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背書的感悟談技術和安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近期看到明慧網上關於安全、技術及正念的文章比較多,也想談談一點認識。

我在背《轉法輪》過程中,有一個體會,就是一個段落裏的句子我是靠讀熟和前後的關聯來記憶的。但是,我發現一點,我是高級知識份子,按說對以文字闡述思想不是那麼陌生,在背誦《轉法輪》時,段落中的前後語句的連接,句子中的用詞,我往往會「自覺不自覺」按照「自己的知識」來幫助記憶。

令我驚訝的是,背誦時我有時會丟字,或者用詞替換,或者因定勢思維而漏掉一句話。這些漏掉的字、詞和句子,不經意中會以為還是能夠表達段落的意思,似乎因為符合現代語法和文章的語言結構規範而不太在意,以為經書中就是這樣的。從背誦《論語》起就發現了這種情況,所以,我每背誦一段都要逐字逐句的對照,每背誦一節,也要每個段落的對照。

背會了一段內容,糾正了錯漏的現象,過一段時間再背誦相同內容時,又可能會錯漏別的字、詞,為此又加強背誦。這樣下來,我體會到我丟的字、詞、句,在句子、段落中絕不能缺少,替換的字、詞也絕沒有經文中的字、詞更能表達那一句、那一段的法理。

我這不是以螢火之光來窺視最洪大的大法,而是在這裏向內找,以一個大法弟子的角度來體悟大法經文中從遣詞造句到其中所蘊涵法理的層層法的表現,並在這之中感受到自己被歸正、被洗淨,以及本體與功的演化和提高,心中湧動著種種無以言表的對師尊、對大法的浩瀚感恩,那種種感動縈繞在整個生命之中,在極微極洪處。

剛開始讀法時確實遇到感到拗口的文字,有的地方也覺得換氣不暢。當我以謙卑的姿態背誦經書後,再讀經書時就感到琅琅上口。現在,以一個大法弟子歸正了的生命來讀法,真真體會到師尊的經文是最玄奧、最美妙的,把我丟的字放進去,我體會到那裏的功才細膩,否則我只浮在最表面、最粗淺上;換回師尊用的字、詞,一下覺得閉塞、淤積的地方開了,別有洞天,其它任何一個詞也無法代替;補上失落的句子,生命裏的洪觀上的大穹也圓容著不同層次和不同世界,不偏不移、不遺不漏。

以讀書的方式看經文,哦,看過了,知道是甚麼意思了,這樣的讀書是深入寶藏地而空手回。以真修的虔誠、卑微的處下狀態,像水,來學法,一字不漏,一詞不差,一句不失。拗口的,原來是自己思維中有不好的觀念;氣不順、息轉不過來的,源於自己那個世界混濁不明、那個空間曲折不暢。少的字、詞、句,往往不是一次就能夠背住記牢的,畢竟那是自己大穹中缺失、不圓容的,學法修煉就是以法輪大法來歸正一切不正的,修補一切不夠智慧、不夠圓容的,重鑄圓容不滅的自己,再造更加美好的新宇大穹。

知識份子好講理,不喜談事,但是不少同修也有某種類似的喜好,而《轉法輪》中師尊講了許多事情,內中大有奧妙。

聽某地區的大法弟子說,有位大家都認為法理清晰的同修考他,問用一個詞來概括《轉法輪》,如果有這個詞的話,這個詞是甚麼?我心中一跳:大法豈能是一個詞一個字能概括了的?別說是人間的字,就是動這個念也是有違大法弟子的本份,都是不該的啊!交流中我們常常感到人間的詞難以說清心中的領悟,我們搜索枯腸尋找恰當的語句,當我們另找詞句還表達自己的認識時,千萬要警惕不要用自己的一個詞、一句話來概括師尊的某段講法,或用新詞定義師尊已經闡述的法,更不可用一個詞、一個字來涵蓋某部師尊的經書。

話回到前文,前面提到同修關於正念、安全、怕心、技術的交流,我感到正念不只是不怕,安全也不只是為了不出事,我們的技術更不是常人的技術,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我們都知道,可是我們都曾經被惡黨的黨文化從小毒害過,我們也是從不夠圓容不夠智慧的舊宇宙中來的,這種割裂整體看事情的頑疾使我們學法時,丟字、落詞、少句,這樣我們對以上名詞的認識不免偏頗、不免膚淺,雖然我們也覺得悟到了理,但是正法進程要求我們對大法的認識可是要比這精深、圓容啊。

我認為近期各地迫害頻繁發生的原因還是在於大法弟子,整體上學法不足造成的。在此拋磚引玉,望同修們不吝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