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務堂老人被劫持於武陵監獄 體弱多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湖南長沙年近七旬的大法弟子謝務堂,和妻子於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被國保大隊惡警綁架。二零零八年元月底被送往武陵監獄。在惡黨的非法監禁和迫害下,謝務堂身患多種疾病,希望各界人士關注和營救。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謝務堂倆夫婦在中鐵十二局被天心區國保大隊抓走,十三日晚十一點多鐘,整個院子被包圍,惡警將房門堵住,為了能進入房間,還叫來了開鎖的人,一群警察蜂擁而上,將五十幾平米的房子擠得滿滿的,隨即將老倆口銬上手銬,謝務堂的手被銬的很緊,當時他左手上流出的血將衣褲都染紅了。謝務堂被抓後,兒女打電話到看守所詢問父親的身體狀況,被一警察一句話給堵回來「他又不是第一次來。」

自從謝務堂老倆口被抓後,兒女一直都沒看到自己的父母。而謝務堂二審判決於十一月三十日下來,十二月一、二日是週末,三日兒女到天心區法院去拿判決書(中院說的要返回基層法院)被告知還沒到,要等幾天。六日上午,兒女打電話詢問,當時還沒到法官的手上。當日追拿到判決書後,趕往長沙市看守所接見。到看守所辦接見沒見父親出來,辦接見的都不知人上哪去了,只知六日凌晨四點多送走了兩個人,經過多方詢問,肯定的說是送去衡陽監獄。(看守所說一個送衡陽是法輪功,另一個送津市身體有病),結果找遍衡陽所有的監獄,都沒有這個人。家人十八日找到天心國保大隊付勝文,一是打聽謝務堂的下落,二是要回被沒收的電腦等私人物品。(他說入了國庫,已經拍賣了)在尋找未果的情況下,只好返回到看守所再次詢問,在艱難的尋找中,一警察講那天是他送的,是送往津市第二收押調遣中心,隨即找津市的電話號碼,電話打過去是一女的接的,她說是有這麼個人,是有肺結核嗎?當時家人聽了覺得很訝異。(以前是沒有的)

長沙市看守所怕承擔責任,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凌晨四點左右急匆匆地將謝務堂送往常德津市監獄第二收押調遣中心。在交接時,第二收押調遣中心發現他有肺結核拒收,因此,雙方僵持了好久。兒女於十二月二十日第一次見到父親。謝務堂於二零零八年元月底被送往武陵監獄,在武陵監獄,第一次接見時是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他說:他有肺結核,左胸痛得厲害,而且,血壓高達二百左右,天天頭昏腦脹的,眼睛及耳朵都不好使,牙也沒了。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接見時,他說:除了肺結核、高血壓,前段時間腳腫得厲害,兩腿無力。在看守所期間有一次休克一個多小時被搶救過來。有一次打點滴進空氣,人身體顫抖得很厲害,也是被搶救過來的。第三次是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接見時他說自己有時記憶力不好,有時甚至還犯糊塗,他回憶,當時在看守所打針時,有一個醫生說,他這麼大年齡了不能打這種藥,另一醫生說沒關係可以打,不知是否因打了那種藥物而造成現在這種身體狀態。

謝務堂老人年近七十,而且身患多種疾病,他的家人非常擔心他的身體,請正義之士伸出援手,營救這位老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