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揭露當地邪惡與廣安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也可能本文反映的問題是廣安個別地區的現象,但問題比較突出,嚴重的影響了當地營救同修、救度眾生的工作,有必要及時與當地廣大同修交流。

師父在評註《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中開示了揭露當地邪惡的重要性,並要求所有新老學員都來做好此事。明慧網先後兩次發表了師父的這篇評註,希望引起各地大法學員的重視,共同做好當前正法進程中的這件重要的事情。一些同修能夠以法為師,主動參與其中默默的做了許多工作;有的同修就不太重視,比較麻木;還有的同修帶著挑剔的眼光,挑這樣那樣的毛病,以絕對的眼光來看待揭露當地邪惡的真相資料,挑到一點毛病,就以這些真相資料不真實為由,拒絕去發,而且,還叫別的同修不要發。有時候真相資料本身沒有問題,而是個別同修鑽牛角尖,摳字眼曲解文字含義,非要讓編輯資料的同修接受自己的觀點。

如廣安一位老年大法學員,自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七年之間,因為計劃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和堅持信仰、講真相,曾先後八次被綁架迫害,二零零六年,這位同修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七年,明慧網報導了該同修五年多來遭受迫害的詳細經過,曝光了所有參與迫害該同修的犯罪單位和惡警、惡人,這篇文章被收錄到廣安當地真相小冊子中。零八年新年前,這位流離失所的同修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再次遭到綁架,當地新的一期真相小冊子跟蹤報導了這一迫害事件。據說,在小冊子發放的過程中,這位同修曾短暫的獲釋,之後再次被綁架,邪惡說你們的小冊子上說你講真相了,所以,再次將其綁架。一些同修因此就說,是我們的小冊子連累了同修被迫害,認為不該再發了。其實,這只是邪惡要行惡的一個藉口罷了,當地惡人、惡警迫害大法弟子還需要理由嗎?很多同修被綁架、被勞教、被判刑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如二零零四年,廣安各地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和各地看守所遭受迫害,原因只因為那一年是已故惡黨黨魁的百歲冥日,當地邪惡害怕大法弟子講真相。縱觀這位老年同修先後十次被綁架,只有少數時候是因為講真相或散發真相資料被迫害,更多時候是在家中無緣無故就被抓走。而且,這位同修在新年前講真相被舉報,被惡警抓去關押,惡警能不知道她講真相了嗎?怎麼是編輯真相資料的同修暴露了該同修講真相這一情況呢?

據說,這位同修在今年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後又被釋放了。由於那本最新的當地小冊子上同時揭露了另外幾件嚴重迫害事件,而且首度曝光了廣安兩位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頭子,這兩人對歷年來迫害廣安法輪功學員負有主要責任,而且,至今沒有停止血腥罪行,所以這本小冊子還在繼續發放。有同修又出來干涉,說某某(指前面提到的那位老年學員)已經出來了,還繼續發這個小冊子,你這標題上寫的「再次被綁架」(編輯小冊子時,這位同修正被關押,已是該同修第九次被綁架,所以,當時標題說該同修再次遭綁架。),這不是求同修再次被綁架嗎?這種鑽牛角尖的悟法,真有點讓人啼笑皆非,摳字眼怎麼能摳到這份上了呢?又說,她現在已經放出來了,你這小冊子上說她被綁架,看見她的常人不說我們又在講假話嗎?可是,同修注意到小冊子的編輯時間沒有,那是幾個月前發生的迫害了,常人能看不到上面顯示的時間嗎?只有認識該被迫害同修的常人才會知道她現在在外面了,就會問同修本人,你們那小冊子上不是說你被抓起來了嗎?同修正好將被迫害事實講出來,正好利用這個契機講清真相,怎麼會造成負面影響呢?

那些在勞教所和勞改營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他們被迫害的真相一般只有在他們本人獲釋之後,才能全面詳細的向外界曝光,是否因為迫害發生在過去,現在就不該揭露了?依照那些持反對意見的同修的說法,這些曾經遭受殘酷迫害的事實真相也不能揭露了,因為你說你被關押迫害,但你現在不是在家裏好好的嗎?非法關押是有時間的,真相資料上不是註明瞭同修被迫害和非法勞改、勞教的時間了嗎?常人怎麼會認為某人被勞改、勞教了,就永遠不該出來了。反而,那些幾年沒看見這些被關押在黑窩的同修的世人會主動問同修,這麼久沒看到你了,去了哪裏?這時,正是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好機會。

今年四月以來,廣安連續發生多起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惡性事件,許多同修沒有重視收集詳實的迫害真相,或者跟蹤曝光,許多迫害事實過於簡略,加之當地參與編輯的同修人手有限,一般就將多起迫害事件彙集在一份真相資料中。最近,《廣安特刊(二)》報導了這些綁架事件,就在真相資料編輯好之後發往明慧網的過程中,有三位同修在海內外同修的合力營救下被釋放了。又有同修出面不讓發這個特刊,說這三位同修放了出來了,再把他們的名字弄在真相資料上,那些常人要說我們的資料不真實,非要讓把他們的名字抹掉。編輯真相資料的同修認為沒有這個必要,因為揭露的事實都是真實的,沒有大的問題,只是後來情況有了新的變化,在以後新的真相資料中更新就行了。並且,考慮到明慧編輯很忙碌,為了這點小事就要麻煩人家把個資料改來改去的,浪費編輯的時間和精力,全國這麼多個地區,大家都這樣三天兩頭改過來改過去,明慧編輯哪裏還有精力做其它的證實法的事。

揭露邪惡不要過份追求所謂絕對的真實。我記得師父在講法中提到大的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並說明慧網報導的迫害事實百分之九十九是真實的,師父為甚麼沒有說百分之百?因為師父知道在中國大陸這種嚴酷的環境下,流氓政權極力掩蓋迫害和事實真相的情況下,要把事實了解的百分之百準確是不太可能的。比如一件迫害事件發生以後,按照新聞報導程序,應該第一時間採訪被迫害的同修及其家人,以及參與迫害的邪惡之徒,這些人配合你完全如實的跟你講真話,你才能百分之百了解到事實的真相,但我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首先,你採訪不到被迫害的同修,也採訪不到參與迫害的邪惡之徒,同修的親人如果比較正直,願意跟你提供消息還好,有的同修親人受邪黨毒害,有的對邪黨有恐懼心理,不積極配合揭露事實真相的話,難度就更大。如果要做到百分之百的所謂真實,也可能幾個月過去了,幾年過去了,還不能徹底了解清楚到百分之百,營救同修的寶貴時間就這樣白白的錯過了。只要迫害的時間、地點、受迫害同修的情況和參與迫害者的情況基本屬實就沒有大的問題了,小來小去的出入不要過份的在意。

對於師父要求的揭露當地邪惡,是否只有正在發生的迫害才能揭露,剛剛過去的迫害和以前發生的迫害是否需要揭露。我悟到,無論何時何地發生的迫害都可以揭露,正在發生的迫害揭露出來當然是最及時的,營救同修的效果是最明顯的。有的同修被邪惡迫害投入到邪惡的黑窩,其在黑窩中遭受的迫害外面的同修知道的不是很詳細,待本人回來後才能將迫害事實完全、真實的揭露出來,這時候揭露邪惡也為時不晚。因為,在中國大陸,邪惡的迫害還在繼續,受害者的冤屈還沒有昭雪,並且,迫害某該同修的惡警、惡人往往不單只參與一件迫害行為,很可能同時參與了很多起迫害事件,有的被迫害的同修因為身陷魔窟,沒有條件揭露邪惡,有的同修由於怕心不敢揭露邪惡,所以,這種過後揭露邪惡也是必要的。

編輯真相資料的素材大多是從明慧網的每日文章中收集的,有的迫害事件發布的不很詳細,一般編輯資料的同修會等上一段時間,迫切希望更多知情的同修或各地資料點的同修能夠更進一步的提供更詳細的迫害真相。有些時候,一起迫害事件過去好一段時間了,沒有同修提供關於被迫害同修的各方面情況,一般情況下,如果沒有新的消息發布出來,編輯資料的同修一般就根據從明慧網收集到的素材編輯真相資料。往往,在這之前聽不到那些反對同修的意見,待真相資料在明慧網上正式發表並印製好之後,那些同修的意見就出來了,而且,非得要你照他的意思更改不可,否則,就抵制不去發。請同修想想,那麼多的同修還在魔窟遭受迫害,世人正面臨險境,我們不去趕快救人,而是放下工作不幹,一味的爭論不休,這對勁嗎?

其實,這一切分歧源於大家在做這件事中沒有配合好造成的。如果大家都能以修煉者平和的心態對待問題,想到這是師父要的,這是正法需要的,我們應該無條件的圓容好,在迫害發生之後,打探消息的同修及時了解迫害真相,第一時間寫出初稿提供給編輯排版的同修,以期共同把揭露當地邪惡的工作做的更好更細緻,不要老是「馬後炮」,真相資料發表之後才來說這裏那裏的問題,是否很多不必要的爭執就可以避免。

個人所在層次的悟到,難免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