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靈欺軟怕硬

——近期另外空間所見之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

(三)邪靈欺軟怕硬

昨日看見許多共產邪靈如瘋了一般,聚成一堆,浩浩蕩蕩大喊著四處搜查大法弟子。遇見單個的大法弟子,或者沒有它們能力高的(它們自己衡量),就蜂擁而上一頓暴打後綁架走;遇到大面積的大法弟子不敢動手,就跟在後面等有落單的了再上去暴打;遇到單獨的能力強的弟子,就打一陣,打不過就跑。反映到這層空間就是共產邪靈是欺軟怕硬的,如果大法弟子連成一片它們是不敢動的,而退一步講,如果有的地區大法弟子沒形成整體,但是每個大法弟子正念都很強,它們也不敢動,它們專門挑它們認為軟弱的下手。

在另外空間它們就找到了我,因為我落單了。看見它們數量眾多,我就東躲西藏,奇怪的是無論藏在甚麼地方,它們總是能找到我,於是我再躲換到另一個地方,最後還是被它們發現,而就在它們得意的圍了上來的時候我的正念出來了,被逼的,我就無法再忍受一個大法弟子居然被它們追著躲,於是我想到了消滅它們而不是束手就擒。那一瞬間正念真的是驚天動地,頓時身上發出萬丈光芒,硬是把它們熔化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四處逃竄。看來它們最怕我們形成整體,二怕我們強大的正念。

還有一件事情要說的就是國旗的問題,它們能從邪靈國旗上汲取能量,因此一定要多對國旗發正念,讓我們周圍的學校不升國旗。

(四)關於活體解剖大法弟子的卑鄙行為

其實在一九九九年前後,我早已看見過另外空間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經過,甚至在另外空間親身體驗過那個痛苦的過程,那時我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到近年來中共活體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並非法出售牟利這件事情被曝光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在另外空間見到的情景是指的這件事。記的還是在迫害的剛開始,我經常會在睡夢中(即另外空間)看見自己置身於醫院當中,並躺在手術台上,周圍有好多戴口罩穿著藍色衣服的人正在看著我,它們用手術刀劃開我的前胸,然後我會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元神無法忍受有時從那空間掙脫出來,但是出於好奇我又閉上眼睛繼續進入那層空間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感受著它們用一些器皿在我的體內攪來攪去,旁邊還有一些外國人說著英語在指點著,然後它們取出些甚麼,因為太疼我實在堅持不住就醒來了。

從這件事發生後,我變的堅強了起來,為甚麼呢?我是個很怕疼的人,從小就恐懼扎針,長大了亦如此,但是從那個被解剖的夢以後我就再也不怕任何疼痛了,因為和被解剖的痛苦比起來,一切疼痛都變的微不足道了。所以當邪黨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這件事情被曝光後,我是很憤怒和難過的,寫到這都心裏難過的想流淚,因為我深知那種痛苦,然而我還可以從那層空間解脫,只要一睜眼睛就行了,可是那些無辜被害的大法弟子該有多麼痛苦與絕望啊,手不能動,口不能言,身上承受著萬般魔難,所以我只要發正念,是一定要鏟除另外空間操控惡人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一切邪惡的,並讓與其相關的惡人遭現世現報。

另外,我天目也多次看到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邪惡基地,具體在哪無法確認,只能說出一些特徵。一共有這樣幾種地方:一是農村的樣子,但是所在的地方很隱蔽,例如一排排的平房,那邪惡基地就位於緊裏面的平房,而且是有一層層的圍牆的地方,像迷宮一樣。二就是工廠。這是我看到最多的地方,看上去是有好多大集裝箱,還有吊車之類的,實際是用來掩蓋的,裏面就是一個小型醫院,還有直升飛機,運輸工具居然還有摩托車,一個個保溫那種小鐵箱子裏面裝的都是內臟之類的。那裏戒備很嚴格,都是帶槍的,戴頭盔的軍人層層把關,它們都戴著口罩,外面有人進來,都有暗號、口令之類的。還有就是醫院本身了,但都是非常大的豪華的醫院,醫院內部我看的很清楚,詳細,但就是沒看見外面的牌子,否則早就曝光了,這裏比較恐怖一些,好多大法弟子的身體是用來做實驗的,很血腥,有的泡在水裏,我看了幾眼就害怕了,誰也想不到外面綠草遍地、裏面人來人往的大醫院居然有這樣的罪惡發生著。當然它們是有專用通道的。我記的有家醫院是有電梯和滾梯的。再有一個地方讓我很難相信,是個書店,書架後面有機關可以打開個通道,裏面就是個小型基地,平時倒賣器官的時候以運書作為掩蓋。儘管我有的時候能看的比較詳細,甚至連周圍的建築名稱都能看的很清楚,可我總是想多記幾個,等一睜開眼睛就都忘了,再想仔細看的時候不知道為甚麼總是有一種力量給我往回推,不過既然能看到這些也不是偶然的,還是寫出來吧。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