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林虹自述被中共綁架、折磨、騷擾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叫林虹,是廣東省廉江市人。自從2007年9月29日我被迫離開家,至今將有9個月了,可2008年6月廉江市的邪黨不法人員還到我家找我,騷擾我的丈夫。我修煉法輪功,堅信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可九年來,卻遭到中共公安的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迫害,我一直都受到當地公安和610和居委會的人員騷擾。

我今年50歲,原在廣東省廉江市自來水公司工作。1997年5月在海南島海口市喜得大法,至今已修煉了11年。是大法帶給了我一個嶄新的生命。然而,自從1999年7月20日,我堅持自己的信仰、堅定法輪功的修煉,9年來遭到中共公安不斷的騷擾、抄家和綁架、非法判刑坐牢。下面是我被迫害的經過。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可算是百病纏身,長年吃藥也不見好轉過,心情很壓抑,生活也很悲觀、失望。得法後,我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和不斷的認識,一直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也在不斷的修正自己的不足,身體也在不斷的起著變化。修煉不到一年時間,我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飛,人也年輕了,心情也好了,脾氣也變的平和了,是大法帶給了我全身心的健康,給了我新的生命。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妒嫉心,對法輪功進行殘酷的鎮壓。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等的惡毒政策。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殘酷迫害。

1999年7月20日以後,我的人身自由就已被廉江市公安局所控制,我不能自由離開廉江,我的單位沒有權力批准我請假,一切都要公安局政工科審批後才行,期間還經常受到公安人員到我家騷擾。

2001年7月19日晚11點30分,廉江市公安局廉城派出所十多人非法闖入我家進行強制性的搜查,把我按著不許動,五六個公安人員地毯似的大翻。我家樓下大門口還有公安把守,陽台下面也有好幾個公安人員守著,怕我丟資料下去,也怕我從陽台跑掉。他們抓捕我一個手無寸鐵的法輪功修煉者,就動用了大批人力,那場面好像是抓捕一個搶劫殺人犯一樣。

他們非法搜走大法書籍和400多份大法真相資料,並強行綁架我到廉江看守所。真相資料的標題是《善良的人們請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和江魔頭的漫畫。第三天,公安政工科的莫強和廉江派出所的指導員麥華等人來非法提審我。莫強拍桌子恐嚇我,問我資料的來源、在哪張貼和派發過、裝信封的真相資料寄到哪了、寄多少份等。公安政工科的黎科長(已退休)抱著我的400份真相資料得意的對我說:這回有你受的了。

2001年9月30日,由政工科(現在是國保大隊)的副科長羅秋來到看守所下達逮捕令。2002年3月由偽廉江市檢察院的人員以所謂的「侮辱江澤民罪」起訴我。同年4月開庭,以所謂的「侮辱國家領導人罪」判我8個月徒刑。他們抓到我後,據說市委、市政府獎兩萬元人民幣給派出所,還開慶功大會。

在非法關押我九個月期間,我被毆打、關小號、禁閉、強制參加奴工勞動、做燈泡,每天工作19個小時,加上晚上值班1個小時。如我不完成大量的奴役任務,就要受到毆打、不讓睡覺,直到做完為止,致使我受盡了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折磨。

九年來,我一直都受到當地公安和610和居委會的人員騷擾,邪惡的610頭目溫棟山和葉書記,經常到我單位、我家來騷擾我,要我罵師父,還要單位領導讓我寫「保證書」。他們幾次都企圖綁架我去洗腦都沒得逞。

有一次610的邪惡頭目溫棟山和葉書記到我單位找我,通過我的單位領導叫我回單位(因我的工作是在外抄水錶的,不在單位辦公室上班)。我一到單位,兩個惡人馬上打電話通知國保大隊七八個公安人員來,在單位的樓下的大門口守著,兩個惡人在樓上看著我。我和他們周旋,最後我正念、正行,從七八個邪惡的眼皮底下走過去,他們都沒有發現我,樓上的兩個惡人沒有跟我下樓,他們以為我一下樓就會被守在門口的七八個人抓住。我終於逃脫了,離開廉江,到海南去了。

2005年8月6日晚10點30分左右,我在海南島海口市的海秀路的天橋下面對人們講真相、勸三退和張貼資料時,被海口市惡警再次綁架到海口市第二看守所關押。在看守所裏,他們安排我睡在水池旁邊潮濕的地板上,和死囚犯、殺人犯、販毒犯、吸毒人員合關在一起。

第一次是由海南農墾派出所指導員邢益余來非法提審我,要我說出發多少真相資料,發多少《九評共產黨》,貼多少傳單。海南公安很邪惡,他們發現有一本《九評》就判一年,發現五本《九評》就要判五年了,所以我緊閉著嘴,一句話都沒有說。邢益余就叫另一個惡人把我雙手銬上手銬,反吊在鐵窗上,我承受不住,過了一會就頭昏目眩,雙手斷了一般劇痛。過了20分鐘左右,惡人把我放下來,當我雙腳著地時,他們繼續審問我。

過了幾天,又換了海南公安分局的兩個惡人(不知道名字)來非法提審我,要我說出和海南哪個大法弟子有聯繫,說出資料的來源,在國貿那邊的真相資料和《九評》是誰散發的等等。他們每次提審我,都問不出甚麼來。每次提審我的都是那兩個不知名的男惡人,他們對我拍桌子瞪眼的,還恐嚇我要判我三年以上,甚麼300條最少三年以上。他們從我嘴裏問不出甚麼來,最後把我移交給偽海口市龍華區檢察院。檢察院的一個女子來提審我,我和她講真相,說大法怎麼好,怎麼好,勸她三退,我說你不能起訴我,沒資格起訴我,我是在救人,做好事給抓的。她說她明白,也理解,可最後還是起訴我。

2005年9月29日,非法下達逮捕令,同年12月19日,我被偽海口市龍華區檢察院以《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12月26日開庭,我不停的發正念,因我正念、正行,最後得知判我五個月拘役。

2006年1月6日我被非法關押期滿出來,我海南的家人沒能接走我,而是被提審我的那兩個惡人直接綁架我到海口市邊防大隊的一個洗腦班。我一到那裏,洗腦班就關閉了,回去過年了,他們又聯繫廣東湛江那邊,那邊的洗腦班也關閉過年了,我就自由回家了。

過完年,我就馬不停蹄的離開廉江到廣州找工作了。剛過完元宵節,邪惡的610頭目溫棟山帶著人到我家找我。他們沒找到,後來又打電話到廣州騷擾我女兒。我在外打工的1年多時間裏,廉江610的溫棟山(還有葉書記,還有一個女的不認識)等人無數次到我家找我,騷擾我丈夫。

2007年9月28日晚上6點多鐘,我從海南迴到廉江的家,第二天610溫棟山帶了幾個人到我家找我。他們消息特別靈通,我一回到廉江他們就知道了。在我親友的幫助下,我又終於走脫了。

我的被迫害只是冰山一角。中共迫害人權、踐踏信仰,殘酷實行群體滅絕罪行真是罄竹難書。我懇切希望全世界所有愛好和平、信仰自由、主持公道的、有良知、有善念的人們,伸出正義之手,共同起來制止這場長達九年的、沒有人性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