!

    善良的人們啊,可否知道古人講的「天人合一」的道理嗎?現在天災人禍比比皆是,今年的雪災、水災、四川的大地震更是觸目驚心,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一次又一次的告訴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美好的未來,這值得我們每一個人的深思,古人認為天體的變化直接關乎人類的命運和未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不僅具有普世價值,更是人順應天意對善良的表達,符合「天人合一」就會得到神靈的保祐,

    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被迫害的危險,撒播著真相,真是在救度世人,包括那些不明真相的迫害者,助惡為虐的警察,凡是迫害法輪功的惡人,你們趕快停止迫害,回頭是岸,贖回罪惡,些許還會有救,如不知悔改者,當人類真正的大災難、最後的大審判即將來臨時,你們可悲的下場是註定的,那是自己種下的因果,不是嚇唬,真的為你們好,是在救你,不要當邪黨的陪葬品,趕快了解真相,獲得未來吧。

    焦作的父老鄉親,請了解法輪功真相,分清是非善惡,你就在制止這場毫無道理的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因為你的明白,你的獲救,世人都獲救了,剩下的殘渣敗物,上蒼就會把它處理掉的,我們衷心希望我們焦作家鄉的人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是我們焦作大法弟子的最大心願,也是我們最感欣慰的。

    焦作大法弟子


    勸誡威海高區公安局及澇台邊防派出所警察

    威海高區公安局及澇台邊防派出所警察們:

    你們先回顧一下下面這些惡報事例:

    經區皇冠派出所警察於吉海,曾用最下流的語言侮辱大法,於二零零零年一天中午突然後仰暴死。

    榮成俚島派出所惡警宋軍龍,多次綁架大法弟子,不聽勸善,並囂張地說不信有惡報。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他再次綁架大法弟子後的第四天,在俚島鎮附近遭遇車禍,雙腿粉碎性骨折,並失去一個睪丸。

    乳山市公安局一科副科長,「六一零」頭子楊格松,非法抓捕、騷擾、判刑、勒索、罰款大法弟子無數,慫恿手下人員毒打大法弟子及其家人。二零零四年,楊格松檢查出肝臟有問題。二零零七年到北京治療,查出是肝硬化晚期。渾身浮腫,連樓都下不了。

    ……

    威海高區610的頭子尹昭才,你這幾年在迫害大法弟子中,偷偷摸摸,常常把車停在離大法弟子家遠遠的地方,然後找居委會的人去敲門,等居委會的人進去十幾分鐘後,再進門。這幾年,你儘管升到威海高技區當上了政法委書記的位置上,作惡也由從前台轉到幕後操縱,前面有高區公安分局的王宏家:警號067421,石玉良:警號為067797,於韶雍:警號067403,張榮波:警號067394,宋豔玲和邊防派出所的武健等直接參與。大法弟子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這都是共產邪黨的謊言害了你們,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事,報應禍及親人。三尺頭上有神靈,作惡一定會受到懲罰。

    也許你是為了口飯,但無論你是自願,還是被邪黨脅迫的;無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只要是迫害大法弟子,包括舉報的、抓捕的、毆打的、關押的等等行惡者,都逃脫不了善惡報應的天理。

    雖然歷史已無法改變,但大法慈悲眾生,未來還留有限的機會為你們選擇:一個人若選擇了善,其未來會充滿光明;若選擇與「真、善、忍」宇宙法則為敵,繼而迫害好人,他將無以在未來立足而失去生命的永遠!

    告訴你們,時間緊迫!現在剩下的時間是給你們贖罪的機會,千萬要珍惜。不要認為惡報還未降罪於自己,就洋洋得意不信有報,如果你們抱著一種僥倖心理,那可就太危險了,大法弟子甚麼都知道,迫害一旦結束,這些都是你們逃不掉的罪證,蒼天有眼。所以要抓緊時間,大法弟子都是修善的,珍惜生命,所以才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給你們講真相,就是不願看到你們與其家人遭殃!

    無論你們對大法弟子行了多少惡,但大法弟子是不會記恨的,因為大法弟子沒有敵人,你們也不要用自己擰曲的心來衡量大法弟子。有很多警察對大法弟子行惡後,把自己的手機、電話號碼都保密起來,怕曝光,你這不是犯傻嗎!堵死自生路。那些得救的警察和世人不都是通過大法弟子反覆講真相才有救了嗎?!你認為你行了惡把自己的通訊號碼封起來就行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所以更真心希望你們自己也要珍惜自己及家人的生命,將功贖罪,立即終止迫害!

    參與迫害的部份警察:

    高區公安分局治安科電話:0631-5667065
    局長姓名:袁光輝、家庭住址:西北山7-1 辦公室電話:0631-5621265
    副局長:袁國選、家庭住址:文化西路 280-1-406

    高區610成員:
    尹昭才:威海高技區委會十樓政法委 1004室
    王宏家:警號067421 治安科長 電話:13508919799
    石玉良:警號為067797
    於韶雍:警號067403
    張榮波:警號067394
    宋豔玲

    參與綁架的澇台邊防派出所電話:0631- 5622290 武警:祝國清
    威海高區治安科電話:0631--5667065
    威海公安局督察科電話:0631--5192190
    威海法制科電話:0631--5192325
    威海外事辦電話:0631─566706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