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怨恨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發現我個人修煉中有個根本的問題,時好時壞,但是並沒有根本去掉。那就是對抵觸及仇視大法的華人,我內心深處對他們也是抵觸和不接納的。即使從法理上知道應該對他們善,言談及行為上也儘量做到,但是並沒有發自內心的去慈悲對待他們。比如我有個親戚,對三退的事情很反感,還把我寄去的《九評》也撕碎了,我就打心裏不能諒解她,對她有很多排斥的情緒及看法。

最近從網上看到同修的交流中提到,師父講法中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所以我們的怕心就會導致迫害的殘酷,而我們的怨恨心是否也會導致常人仇視大法的心?想想自己,修煉之前很容易記恨別人,由於太看重別人的語言及行為,而心胸又不寬廣,當別人有意無意的表現一旦觸及到自己,令自己痛苦時,就不容易原諒,會一直記得。還有就是一直有一種嫉惡如仇的心,自己還覺得挺好,在黨文化中有個詞叫「愛憎分明」,自己還以為這是有正義感的表現。而修煉之後,當迫害開始之後,這些年我自己內心深處對反對大法的常人也一直是有對立情緒的,只是表現隱藏而已。

看到網上一個同修的交流,她單位裏有一個熟人,那個熟人總是把反對大法的話掛在嘴邊,說得很難聽很起勁,而她又沒有勇氣給那個熟人講真相。有一次就感覺那人太可憐了,被邪黨矇蔽,同修就發了一念,希望那人一定再遇到一位有勇氣講真相的大法弟子給他講,一定要救他,讓他有個美好的未來。結果以後再見到這個熟人,那人居然再也不講反對大法的話了,而且對同修很尊敬,態度180度大轉彎,還主動來和同修交流。看到這篇文章,我就想到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而且修煉人修善很重要,而善是一種境界,不以做事多少來衡量。一直以來我倒是講了很多,可是自己卻沒有注重修善,對於那些抵觸大法的人,我和他們講真相的基點都不純淨,更像雙方在辯論說理,而我時不時就出來爭鬥心、憤憤不平的心等等,沒有做到一心為他們好。

網上大陸同修的交流中還提到,過去一些表現很堅定的昔日同修,為何後來被轉化後成為猶大?其實有一些從前是帶著仇恨的基點或者做事的心態去反迫害的,雖然看似堅定不妥協,但是基點不對,並不是修煉人的狀態。

昨天帶孩子去醫院,看到一個兩歲的男孩兒,去和幾個大一點兒的孩子們玩兒。那幾個大孩子開始對他目光和言語都很不友好。小男孩兒的媽媽怕他受欺負,就一直把孩子往回叫,而且告訴他那些是壞孩子,不要去和他們玩兒。但小男孩絲毫不在意,一直努力去和那幾個孩子玩兒,而且表現非常友善而開心。很快的,我發現那幾個大孩子也對他很友好了,他們像是好朋友一樣的玩耍。由此讓我想到,當我們自己心中沒有敵意、沒有觀念的時候,用善意去改變別人是很容易的,即使常人這一層的理也是如此。

記得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中講道「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學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學了大法都好了,而為甚麼有一些學員反而不行了呢?難道大法對眾生有分別嗎?我這個當師父的對學員不同嗎?我真的要問一問你們:你是在真修嗎?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嗎?!在講清真相中是以對迫害法輪功不滿那種常人心在做,還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證實法、救度著眾生?」

近日我就感覺到,這些年我的心態基點都還沒有完全轉變過來,有時候遇到或者聽說一些華人員工在外國公司裏散毒,傳播中共的謠言,而導致一些洋人對大法的成見時,我真的心裏對這些華人很憎恨,感覺他們是西方社會裏的毒瘤。雖然我感覺這個說法並不過份,但是我的心態卻是不對的。

雖然過去我也隱約感到我的這個問題,但是最近才真正認識到其嚴重性。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去注重排斥這個心,所以它才得以存留至今。可是修煉是很嚴肅的,想到師父講的「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看來有怨恨心在就還屬於惡者範圍,而修煉人修不出善來是很危險的。

以上是近來我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