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清與新新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身邊的同修總是建議我應該把清清和新新的故事寫出來,可是證實法的工作實在太多,總是覺得沒有時間靜心寫。看到年初至今一場又一場的天災,心裏著實為承受災難的同胞們擔心和難過,所以今天寫出清清和新新的故事,希望我的親人們能從中明白真相,從而自救,擺脫災難。(清清和新新皆為化名,原為避免她們遭到共產邪惡的迫害。)

新新的故事:新新是我的小學同學,之所以起這個名字,是因為聽聞真相的她就像嶄新世界裏的一個新的生命。新新在小學的時候總是挨欺負,每當那時我就挺身而出替她打抱不平,加之後來又知道她的生日同我是一天,所以我們的關係自然就成為班裏最好的。但隨著升學,我們各自去了不同的學校,聯繫就越來越少了,後來就沒有了聯繫。大學畢業那年看似巧合的一個機會,我們又再次相遇,當時她正在忙著準備婚禮。於是我趕在她去度蜜月之前找到她,跟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和「三退」的事。她都聽進去了,當時就同意退出共產邪黨的相關組織。但是她說她最頭痛的就是睡眠不好,這麼多年都沒睡過一個安穩覺,經常半夜就醒,而且醒很多次,她到廟裏求了一些東西帶回家也不好使。於是我送給她真相護身符,並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可改善睡眠。第二天她打來電話興奮的說:「我這麼多年都沒睡過這麼安穩過,一覺到天亮,舒服極了,你說的真靈啊!」我說是因為她真正從心底相信大法,大法自然給她帶來了福報。

那次電話後她就去蜜月旅行了,大約過了半個月左右,她打來電話告訴我她回來了,並讓我去她家坐坐。我抽了個空去趟她家,見到她不禁先問她這一路玩的怎麼樣,她說這一路淨喊你名了,我聽得直發愣。她拉我坐下說道:「我路上做了夢,夢到我那個成天總想在共產黨裏謀官當的老公,大罵一尊佛,那時我站在他身後,看到瞬間很多像鬼的東西都來追殺我們。我們跑到馬路上,馬路上的人們都在被不好的東西追殺,我怕極了,正想怎麼辦,不知道為甚麼突然就想到了你,我就大喊你的名字。隨後你就出現在我的眼前,你身後有一艘金色的大船,你正站在船的前邊給四處躲避追殺的人發卡,拿到你卡的人瞬間就上了金色的大船,那些可怕的東西就不敢追殺了,我也跑到你那裏,拿卡上了船,這才躲避了追殺。」我聽後很是震驚,我告訴她:「其實她夢到的就是法輪功學員在救人,記住『法輪大法好』並退出中共邪黨的人就是夢中我發卡上金色大船的人,夢中追殺人們的就是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人們看不到就不相信,讓你看到也是告訴你,退出來才能保命啊!」她說她這回知道了,她一定告訴她爸、媽真相,讓他們也得救。

清清的故事:清清是我同寢室的大學同班同學。之所以起清清,是因為她對大法的心就像一汪清泉,清澈無比。清清這個人天生的迷糊,記性還不好。無論甚麼科,她都是背的最早的,但是她每次肯定是錯的最多的。究其原因,她說算命的說她孟婆湯喝多了。從上大一開始,我有時間就給清清講些法輪功的真相,但是出於安全考慮,我都是以第三者身份在講,因為那幾年正是迫害最嚴重的時候。大一下學期,清清得了俗稱「鬼剃頭」的病,看著一個漂漂亮亮的姑娘一下子掉那麼多頭髮,真的替她難過。於是我們寢室其餘這三個人每天又多了一個功課,就是用梅花針,(類似小錘子的東西,前邊的錘頭是五個小針)敲擊她掉發的地方,直到敲出血再上藥,一天要三遍。每次我們三人給她上藥都覺得像對她施酷刑一般,心裏別提多難過了。但是當時由於怕自己被迫害的私心,竟沒敢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讓她遭了那麼多的罪。轉眼到了大二,那時我已經跟清清講了很多有關法輪功的真相,所以清清明白法輪功是被誣陷的。記得有一次給清清講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時,清清大哭著說太殘忍了,不明白警察怎麼可以這麼沒有人性。

也就是那年我們增加一科公共課法律基礎,一次上課老師破天荒的讓探討法輪功問題,原因是美國連續幾年彈劾中國人權問題的焦點都是法輪功問題。老師說甚麼意見都可以說,但只是在課堂上,但我看得出老師其實很是反對大法,因為她說在其他班討論時,反對鎮壓的意見多,所以她很不滿意,覺得大家立場有問題。課堂上很多同學說了自己的觀點,但大多都是受矇蔽的。清清看到這種情形漲紅著臉,堅定的舉起胳膊,並告訴我:「我一定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可是最後也沒輪到她發言,但是就因為她在大法遭受迫害最嚴重的時候,還要為大法說話的這一善念,神奇的事情在隨後的幾年中接踵而至。首先是「鬼剃頭」不藥而癒;而清清最頭痛並不及格的英語補考也神奇的過了;在大二下學期清清竟考取了學校最高金額的獎學金,由於我們是高校中的重點大學,她還額外獲得了國家獎學金,加起來超萬元。同學們對於她的變化都感到驚奇。

退黨剛開始清清就退出了惡黨的組織。隨後在大家都頭痛的畢業找工作時,清清竟輕鬆的簽了兩份工作。在畢業大家道別時,清清告訴我:「其實我知道大法好,最早源於我的後奶奶,她在鎮壓前修煉法輪功,那時在家中她對我們比我的親爺爺都要好,外人經常以為她是我的親奶奶,大家都很敬重她,後來我爺爺去世了,她就回到她女兒家。鎮壓後由於她的女婿是公安,所以不讓她煉了,從那以後她原本從修煉後很好的身體,一下就癱瘓了,直到現在還癱瘓在床。」我告訴清清如果能看到後奶奶,一定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從新回來修煉啊!那樣一切都會變好的!清清說她會的。

清清和新新的故事講到這就結束了。希望那些還沒聽聞真相的人們和已經聽聞真相但還未接受的人們從故事中能夠為自己選擇一個真正美好的未來!這是所有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心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