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張晶波遭受的殘酷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晚八點左右,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女學員張晶波外出回家,騎車剛到樓下,突然衝出來四、五個男便衣,不容分說便將她綁架到延吉市國保大隊,對她進行了刑訊逼供,所用的酷刑令人髮指。

以下圖片是張晶波被酷刑迫害後第十天後留下的痕跡:

在八年多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張晶波只因為拒絕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殘酷的酷刑折磨;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結婚、成家;被勞教迫害,精神被迫害到幾乎崩潰的邊緣;身體被迫害的嚴重受損,出現多種病症;戶籍被註銷(不放棄信仰,不給恢復);不准出國打工;常年的流離失所,飢寒交迫。

下面是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張晶波訴述她所遭受的迫害。

我叫張晶波,女,三十九歲,未婚,吉林省延吉市人,於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因生活所迫,九七年去新加坡打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惡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為向政府講清法輪功事實真相,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回國上訪,沒想到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了三年。

在勞教所的長期身心雙重迫害下,我出現了嚴重的高血壓病症,最後勞教所怕我死在裏面,給我辦了保外就醫。我回到了家,可是迫害卻沒有隨之完結,有關部門的騷擾使我無法安心養病,在此種情況下我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也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使我的病完全康復。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晚八點左右,我外出回家。騎車剛到樓下,突然從一輛麵包車裏衝出來四、五個男便衣,不容分說便將我綁架到延吉市國保大隊。聽他們的談話中知道為首的是國保大隊中隊長宋立海,其餘幾人全是朝鮮族。只知道其中一人姓吳(音)。在國保大隊裏,他們對我進行了刑訊逼供,所用的酷刑令人髮指。

我被帶到國保大隊的一間屋子裏,由綁架我的其中一個惡警開始對我問話。此惡警四十歲左右,很瘦,身高一米七左右,小眼睛。他向我打了幾句官腔後,叫囂著對我說:「你知道我們是甚麼嗎?我們是國家的專政工具,專為國家服務的……」我聽了他說的話,心裏有些明白了,面對著這樣一個中共的專政工具,我不可能指望其還存有人性、良知,他也不可能願聽我的真實心聲,於是面對三個專政工具的輪番轟炸,我開始沉默一言不發。

大約過了近一小時,他們發現轟炸失敗,在惱羞成怒的情況下,對我進行了酷刑迫害。先用腳銬將我的雙腳銬上,再讓我坐在一個高靠背鐵椅子上後,將我的兩個胳膊拽到後面的鐵椅子靠背上用手銬將兩個手腕反銬上(圖一)。


被迫害情況示意圖一:兩個胳膊被拽到鐵椅子靠背上,再用手銬將兩個手腕反銬上。

他們又將我的兩個肩膀用力向後拉,並用布條將兩個胳膊緊緊綁住,當時我立刻覺得兩個胳膊鑽心的疼痛,汗立即順臉淌下來;他們又拿了一個高靠背鐵椅子放到我的前面,將我戴了腳銬的腳放到鐵椅子靠背上,這時我的整個身體呈現V形狀態(圖二)。一切準備就緒後他們開始對我上刑。


被迫害情況示意圖二:整個身體呈現V形狀態。

姓吳的惡警在我背後,將兩個反綁的胳膊猛力向上推;小個子惡警在我前面將兩個被腳銬固定的腳也猛力向上推,頓時我覺得更鑽心的疼痛向我襲來,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幾乎讓我暈了過去,頭腦中只剩一點意識:可能我的胳膊、腿都斷了(圖三)。


被迫害情況示意圖三:惡警實施迫害,讓被迫害者感到鑽心的疼痛,感覺生不如死。

他們反覆的這樣折磨,看我痛的要昏過去了,就暫時放下來,停一會又開始上刑。這期間因為太痛,我被固定住的腿有些鬆動,宋立海也過來幫忙參與迫害,將我的腿固定住。酷刑在我一次次半昏迷中暫停,又在一次次清醒中開始,我感到自己的魂魄痛到快離開身體了,呼吸困難,意識在一點點的消失。最後惡警們見我已被迫害到神智昏迷,怕將我折磨死,才停止了這場酷刑迫害。將我的兩條腿放下來,但兩個胳膊卻仍然反綁在椅背上。這時,我聽見有人問幾點了,另一個回答說三點,也就是說他們對我酷刑逼供了近六、七個小時。

四月十五日上午十點左右,我被送入了延吉市拘留所。當我被他們從鐵椅子上放下來時,整個身體癱軟在地上,根本無法行走。可是這些沒有人性的惡人還罵罵咧咧的說我是裝的。到拘留所後,在裏面的管教的詢問下,我講述了自己被酷刑迫害的過程,而且經過拘留所醫生檢查,因酷刑迫害,使我的血壓再一次升高。進拘留所的第二天,六一零的兩個人來提審我,在談話間,他們講是因為接到拘留所提供的我被刑訊逼供的事,來調查一下是否屬實。我又一次講述了我被酷刑迫害的過程,並把迫害後留下的傷痕展示給他們看。可是看後他們告訴我國保大隊稱,這些傷痕是在綁架我的過程中因我掙扎造成的,還說並沒有對我進行過酷刑迫害。聽到國保大隊對此事明目張膽的撒謊,我對「六一零」的兩個人說;「你們可以找一個醫生來,如果他還有一絲絲的人性、良知,他會告訴你們拉扯留下的痕跡與酷刑迫害留下的痕跡到底有何不同」(因當時我經過酷刑迫害後的胳膊根本就無法正常抬起)。「六一零」的人又問了一些事,最後卻說:「你敢不敢對你所說的話(酷刑迫害的事實)負法律責任?」我看了他們一下,笑了,我說:「我敢對我所說的話負法律責任,可是你們對我們講過法律嗎?」同時我在心底有了新的感觸,面對這兩個又一專政工具你怎麼可能讓他們替你澄清事實。

面對我自己經歷的遭遇,我知道這樣一個專政國家是根本就無法得到一個公平的回答的。為了抵制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我開始了絕食抗議,到第三天時他們想對我進行強制灌食迫害,但因我的血壓太高無法進行灌食,所以採用輸液方式迫害。可是不知他們給我打的甚麼針,當打到一半時,我感到心臟異常跳動,身體出現麻木狀態,最後被送進了延邊醫院急診。經醫生檢查當時的血壓高達:高壓200;低壓130,生命很危險。

從十四日晚被抓開始一直到二十一日,七天的絕食絕水,使我身體出現多種併發症,整個人處於生命垂危狀態,但國保大隊根本不管你的死活,還是於二十一日將我送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欲以勞教迫害,後因勞教所拒收,才不得已將我放回。

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真實遭遇,只因為我拒絕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就可以用各種罪名及酷刑對我加以迫害,可是我所經歷的迫害,卻只是冰山中的一角,還有更多的、更殘酷的迫害案例因各種原因無法給予曝光。在曝光罪惡的同時,我們呼籲正義和良知,儘快制止這場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血腥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