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正念闖出邪惡的關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農村老太太,修煉大法快五年了。在沒學大法的時候,我是一個結腸癌患者,曾六次化療,此外我還得了末梢神經痛、婦女病、腰腿疼、血涼,總之是一身的病。零三年我正準備放療時,喜得法輪大法,學法一個月,各種病、癌細胞全沒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

得法後,我積極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中,因此曾四次被綁架,在師父的呵護下、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每次都能正念闖出。

零四年冬,我和同修一起發真相,在馬路上被當地派出所劫持,在派出所,惡警強行搜身,當時我的衣服口袋裏的師父的講法磁帶被抄到了,我說:「這個是我的命根子。」同時要他還給我,他就給了我,當晚十一點,我回到家中。

零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一起到理髮店講真相、勸三退,再次被派出所綁架,背包裏的真相資料、護身符等全部被搶走了。在派出所,我一直發正念,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還要做三件事,我得回去。」不長時間,我就回家了。

零七年夏天,我和幾位同修到秦皇島郊區發真相資料,回返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北港鎮派出所趕來,二名同修正念走脫,我和另一同修則被拽上警車帶到派出所。第二天早上三點多被非法關押到秦皇島的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們一直用心背法,背《論語》、《洪吟二》〈怕啥〉,背《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的「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這時同修突然血壓升高到200多,心臟病突發不止,獄醫嚇壞了,下午就讓我們回家了。

零八年四月下旬,我和一同修剛貼上不乾膠就被蹲坑的惡警發現,我被帶上警車,同修正念走脫。到派出所,我邊發正念邊和指導員講真相,我說:我們貼就是救世人,包括你們,救你們。我又說:你是黨員嗎?他說是,我說:「你得退黨,天象到了,得順天意,正法必成,『天要變,誰也擋不住』(《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我又背師父的《紅潮落》給他們聽,一惡警說:「你們一天總是天滅中共,得給你洗腦了!」我說:「我腦袋乾淨,不用洗。」半小時後,不法警察說:讓你坐車回家,結果把我拉到了縣公安局。那天天氣很冷,大約是下半夜二點,我背靠在牆上,後邊有邪黨的宣傳畫,惡徒指著畫上的槍說:「你看,這個是啥?」我說:「這是小手槍唄,我家孩子也買一個,花了二塊五,和它一樣。」惡警一聽說:「可咋好?」然後他打開門,叫我坐在屋裏的凳子上,我說我拉膿了,他就讓我把厚厚的邪黨報紙墊在凳子上。然後惡警們打開電腦唱邪黨歌,還伴著動作,我說:「我也唱一個吧!」惡人們說:「你老了,唱不好。」我說那我也唱,我就唱《普度》。

大約三~四點,我被非法關押到縣拘留所。我睡不著,向內找,為甚麼我總被迫害?是因為我帶著人心、執著做事,找到心結後,我發出強大正念:師父,我不能呆在這裏,我要出去,還要貼、還要講,講三退,廣傳九評,救人要緊,救人如救火。我不停的背法,一小時發一次正念,背《論語》、《洪吟》,背著背著,當背到《師徒恩》「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時,我被師尊的洪大慈悲感動了,淚流了下來。拘留所沒有取暖設備,犯人都鋪電褥子,大法弟子卻沒有,儘管這樣,我的被子裏總是熱乎乎的,和躺在我家的炕上一樣,我知道師父就在身邊,保護著我。同號的女犯人負責看著我的行動,她開始舉報我,我給她講真相,她明白了。第二天我就出現了病狀。明真相的女犯人開始為我說話,告訴惡警我的病情,說甚麼又嚴重了,拉血了等等。第五天,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從拘留所走了出來。

回來後,背師父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的「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方式、用修煉人的思想思考問題,絕對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問題。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現出來卻一定是偶然狀態,因為在這迷中、在和常人一樣的狀態下,才能夠表現出來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過這一關又一關。這就是修煉,這就是正悟!」我明白了,師父就要我這一顆堅定的心。

謝謝師父一路呵護,謝謝同修的幫助,我一定會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