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因「怕心」耽誤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前段時間因為受怕心的影響,我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方面做的不夠好,想寫出來,解體這個「怕」的物質。與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共同在這個問題上提高。

前段時間,我經常利用中午下班吃午飯的時間去粘貼真相標語,每次都是正念正行。心裏想著真相標語發揮正的作用清除眾生腦中的毒素,眾生也要珍惜真相,珍惜自己的生命。在我上班附近的小區,只要能去的,我基本上是粘貼到了。真相標語是中午辦公室內無人時印出的,心裏有點「打鼓」。只要聽到外面有腳步聲、摔門聲、開門聲,心就提到嗓子眼了。我也不知道當時的「怕心」怎麼那麼重,簡直「怕」的可笑。堂堂正正的怕甚麼呢?在這種心態下做的真相能發揮好的效果嗎?

又是一天的中午,我準備工作做好後,就出發了。一棟一棟的從下往上發放,當我想發完這棟就回去上班,心裏也飄飄然起來,同時也放鬆了正念。就在此刻,從樓上下來一位阿姨,剛碰到我在粘貼,朝我看了一眼,回過頭又看看牆上的標語;這時我正徑直朝樓上走,心裏甚麼也沒想。她對我說:「你不要上(樓)去了,還上去幹甚麼了?每次一粘就撕了,一粘就撕了。」

我心想:平時跟你說話(講真相)你還不理呢。機會來了,心裏暗自一樂,便跟著下樓,邊走邊問:「您知道甚麼意思嗎?您知道為甚麼三退嗎?」這時這位阿姨聲音大起來了:「你不要粘了……共產黨倒了就對你這好啊?」「我和您都是普通的小老百姓,也沒有誰要它的政權,只是它壞事幹多了,天要滅它了……」之後是半個小時之久的對話。

當時心裏一絲害怕的感覺都沒有,只是想讓對方明白真相,當時又發了一棟樓就去上班了。當一到辦公室,心裏「怕」的因素迎面襲來,當時也沒有正念清除,消極過去了。之後幾天,越來越後怕,被怕心干擾的發正念靜不下來,學法也難入心,一拿起書就想幹別的事,就這樣三件事都不精進的混了幾天。真是懊喪的了不得,心裏真著急,要我用行動去證實自己的想法時,怕心又佔了上風,有幾次到小區附近去吃飯,就看見保安在外候著(平時沒有保安),心裏真是七上八下的說不出甚麼滋味。

直到最近被干擾的一發正念就瞌睡,煉靜功也睡覺,我猛然的驚醒了,被怕心騙了,那個「怕」是我自己嗎?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我到底怕甚麼呀?一個救人的修煉人還怕被救的人嗎?怕的因素從哪裏來?在我腦海裏一直想去救人,千百次頭腦中總是想著萬一被抓會怎樣應付。也一直正念排除這個干擾,可不一會兒,那「怕」的因素拼命的往腦子裏打,我也不停的發正念清除。思想一放鬆,又怕這怕那了。特別是樓下的警車在這幾條道上不停的來回,心裏也不平靜了,怕心更是加重,在此調集我全身的能量解體自己空間場中一切不正的生命及因素。

後來,我想靜心通過學法來增強正念,規定自己每天至少學兩講《轉法輪》,多發正念清場。今天早上在師尊慈悲的點悟下,我無意中找到《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的針對我的怕心講法:「有些邪惡生命一到大法弟子附近,撒腿就跑,有的是在嚇的發抖又信心不足的幹著壞事。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惡在害怕。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之初好像是很孤立,是因為那時的邪惡因素太多。其實那個時候也不孤立,有神在,有師父的法身,有功在,也有你們修好的一面在。今天這個形勢就更不一樣了。」

學到這兒,我覺的頭腦又清晰了,正念又升起來了。當時怎麼就被怕心干擾的像驚弓之鳥,都忘了自己是來幹甚麼的了,救度眾生啊,當時怎麼沒想到師父看見我這麼消極、懈怠是啥滋味?

真是慚愧呀,寫到這兒我才明白師父說的「多學法,多看書」的重要性啊。平時自己也知道多看書,多學法,但是沒有真正的用心學,真正用心學的時候,一切問題自會解開呀,還有正念正行的時候,邪惡因素敢進我的空間場嗎?敢把「怕」的因素丟進來嗎?肯定不敢。它來,一下就把它給解體了,正神也不會放縱它。

同修們,我們靜下心來多學學法,重視發正念,用純淨心態做好三件事,抓緊救度眾生,形成一個強大的正念場吧。正法到了這一步,又有多少個幾天浪費呢?不要再讓邪惡因素以任何藉口來迫害、加重我們的執著心,用一些「怕」的假相來耽誤我們救度眾生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