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人十萬火急 修大法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比學比修,修掉人的觀念

去年紐約聖誕晚會演出時我被安排在熱線組接電話,那麼電話的響聲就成了我們最受歡迎的聲音。一開始即使是夜裏二、三點鐘,我們也會爬起來接,因為有的是其他國家打來的,不想讓有緣人錯過任何一個機會。所以,我決定元旦期間也留下來接電話。因為住在辦公室裏,就可以不分晝夜的接電話。

談到不分日夜,我感到慚愧,因為自己平時有一個規律,總是晚上發完正念睡覺,早上發正念時間起床,然後開始煉功,還覺的這麼多年一直堅持的不錯。那麼到了熱線組,第一天晚上我發現都發完正念了,大家還在忙碌,沒有一個人想去睡覺,我也就硬挺著;後來到了一點多還沒動靜,我也只能坐在電腦前看網絡,可心裏卻想「現在不睡,明早我怎麼起來發正念呢」?可是看看大家還沒有反應,這時已經早上四點鐘了,我開始想,他們一定都修成了,根本不需要睡覺了。看來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我心裏很懊惱,就開始使勁的戰勝睏魔,發出一念,我也不睏,這回我還不睡了!我突然真的睡意全消,而且比白天還精神,就在這時,大家都停止了工作開始睡覺了,可我躺在地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我又開始懷疑我不但沒修好反而出毛病了。我開始嚴肅的反省自己的問題。想著想著,晚上的時間覺的過的更快,到了六點半了,樓下通知我資料到了,因為大家還在休息,我就下樓拿資料。這樣一天下來,不但不困而且樓上樓下跑,身體像騰空的感覺。

從這件事情,我意識到,是人的觀念在阻擋我,因為越覺的應該那樣做,它就越牢牢的繫著你,我們做的事情是神聖的,那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所以我下決心,去掉它。用神念隨意而行,而不是人為的想怎麼怎麼做。

二、用慈悲心去救度世人

正法形勢一日千里,慈悲的師父一直不斷的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和敗物。在接熱線時,發現今年打來電話的人明顯和去年不一樣,有人說,我幾年來就想看,一直陰差陽錯看不成,不是單位有事就是家裏有事,所以今年我要提前訂票。有的說,我去年差點兒沒來成,買了票了家裏出事了。有很多是夫妻或家庭把看演出作為給對方的生日禮物。有的孩子在歐洲留學或工作,他們從外國打來電話給他們在紐約的父母訂票,作為送給父母的最好的禮物。

當然,也有一些被中共宣傳污染很深的中國人。有一次,一個中國人打來電話,說話又快聲音又高,像吵架一樣,質問我今年的節目有沒有法輪功節目,還說她去年看過,節目很好就是有法輪功節目不好。我問她怎麼個不好,她開始連珠炮似的不允許我插話,說的全是中共宣傳的那一套。我就開始發正念,不斷清理她身後的邪惡因素,同時想到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不管對方怎麼吵,我也不會放下電話,既然來了,就是緣份。我就靜下心來聽,最後她聽我沒聲音了,她也就不吵了。

這時我問她,「法輪功是相信『真善忍』的,怎麼會不好呢?」出乎我的預料,她的聲音變成了低八度,只說了一句:我告訴你,有法輪功節目我也來,我記住你的名字了,明天我就訂票。

放下電話,我想,對呀,應該向她講真相,可我也沒說甚麼呀,她怎麼就通了呢?啊,我明白了,是邪惡因素利用她這個被污染的人來考驗我們的慈悲心的,是法的威力,是法把我們改變了,是法把她也救了。

還有一天,一個電話打來,是一個從中國城打來電話的人,從他的聲音裏,聽的出他很急,很急於馬上買到票,當時中國城售票點沒有票,因為他沒有信用卡,我告訴他可以來曼哈頓下城的售票室來買。可能對方性格也很急,再加上路不熟,對方聲音開始升高而且那個急,我還很少遇到過,我慢慢的耐心的告訴他怎麼坐地鐵,用了很長時間,他終於放下了電話,我想他一定是在地鐵裏了。

我恢復了正常的接熱線,半個小時後,又接到了他的電話,因為我已經熟悉了他的聲音,我想他是到了,可是到是到了,他又出錯地鐵口了,我們是在東十七街,他去了西十七街。他一邊在電話上和我問路,一邊抱怨,怕找不到我們的辦公室。他不敢放電話,但那個嘴不停抱怨,甚麼都怨,說怎麼曼哈頓的街和中國城不一樣呢,這地鐵,怎麼會有兩個地鐵出口呢?等等,我一邊聽著他的抱怨一邊安慰他說別急,我會等著你。我心想我們根本就沒有下班的概念。

嘴上安慰他,可我的心裏開始急了,心想如果都像你這樣我兩個小時賣一張票,而且還是最低價錢的,那我們這九萬張票可怎麼賣呢?最後,當我終於看到他的時候,一瞬間,我的想法全變了,把對他的抱怨全忘了。只見他大冷的天氣滿頭大汗,只是為了這張票。我發自內心的想,可貴的中國人啊,他的緣份還真不小啊!這哪是來買一張票啊。

我耐心的幫他買完了票,而且告訴他我的名字,有甚麼問題再找我。在晚會散場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個電話,一聽聲音,我就笑了,又是他。聲音還是那麼急,可這次不是問路也不是抱怨,是激動,激動的告訴我節目太好了,他不知道怎麼感謝我才好,要給我送東西或請我吃飯,一再表示明年要早買票。我流淚了。再一次體會到,只有完全忘掉自我,慈悲眾生的時候,眾生才會被救度。從這個問題上看,我們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對救度眾生起著很大的影響。

三、去掉對同修的依賴心

申請的連鎖店賣票的合同批下來了,大家都很高興。我們主要的負責人正念很強,還沒等批下來,就買了十七台四十二寸彩色超薄電視,聯繫這個項目的同修也一直正念很強,所以當通知我,讓我協調這個項目時,就沒有想甚麼。主要是看到有這幾位正念強而又有經驗的同修一起配合,那就一定不會有問題。可是又一想,以前協調大學賣票,只是六個組,現在是十七個點,而且這十七個點只有兩個在紐約,心裏起了怕心,但又一想九萬張票,只有二十幾天的時間,而且正在這個時候,這個項目批了下來,那不是師父在幫我們嗎?讓我們把售票工作全面推向社會走向專業化的一個開端嗎?救人要緊,做吧,至少我們有三個人一起協調呢,他們都那麼能幹,沒有問題。

由於我的正念是摻雜著很強的依賴別人的心,所以在協調的過程中,恰恰在幾個最忙的階段,他們都有急事需要離開,就變成了我一個人,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二十個售票點都要打來電話,車輛問題、取票、送票、調票問題,外地人員安置住宿的問題,銷售人員缺補的問題,售票點遇到的各種售票問題,等等。我一天都在電話上,一個電話沒講完第二個就進來,腦子一直繃的很緊,一直持續兩個星期。

有一天我發現整個身體發顫,晚上開始發燒,因為學法少,根本的執著沒去,心裏就很不舒服,到了夜裏,安靜了,心裏又開始翻騰,為甚麼會這樣?我一邊想一邊拿出《轉法輪》,好像這時才想起我是一個修煉人,是啊,往往做事的心太強了的時候就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滿腦子想的都是人的理。

通過學法,從新認識到作為一個修煉人遇到甚麼都不是偶然的,遇到的任何麻煩不都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嗎?我找到了對同修的很強的執著和依賴的心,突然感到渾身輕鬆了,甚麼也不執著了,心就完全靜下來了。靜下心來一步一步的進行安排。在同修們的積極配合下,問題雖然一個一個的出,但也就一個一個的順利解決了,後增加的三個點也順利完成了。

四、去掉看演出的執著

很快,和連鎖店原來定的合同,一月三十日要到期了,我心裏也知道要多賣票救度更多的眾生,但由於對看演出的執著一直很強,所以心裏有一種期盼的感覺,心想這個合同到三十日結束,正好剛開演,不影響看演出。這個心把看演出比救人更重要了,也就在這個時候,負責人告訴我賣票的時間延長到二月八日,而且再增加三個點。我聽了後,當時,一句話沒講,抽身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很明顯她的消息觸動了我自己的執著。我就想,我為甚麼會不高興呢,和同修比我的看演出的執著也太大了。以前就執著,這次再加上有兒子參加演出,所以就更恨不能一下子飛到劇場。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我被迫放下了執著,因為每天演出的時間正是連鎖店賣票最忙的時候,在大家都在忙著賣票的時候,我是協調人,怎麼能去看演出呢。就像在戰場上打仗一樣,你讓所有的人往上沖,而你卻躲在一邊去享受!那是絕對不行的。我們是一個整體,每個人該做甚麼就一定做好。

執著心放下了,正念也增強了。就在這時一些外地同修來看演出,就直接影響到了我們一部份在連鎖店賣票的同修,我就和大家共同在法上提高認識,徹底放棄個人的執著,一心一意救人。當然根據外地同修離開的時間,我都會安排讓他們看一次,因為這演出和我們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從心裏說,我們都愛看。整個連鎖店賣票的隊伍大約有九十多人,大家都堅持到合同的最後一天。

五、修去魔性和自我

演出開始了,我這也基本穩定了,可我發現熱線組出現了人員緊缺的問題。接熱線的人員原來就不夠,那麼演出一開始每天要有幾個人去做WILLCALL(就是在劇場門前取票的意思)。如果一天演出兩次,幾乎熱線組一半人要不斷跑劇場。第一天演出時熱線組就一個人接電話,而且連鎖店的售票點,前一天要把第二天的票收回來,那麼不光是正常打電話來買票的顧客,就連鎖店每天也會有很多電話打進來訂票。

想到這些,我就去找熱線組負責人提出我的建議和看法。結果事與願違,還給我一個我意想不到的面目表情,回答一些刺激我的話,當時讓我大吃一驚,因為在我記憶中這個人一直是修煉的很不錯的老學員。因為心裏一直把她當作修煉很好的人,所以也就更不原諒她了。終於和她發火了。心想你怎麼會是這樣?

等我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靜下心後,後悔的掉下了眼淚,心想,修煉這麼多年怎麼魔性還這麼大呢?可她的那個表情在我頭腦中怎麼也去不掉,師父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

在這件事情上,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也暴露了我的另一個觀念和執著,我一直把她當作修的非常好的同修,這是一個不在法上的人的觀念,另外,在這個事情上也看出執著自我的意識還很強,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我在心裏深深向師父懺悔,徹底去掉自己的魔性,決心修去自我意識,就在我剛懺悔沒幾天,售票負責人來電話,問我能不能把連鎖店接電話的一組人搬到另外一個地方。我一聽,頭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當然是脫口而出,聲音有些強硬,對方不說話了,我也明白了我剛懺悔完,又差點沒守住心性,我就耐心地和他解釋,最後他了解了情況也就沒有搬。

以上兩個例子從人這個角度看,不一定是錯的,那麼為甚麼會對自己有衝擊呢,就是做事心太強了,完全陷入人的理當中去了,因為用了人心,也就沒有慈悲而言了。

六、修掉先入為主人的觀念

人的觀念不但是自己修煉路上的障礙,同時也影響到其他同修,如果協調一個項目,那就會直接影響到大法的項目開展。在連鎖店賣票,是和常人公司合作,那麼在某些方面還要符合常人的要求。比如:合同要求我們的銷售人員要年輕、英文好等條件等,我當時想,這是我們售票工作走向專業化的第一步,一定要把握好,我們一定要嚴格按著合同寫的要求去做。從表面上看沒有錯,但作為一個修煉人,在做不同項目中,在不同層次中都會表現出自己對法的認識,以及怎樣把他圓容在各個項目中,具體的講就是在大法弟子身上體現出大法的慈悲,當然這就決定自己平時修煉的紮實不紮實。

在這裏我要提到的就是,有個同修,從外地來紐約參加連鎖店賣票,而且按著合同的要求,穿著要求的西服,有備而來。但當我一聽電話是這位同修,就有個想法,他做這個項目不合適,為甚麼呢?原來他是從紐約搬走的,在紐約時,在一起做過事情,就覺的他心很好,很願意幫助別人,就是太衝動,太激動,一說話嗓門也大。就是因為自己的這些觀念,使得這位同修沒能有機會參加紐約的連鎖店賣票的項目。

事情過後,通過學法,我越覺的自己做的不對,作為一個項目協調人有甚麼資格去隨便拒絕大法弟子做救度世人的事;證實大法的項目是神聖的,救人的事是神聖的,被我拒絕的同修說不定要比自己強多少倍,當然這位同修很快參加了別的賣票項目。我提到這件事,不僅僅是向這位同修表示道歉,而是通過這件事情和在會的所有的同修共勉。我一定去掉這些不好的觀念,修去自我,更好地和同修配合。

在售票當中也出現過一些心性上的問題,因為賣票時間長,就會不斷有新的同修替換,那麼原來的點上經過一段時間後會形成一種固定的模式和規定,那麼留下的人對新來的同修就有看不慣的情況發生,認為誰怎麼那樣?完了,有了他,我們這沒法賣票了。我當時和一些同修切磋過,我們都別執著於自我,對同修要慈悲,但有時我也會很快把這個同修調到別的地方去。

後來通過學法,我認為,一定要讓別人服從自己的形成的環境,這個心是自私的,是不慈悲的,當然這裏確實有些同修沒有賣過票,說話的口氣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問題,也就是說在某種成度上會造成一定影響,但我們都是修煉人,就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解決這些問題了。也就是說,為甚麼被調走的同修心裏會不舒服,他的不舒服不是你對他不好他不舒服,而是你用了常人的理來對待他了,因為他也是修煉人。所以我認為只要我們站在法上,我相信所有的真修弟子都會無條件的配合,那是法的威力,而且整體配合的越好,我們的工作會做的越好。

最後,我再一次借此機會,向所有參與連鎖店賣票的同修表示感謝,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一次向你們學習的機會,學習你們那無私無我的奉獻精神。我一定儘快修去執著和人的觀念,儘快趕上來,配合大家,一起做好救度眾生的工作,救度更多的世人。

(二零零八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