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對范奎芳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我叫范奎芳,是山東濟南鋼鐵廠法輪功學員,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多次受到邪黨人員的迫害。

零三年九月三十日,我在家中被濟鋼公安處劉斌等惡警綁架到洗腦班,隨後在洗腦班沒經任何法律程序被邪黨人員綁架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也稱濟南漿水泉女子勞教,位於濟南歷下區漿水泉路20號)非法勞教一年半。

在勞教所我被分配到二大隊受迫害,主管二大隊的惡警有牛學蓮、劉春紅、許紅、孫秀風、殷傳芳、劉芳、李敏、李霞等。在勞教所二大隊被非法迫害期間,惡警劉春紅把我帶到一間圖書室,一關就是二十幾天,屋裏沒有暖氣,每天由「包夾」看著,一不符合她們的要求就罰我坐姿。惡警殷傳芳為了達到其「轉化」目的,每天端著茶水坐在學員床上,給我講邪黨的歪理邪說。有一次她叫一個「包夾」做我的「轉化」工作,問我老師講的「尖」是甚麼意思,我按照我的理解告訴了是「心眼多」的意思,她卻說我是狡辯,罰我從晚上10點站到第二天早上5點。惡警牛學蓮為了達到「轉化」我的目的,經常不讓我睡覺,卻說我自己不願意睡。在連續不斷的侮辱人格,摧殘身體的情況下,一時糊塗被「轉化」了。

被「轉化」後,惡警們繼續矇騙我,讓我看傅怡彬殺父母、妻子的錄像,當時我被血淋淋的鏡頭給嚇壞了,我們老師在書中明確告訴煉功人不能殺生,這時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告訴我,傅怡彬不是煉功人,而是一個精神病人。我們老師說過不許精神病人煉功,我知道我上當了,我才真正的反省,我知道了「轉化」是錯的,心裏特別難受,隨後我寫了「反悔書」,交到隊長手裏。從此以後惡警對我更加嚴管,不讓家人探視,不讓別人跟我說話,強制奴役勞動,幹同樣的活,發所謂福利時卻沒有我的,劉春紅說不轉化就沒有。她們甚至不讓我買水果和食物,食堂裏的伙食不如家裏餵養的狗的食物。夏天每個星期洗一次澡,還得每個隊輪流洗,內衣內褲無法洗。有一次各個隊開展節水比賽,二大隊用水超標被牛學蓮收工時不讓吃飯,站在車間裏排隊聽她訓話,訓著訓著罵起來了,罵我們缺德。車間裏有個老太太年齡比較大,幹活達不到她們要求的數量,惡警孫學風拿著錄音機唱歌干擾她,不讓老太太休息,影響別人也休息不了。我們每天在車間奴役勞動15-16個小時,車間裏幹不完的話,拿到宿舍裏幹,經常是這個活沒幹完又來那個活,幹不完不讓睡覺,特別是貼標的活,一來就是急的,幹不完不收工。

惡警牛學蓮三番五次挑撥我們夫妻關係,當著我的面說,我丈夫萬一被汽車撞了怎麼辦,我丈夫聽後氣的哭了起來。還說我們家都不要我了,都不來看我了,可是家裏人多次去探視我,惡警卻不讓見,還扣押我們的信件。

以上是我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被迫害的部份經歷,由於自己怕心重,非法勞教結束後沒能及時揭露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惡警們對我的迫害,一拖再拖,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提起筆揭露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對我一年半的迫害。同時再次聲明我被迫害期間所說、所寫的所有背離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

在此正告那些助紂為虐參與迫害大法與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及政府官員:天滅中共就在眼前,面對全世界正義力量對解體邪黨的聲援與支持,不要泯滅自己的正義與良知,善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修煉人,為自己與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