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平原縣李清海遭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山東省平原縣王果鋪鎮王博泉村村民李清海,男,七十歲。李清海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說真話,多次遭到中共惡黨人員的迫害,被非法關押、罰款、勞教。

修煉前的李清海因為人生的艱辛操勞,身患多種疾病,心臟病每天要花二三元錢藥費;痔瘡更是痛苦煩人,天天便血。九七年陰曆二月,李清海去夏津縣求醫治療痔瘡,聽親戚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廣場學煉法輪功,教功完全是免費的,學功也是自願的。煉功三天後,李清海大便不拉血了,心臟也舒服了,親身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決心一定要堅持煉下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祛病健身,節約廣大民眾的醫療費,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為甚麼不讓煉呢?李清海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覺得應該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就和一些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在半路卻被當地警察截回,看管起來。王果鋪派出所一個警察和本村三個村民吃住在李清海家,鬧騰了七天才罷休。

政府設立的信訪辦,不是政府與人民溝通的窗口嗎?向政府反映情況不是對政府的信任嗎?何錯之有?憲法明文規定人民的信仰自由被剝奪了,好人被說成壞人。李清海被強迫每天到派出所報到。

二零零零年陰曆八月十七號,李清海被叫到王果鋪派出所。所長王天亮問李清海:還煉不煉法輪功?煉就勞教!李清海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煉呢?晚上,王天亮開車把李清海劫持到平原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勒索罰款五千多元,才把李清海放了。

李清海回家第二天,又被派出所叫去。所長王天亮說:你交的五千塊錢縣裏要了,我們沒撈著,白搗鼓了。你還得交兩千塊錢保證金,如果不交,就送你勞教。李清海家屬又借錢交了四百元。在派出所,李清海被強制洗腦十天。

陰曆十月二號早晨,王果鋪派出所劉、林兩名警察開車到李清海家,說是拉他去派出所,卻把他劫持到平原縣公安局政保科。

在政保科,科長指著一個警察說:他是德州公安局來的,讓他給你說。那個警察宣布:李清海,你被勞教三年。李清海問:憑甚麼勞教我?警察說:看你紅光滿面就是煉功的,就勞教你。李清海不服。警察說:不服!六十天以後再申訴。

李清海、李小霞和張吉田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往山東省淄博王村勞教所。

到勞教所體檢,李清海和張吉田被拒收。晚上八點又被拉回平原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把勞教證撕了,又寫了一張拘留證,把李清海、張吉田二人送平原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李清海被強迫奴役勞動,遭犯人任意打罵。一天晚上,同室的一個犯人感冒提前睡了覺,姓趙的副所長來查監,問:他為甚麼睡覺?四個犯人都說他感冒了。姓趙的火了:你們不好好幹活,還為他辯護,你煉功的不是講「真、善、忍」嗎?你說他怎麼了?李清海說:他感冒了。姓趙的急了,把李清海提出監室,給他戴上手銬腳鐐,用橡膠棒毒打。打的李清海滿口流血,打折一顆牙,打倒兩顆牙,打的李清海胳膊抬不起來,又把他摁倒地上,扒掉棉襖毒打後背。姓趙的邊打邊說:你不是講「真、善、忍」嗎?一直把李清海打的昏死過去才罷手。

李清海的家屬子女又被勒索五千元錢後,才把李清海拉回家。中共的警察簡直是綁票的土匪。

二零零一年夏天,李清海到武城縣郝王莊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幫忙幹農活,因為那位法輪功學員也被非法勞教,家裏只剩下婦女老小,生活很艱難,農活幹不過來。不想被壞人舉報。郝王莊派出所去了兩個警察,問明情況走了。不一會兒,王果鋪派出所王天亮開車到了,說:你來這裏幹甚麼?李清海說:來幫忙。王天亮說:給誰幫忙也不能給她家幫忙。就把李清海拉到王果鋪派出所。王天亮給平原縣公安局政保科打電話,要送李清海去平原。政保科問:有證據嗎?王天亮說:做好人去幫忙。政保科說:如果做好人把他送來也說不過去。李清海被派出所關押了一天。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七號傍晚,平原縣「六一零」一幫五個人非法抄家並綁架李清海。李清海喊「法輪大法好」一直喊到大街上。警察李長忠辱罵法輪功創始人。李清海說:你再罵要遭報應的。李長忠不罵了。

到了平原縣「六一零」辦公室,李長忠非法審問:李清海,有人供你,你做的那些事如實交待,不交待,今天晚上不放過你!李長忠還說了一些侮辱的話。李清海說:煉功做好人沒有錯,休想在我這裏問出甚麼。僵持兩個多小時後,李清海被送到看守所。

第二天早飯前,李清海對著監室的小喇叭喊:我是煉法輪功的,煉功沒錯,放我回家!不放我回家,我絕食抗議。李清海絕食到第四天,看守所指導員來了說:你絕食沒用,這裏不彙報,你也白絕。李清海說:我用和平方式爭取我的自由沒錯,你不彙報,你要負法律責任。第五天,李清海被在室外凍了一上午,中午罰站一個多小時,李清海頭頂出汗,一手涼,一手熱。看守嚇壞了,打電話找來獄醫給李清海檢查,結果一切正常。看守、獄醫強行把李清海撂倒輸液,零下十三度的天氣,輸冰涼的水,李清海痛苦的比針扎還難受。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號,李清海被兒子接回家。看守所騙了李清海兒子五百元錢醫藥費。

二零零六年陰曆臘月十六號,李清海去洗澡,和人談了流感多和煉功不得病的問題。下午一點多,李清海一出澡塘,就被警察綁架到平原縣恩城鎮派出所,搜走現金一百多元。警察開車到李清海家非法搜查,拿走兩本書等私人物品。警察問李清海:資料從哪裏來的?恩城誰煉功?說出一個就放你。並說:恩城是雁過拔毛的地方,沒有人能過去,對你要罰款八千元。於是,警察給李清海的兒子、女兒打電話,叫他們拿錢來領人。這次,李清海的兒子、女兒沒理警察。警察折騰了一下午,又嚇唬李清海:再過一小時你不說,不交錢,就送你去縣「六一零」。李清海說:你們這一套,對我不起作用,我煉功這些年,身體一點毛病也沒有,我要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能救人,有甚麼錯?

晚上七點,平原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李峰開車來到恩城派出所,一見李清海就說:又是你呀!

李清海被拉到平原縣「六一零」辦公室。李清海對李長忠等人說:師父把我從病魔的痛苦中救出來,是凡有一點良知的人,都會去證實這個大法好!第二天上午十點,李清海的兒子來接他回家。

自從迫害開始,每逢中共「兩會」、「十一」等所謂敏感日,法輪功學員家都會被騷擾,生活不寧。難道這就是中共創建的所謂「和諧社會」嗎?中共說的一套,幹的又是一套。

李清海每次受迫害,王博泉村村支書總是配合警察行惡,也招來了家境不順。

真心希望所有世人都能認真了解法輪功真相,有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