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悉尼增設多處退黨服務站(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蘊韻悉尼採訪報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一點,在澳大利亞悉尼開木西(Campsie)區繁華的市中心的集會上,開木西區退黨服務站正式宣布成立。該服務站負責人黃先生在集會上強烈譴責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最近直接指揮,花錢收買肇事者,在紐約大打出手,搗亂及圍攻法拉盛退黨服務中心的惡劣行徑。他表示,法拉盛事件後,悉尼退黨服務中心順應天意,即將在悉尼的許多華人居住區成立退黨服務站,為廣大民眾提供更廣闊的退黨渠道。

高精度圖片
開木西(Campsie)區退黨服務站負責人黃先生:法拉盛事件後,悉尼退黨服務中心順應天意,即將在悉尼的許多華人居住區成立退黨服務站,為廣大民眾提供更廣闊的退黨渠道。

黃先生指出:法拉盛事件顯示出中共對退黨大潮極其恐懼和害怕,這更說明退黨大潮正好是順應民心。

他繼續說:退黨服務中心是和平的、非暴力的一個機構,給中國人民退出中共、不給中共陪葬提供了一個保護的渠道,大家可以踴躍退黨。法拉盛事件發生後,悉尼退黨服務中心順應天意,即將在悉尼的許多華人居住區成立退黨服務站。今天是開木西區(Campsie)退黨服務站正式成立,為廣大民眾提供了一個退黨渠道。我們大家都是義工,義務為大家服務。中共造謠說我們領工資,但我們就是義工,沒有從誰那領過一分錢,都是我們自己掏腰包,印資料,義務為大家服務。為中國人民脫離中共、免受中共邪靈的威脅和恐懼提供這樣一個渠道。

退黨服務站義工梅蕊表示:中共為轉嫁自身的危機,製造謊言構陷法輪功,策動了法拉盛暴力事件。在這次事件中,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與中共的紅色暴虐形成了鮮明對比,法輪功學員的無私付出和對「真善忍」信念的堅持,使越來越多的世人了解了真相並站出來支持正義。

她接著說:我一有時間就到這兒來講真相、發資料,已經好幾年了。去年和今年比較形勢已經不同了,一開始有些中國人受中共邪黨的矇蔽不太理解退黨的意義,態度冷淡,今年情況就不一樣了。今年跟這些中國人講真相他們很容易接受,不像前幾年那樣態度粗暴,我感覺知道了真相的人就是不同,所以我覺得講真相很好。經常會有人來退黨,還有很多人來詢問退黨的情況。

義工章學榮說:我今年七十九歲了,我太了解共產黨了。記得當年共產黨、八路軍進村的時候我只有十八歲,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小伙子。他們在村裏大力宣傳如何鬧革命、如何讓窮苦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當時村子裏的人聽了都很感動,很多人都踴躍參加了由共產黨領導的濟南游擊隊中隊,我也在其中,然後我加入了共產黨。一九五八年由於共產黨搞大躍進,全國大煉鋼鐵,破壞了所有的生產力,導致了後來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人禍),餓死了好多好多的人。那時的我已經是上海市新建機械廠的工會主席。有一次,上海市七寶鎮公社的黨支部書記說人民公社好,叫我去他們那裏參觀,說他們那裏一個長豆長的好長好長,需要兩個人扛;一個西紅柿長的好大好大,可以吃上好幾天;棉花長的滿樹都是,需要爬梯子採摘,讓我回去向車間的工人們做宣傳。我說讓我看一看,他們不讓看,後來告訴我說這都是假的,你回去這樣宣傳就是了,要讓大家歌頌人民公社好。我回絕了,回去對工人說根本沒有這回事。看到這麼多人被餓死,他們還在假、大、空的造謠、宣傳人民公社如何好,共產黨如何好,我就說了一句:「共產黨有甚麼好?人民公社有甚麼好? 飯都吃不飽,這麼多的人都被餓死了。」就因為講了這一句話,我就被抓起來,被當作壞人一樣的隔離起來,釋放後,他們宣布撤銷我黨內外一切職務兩年,瞬間我就從工會主席的位子上被拉下來變成了「壞分子」。共產黨不讓人講真話,這我早就體會的入骨三分了。自從有了退黨大潮後,我趕緊聲明退出來,並且勸我的家人、親朋好友都退出來。讓我這個生命有了真正的新生。這幾天我一直在這裏發《大紀元時報》和《九評共產黨》。有很多人接資料,也有人要退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