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絕症痊癒 我把真相告知鄉親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山東安丘市父老鄉親:你們好!

我叫張博,原名叫張冰,就是那個在安丘市賈戈鎮田戈莊每天辛辛苦苦修電視,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命經營的殘疾人。這樣做一是因為一生中經歷的太多,二是因為後來有了信仰,才使我這個得病二十年,癱瘓十年,修煉以前曾給家庭帶來無盡災難的「災星」走出了一條艱難的自強自立的生存之路。

可是這樣一個生活勉強自理的人,卻於2007年11月17日被安丘市公安局及賈戈鎮派出所綁架,並於當晚被非法關進了安丘市看守所,迫害了一個月。

現在我就把我的一生經歷告知善良的父老鄉親們,盼望善良的父老鄉親們能明辨是非,主持公道。

在1988年我18歲剛考上高中那年,不幸得了「死不了的癌症」──類風濕性關節炎。從此,一個活蹦亂跳的孩子成了一個病秧子,求醫問藥成了我生命中的必須之事,可是卻越治越厲害,終於在1992年癱瘓在床。

記得92年從北京醫院第二次回家,我對父親說:「爸爸,咱們不治了,您也費心了,盡力了,我也灰心了,讓我安靜的自生自滅吧!對不起了!」家人從我的話中聽出了弦外之音,所以他們每次回家一進門就喊我的名字,我若答應慢了他們就連哭帶罵,後來看到他們悲痛的樣子,我就想:「活下去吧!別讓他們再傷心了!」

家人不死心,繼續給我治療,他們聽說東北的「參水」能治慢性病,在94年我們全家撇家捨業去了東北。這時我的脊柱已完全變形,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大小便也很困難,家人還在盡力的想辦法給我治,甚至有時候明知道是假藥也買來讓我試一試,說萬一能管用呢!我就這樣天天在家人的心力交瘁的照顧和期待下,絕望而痛苦的活著。

1998年「真、善、忍」的和煦春風吹到了東北那個偏僻的小山溝裏,《轉法輪》那深奧的佛理,開啟了世人那善良的本性,從生命的最深處我找到了這20年受罪吃苦的根源,從此我走入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我變了,早上不再是11點起床了,而是3點半就起床去晨煉,晚上也不再是15點就躺下(東北冬天天黑的早)而是堅持去參加集體學法,我的身體奇蹟般的一天天好了起來!

28歲那年,生活能自理的我覺的應首先找份工作,學一門手藝然後自己掙碗飯吃,於是我經過家人同意在1999年去遼寧學會了家電維修。

其實那時我的身體剛剛能夠勉強站立,走不了多遠的路,即便是走路也還打擺子。我走後,父親大病了一場,我很清楚父親的病是因我而起,像我這樣身體的人自己去謀生,老人哪能放心啊?

不久之後江澤民流氓集團於1999年7月20號開始殘酷鎮壓法輪功,而當時的我也由於正在學校學家電維修,致使自己1年多沒有認真學法煉功,但我心裏始終有著一個堅定的信念,那就是「真、善、忍」沒錯,中國古老的傳統就講了一個德,講了一個忠孝仁義信。不管現在環境多麼嚴峻惡劣,總有一天會雲開霧散,總有一天邪惡會自滅,總有一天人們會自由快樂的再次光明正大的踏上修煉之路!

可我終歸還是因為那段時間很少學法煉功而使自己身體恢復健康的速度慢了下來。2001年,有個朋友和我說東北的山太高,冬天既冷又漫長,路面經常很滑,山路又很崎嶇,不適合當時身體依然不便的我生活,於是我說服了家人在同年的六月獨自搬回山東。

2004年我在山東接觸到了其他同修,在他們的影響下我又再次回到了修煉中來。此時我被很多同修的經歷震撼了,尤其是當我讀了一篇有關於濰坊同修陳子秀的真人真事後,我痛哭了一場,不僅為自己的糊塗而感到非常羞愧,也發自內心的同情被邪黨欺世謊言所矇蔽的世人。

在我得病的20年中,雖然自己把一個好端端的家庭拖累的一無所有,窮困潦倒,但我卻讀了許許多多的書。並由此了解了中國古老文化及很多歷史名人的豐功偉業。比如:孔子門徒的一日三省,子路的勇及謙恭禮讓等,同時我體會到我們中華民族道德的精髓,即忠孝仁智禮義信。而且我還從歷代王朝的興衰體會到一個不變的真理,那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為了避免鄉親們繼續被邪黨編織的謊言所欺騙,我開始講真相

法輪功倡導的是「真、善、忍」,與古老傳統道德如出一轍。如果有人說某人「傷天害理」時,就說明該人違背了人的良知,做了與人行為準則相反的惡事,所以他才會遭天譴,遭惡報。而當一群努力做好人、同化「真、善、忍」的人被污衊,被打壓,被殘害時看世人的心如何動,這就是人的良知道德的問題了!

在安丘市看守所,我的故事讓很多管教,普犯流下了同情的淚水。同時有人說,看來共產黨真的要完蛋了,連這樣的人它都抓,這樣的人你讓他跑都跑不動,上警車還得有人扶,蹲不下站不起來,他又能破壞哪家的法律,危害哪家的社會啊!看來他們的良知找回來了,善良的本性出來了。

我們講真相勸善,不是為了和人鬥。我這樣的身體,走路都費勁,又能危害到誰,又能破壞甚麼社會呢?只不過我們說的是真話,說的是實事,有人就害怕了。但是怕被別人說的肯定不是好事。通過全世界大法弟子這幾年不求回報不辭辛苦向世人勸善,許多人明白了真相,看到了迫害的無恥,更有很多明白真相的人站出來開始反對這場對人性與良知的迫害。然而隨著邪黨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不斷升級,使許多學員被迫害致死,無數大法弟子的器官被活體摘取後換了錢,這樣慘無人道能不讓天地震怒嗎?天要懲罰人了。可無辜的人怎麼辦?蒼天給了人一個機會,那就是相信大法好!抓緊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脫離這個惡黨。

其實對於三退開始我並不理解,後來偶然間一句話破解了我的困惑:「沒有了共產惡黨,就沒有東西給那些貪官撐腰了,因為惡黨需要這些人給它賣命。沒有了貪官、貪污老百姓的血汗錢。工人工資會更高,退休金會更多,農民收入也會更多。」

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被關押在安丘市看守所的鐵籠子裏,我對公安人員說:「當法輪功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你們不僅要受到法律的懲處,還要備受良心的煎熬。」

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勸世救人。人願不願意被救,選擇權在自己手上,一切都是自己說了算,從歷史中,從故事中,從預言中,都在警醒著世人,人自己的未來始終還是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老天給行善的人安排的都是美好,對作惡的人安排的都是懲戒,因為老天是公正的。

善良的父老鄉親,請用自己的良心冷靜地想一想吧,是誰一面天天喊「為人民服務」,一面在歷次運動中殺害了我們幾千萬同胞?是誰一邊讓我們「當家作主」,一邊今天鬥,明天騙,後天拆房扒屋?是誰害得我們百姓住不起醫院、買不起房子、交不起學費?

我的前半生受苦,死過5次都沒死成。在我身上有三個醫學奇蹟:在娘胎時母親發高燒卻沒流產;25歲隱睪症是癌變期,一般來說是活不過30歲;20年的類風濕卻因為修煉了大法而再也沒有癱。若沒有神靈的搭救,這些奇蹟會發生嗎?說不定早就沒有我了!我的一切都可以給您作見證,法輪大法給我的是自強自立做善良的好人,不做家庭的累贅、社會的負擔,而惡黨給我的是欺侮和牢獄。

對一個殘疾人,有天理,也有人道。

我真誠的希望安丘市的父老鄉親們能臨危明斷;保性命快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不做惡黨陪葬品。

看奇書《九評共產黨》你將明白中共是一個西來的幽靈,並且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殺害了我們八千萬同胞。

快看《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晩會》你將明白我們中華民族真正的神傳文化。回歸善良。

您的朋友:大法弟子張博
2008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