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年迫害瘋狂探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近半年各地的邪惡迫害顯的很瘋狂。這裏除了邪惡垂死掙扎、再一次聚集力量所造成的之外,也有我們自身的狀態不符合法邪惡才能得逞這個因素。以下從心性修煉的層面做一些探討。

能否蛻去「為私為我」「證實自我」的殼?

迫害大法弟子的神是為私的,我們學法中也能夠認識到為他的比為私的有力量、有智慧,但是我們有多少同修能夠主意識清醒的認識到,並時刻要求自己達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這個標準呢?

常人在遇到衝擊時第一反應是保護自己,手掌會不由得往裏攥緊,這樣怎麼會找出掌心裏的東西呢?因為這時是私的表現。我們可以肯定大法弟子神的那一面是達到標準的,但是正念不強時,人的這面被隔阻,神的那面神不起來。而人的這面又有多少呢?同修都在做著三件事,對法的認識的差距使得同修間的層次拉開的距離相當大,這也許是必然的,但我們都可以要求自己更嚴,更好的達到法的要求。

在正法修煉做三件事期間我們圓容、圓滿新宇宙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無量的眾生,我們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我們能夠做到多少,我們能夠承受多少,精不精進,成就甚麼果位都在其中。

那些得法卻走不出來的學員,因怕迫害躲在家裏學法不敢救度眾生的學員,不僅走不出舊宇宙的私,而且其道德水準也低於人的道德底線,學法也得不到甚麼,佛道神怎麼會給境界如此低的學員顯示高層次的法理呢?新宇宙的生命都是為他的。那麼,那些學員將來的位置在哪裏呢?更不用說那些被邪惡放大其私心而邪悟的學員了。

師尊在《淘沙》中列舉了三種不精進的學員,許多地區都有,雖然為數不多,但起到的破壞作用卻是不小的。這次四川大地震發生後,就有個別理智不清、神神叨叨的學員在網絡上發表不妥當帖子,惡黨的網特也布下陷阱以引發世人對大法弟子的誤解,我們不要被常人的形式所帶動,但是我們一定要向內找,找出在地震中、在講真相中流露的一絲一毫的私念,修掉殘留的符合舊勢力的觀念,提升我們慈悲的境界。有些地區確實存在那些參與迫害學員、毀學員的「學員」,這些人往往還能深入到同修中,挑動由私引發各種心的同修和協調人,使得同修、協調人向內找的過程異常曲折、複雜,而這些人由於自身不實修,以前變異的思想和行為造就了山一般大的花崗岩似的物質,走到那,那裏的協調就出現麻煩,證實法的工作發生損失和波折。

那些忽略心性修煉的同修,一邊做著三件事,一邊被人心帶動幹著干擾整體協調的事,雖然舊勢力的干擾、安排形成的魔難很大,但是那畢竟是為私的,同修放下自我的執著,捨下私,在先他後我的境界裏生命裏的純正鋼火熔化木屑般的執著豈不是輕而易舉,那些為私的舊勢力怎麼有力量脅迫、利用放下生死的無私的神呢!那些在私生活上還不檢點的,那些不珍惜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用來做資料的錢的,那些所謂集資和維護集資的,那些偏執極端連幾千年文化奠定的沉穩常人都不如的,那些為了證實自己嫉妒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禍亂整體協調的,那些視嚴正聲明為兒戲的,這樣繼續下去,無論做的再多也不是修煉。

斷章取義不是正念學法

這些心性長期徘徊不提高的同修時常掛在嘴邊的理由是師父都說了個人修煉提高已經不是問題了,圓滿也不是問題了。

可是這些私心很重的同修,卻忽視了這段話的內涵和後面的內容,師尊說的是:「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提高已經不是問題了,大法弟子的圓滿也不是問題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們曾聽到同修引用師尊的這段講法,以此說明自己心性的提高可以鬆一鬆了,而且也聽說不少同修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們不能說這半年邪惡瘋狂迫害是同修這種狀態引發的,但這些同修不注意向內找,做三件事是為了證實自己,不能不說還是沒有走出舊宇宙的私。不精進實修心性,抱著為私的基點做三件事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嗎?我們不是為了講真相而講真相,我們是救度眾生,抱著私心能更多的救度眾生嗎?能成為先他後我的大法弟子嗎?

文章《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暴露出同修的衝突、爭論、矛盾等令神不滿意的地方,其實就是舊宇宙私的展現,正因為沒有達到先他後我、事事考慮別人的境界,又沒有及時學法站在趕上正法進程的基點上向內找才表現得如此激烈。雖然其它地區的大資料點並不像作者認為的那樣是大部份大陸資料點的現狀,但不同地區在其它諸多方面確實也存在類似的狀態。正是由於這種狀態帶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才會引起這樣的震動,這就需要我們更進一步識別造成這種狀態的原因。

文章所涉及的不正常狀態,在《明慧週刊》第三三一期中的幾篇交流文章都談的比較深入,以我們也運作了七年的大型資料點的經歷,我們覺得文章中的資料點的「向內找」只停留在「初級水平」上,被責備後沒有更進一步擴大心的容量,更深入的向內找,而停滯在個人的階段,沉默、不解釋,一味的忍受,承受著其他同修應該擔當的責任,使得資料點真正的作用受到限制。是不是有了間隔,加重了你、我的分別,沒有對整體協調、整體提高負起相應的責任?其實向內找,就會發現在我們周圍出現的事情也是我們自己修煉狀態的反映。如果我們將自己擴大到包容那些反映出私的協調人,包容當地的同修整體,我們還會說這個私是你的,而不是我的嗎?

我們看到這篇文章時,確實感觸很深。我們理解作者,真的理解,我們就是從那個狀態走出來的。不做資料的同修覺得資料點神聖,是一塊難得的淨土,但在對待資料點同修上卻難於做到「真」。要麼把資料點同修想的境界很高大,要麼把同修往「壞」處猜,其實其他同修之間不也存在這種現象嗎?七年來,同修們「擔心」我們資料點的同修「自滿」、「將自己擺在同修之上」,我沒有聽到一句同修鼓勵的、主動幫助的話語。聽到當面肯定的唯一一句話就是「你真不容易」。批評的話也少,建議倒是很多。這也造成了許多心性摩擦的環境。

整個大法弟子的狀態真該昇華了,大家都要求自己儘快達到師父提出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這樣才能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救度更多的眾生!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