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皮鞋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走出來講真相比較晚的大法弟子,幾年來,從個人修煉到走出來發真相資料,直到今天講真相,一步一步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逐步走向成熟的。我真正走出來向世人面對面講真相是從擦皮鞋開始的。

未修煉之前,由於受世俗觀念的影響,始終認為讓人擦皮鞋是生活中的奢侈,認為給人擦皮鞋的人是社會中的低等人,從心裏有點瞧不起這些從事伺候人的人。後由於受邪黨文化的污染,覺得讓人擦皮鞋是「資產階級」剝削思想,是貴族習氣。所以,修煉後也固守著這世俗的觀念,一直被黨文化束縛著。因此忽視了向這部份人講清真相。所以,以前自己只侷限在發真相資料這種形式上。

自從師尊要求大法弟子全面講清真相,有人的地方無所不及之後,我認真思考了這個問題。應該說,大陸大法弟子做的已經使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都有了大法真相,有人的地方就有了「三退」。但從我們地區來看,大法弟子以女性較多,男性較少,而讓人擦皮鞋的一般是男士。所以就出現了一個講真相的薄弱點。而給人擦鞋的這部份人大多是外地來我市謀生的人,他們一般生活比較艱苦,穿著比較樸素,大多租房居住在城鄉結合部或者居住在舊城區。他們的文化層次都不高,思想比較單純。因此他們接觸的人也很少,更很少與人交流,了解真相的機會相對較少,大多是看電視受邪黨毒害,不明大法真相。

當我看到這個薄弱點之後,我想到了要向這部份人講真相,做「三退」。一開始,自己有許多顧慮心,怕這怕那,但後來隨著學法提高,清除了世俗觀念的影響,清除了黨文化的毒素,認識到這部份生活在底層的人也應該得到救度,不能忘卻和忽視他們。所以,就有了用心去做的行動。剛開始做,心中不穩,做時想儘量避開鬧市區或人多的地方,可剛要選定一個擦鞋的人,就會碰到過路的熟人,或有警車從身邊而過,有幾次放棄了。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好笑自己,其實當時是正念不強的表現。當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後,通過發正念清理自身,通過發正念清除假相干擾。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個外省的擦鞋人。坐下後,我穩住心態,始終不忘正念加持,從拉家常開始,引入現在社會貧富不均,出力不掙錢,掙錢不出力。講到這些他非常贊成,然後,又講到了當今社會這些黑暗現象的原因就是中共的獨裁統治,才造成了今天的兩極分化,社會黑暗,使中國的老百姓一直生活在貧困或被壓迫的社會現實之中。進而講到了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他痛快的接受用化名退出共青團。

通過這一次的「三退」,使我充滿了信心,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後來,我又認識到只做了「三退」是不夠的,師父教導弟子要叫眾生明白大法真相,從而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所以我在以後擦鞋時,把做「三退」和講大法真相一同進行,一般是先做三退,然後,講大法真相。

在幾年中,很少碰到不願三退的,大多是既三退又明白了大法真相。我想:「擦一次皮鞋能救一個人,真是一件很值得的事。」在以後的講真相過程中,我既給他們送上大法真相資料,又囑咐他們不要忘了告訴自己的親人。幾年中,我用這種方式讓許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

在這幾年的風雨修煉中,我自己也是在摔摔打打中提高上來的。從擦鞋救人開始一直走到今天,我從只發真相資料開始,逐步在同事中講真相,同時在認識的朋友中也能張開口講真相,勸「三退」了。過去在工作單位要面對面講真相,感覺很難,但自從擦鞋救人以後,慢慢的也邁出了向自己身邊的同事講真相勸「三退」的步子了。我們單位是受邪黨操控和毒害較重的部門,我為了使有緣人能夠得救,平時多學法,多發正念,首先在心性上提高,然後突破自我,為他人得救而盡心盡力。到目前為止,我單位已有近40人「三退」。

當然,我做得還很不夠,在修煉中還有許多人心執著,有些場合不能做到堂堂正正講真相。在寫這篇交流稿時,心裏也在矛盾,覺得交流的這點事情太少,不像其他同修那樣做的紮紮實實,轟轟烈烈。但看了師尊的《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的講法》後,心裏明白了,師父在回答學員的問題時說:「那表現小的題目也很好,都行。你說你就表現一個很小的事,不要很大的畫面,很小的畫面,都行。」

師尊的教誨,又讓我意識到修去另一顆人心─攀比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