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反思一下自己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遼西大面積迫害的反思》(明慧週刊海三二二號)針對二月二十四、二十五日發生在遼寧的邪黨惡警大面積綁架大法弟子的情況,對遼西大法弟子在一段時間內整體上的漏洞說的比較到位,確實應該引起遼西廣大大法弟子的重視。事情發生了,損失慘重,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無論是與事情有關的,還是無關的,都應該向內查找自己的漏洞,都應該在法理上有個提高,這樣才能真正達到整體提高。

一.忙於做事,學法不入心

我們回顧了一下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時我們地區的學員或輔導員無論是路上相遇還是坐在一起學法,只要是見面總是在法理上切磋,總是談到自己還有哪些方面做的不好,大家也都能從其他學員的談話中得到啟示,從而更嚴格要求自己。

現在我們已經進入正法時期,經過了無數風霜雨雪的洗禮,應該說早已超出了「七﹒二零」以前的層次,許多實修的同修在切磋中能談出對法理更高的認識。可是卻出現一種不正常的現象,在大陸這種嚴酷的環境中,本來學員之間見個面甚至都得頂著方方面面的壓力,而一些只忙於做事的學員在一起時卻很少在法理上切磋,多是在如何做事情方面探討,或者是談其他同修的狀況,甚至還拉起了家常。

是層次拉開的太大已經沒有共同修煉上的語言了嗎?我們認為不是。拉開的層次再大,也大不出大家共同學的師父的大法,尤其是向內找的話題,無論是層次多高或多低大家都聽得懂,不可能無法溝通。我們覺得根本原因是這些同修都只注重師父叫做的三件事中的一件事或兩件事,而忽略了靜心學法修自己這最根本的一件事。我們應該珍惜同修見面時間,用來多學法,在法理上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上來。

客觀情況是幾年來我們地區邪黨惡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總是連續不斷,部份同修為營救被綁架的同修真的是疲於奔命,因為營救是需要進行方方面面的聯繫的,所以廢寢忘食的忙碌,即使能坐下來學法,也難於靜下心來。學法不入心,與不學法並沒有多大的差別。可是學法修心,這是我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修煉提高的根本,也是我們能不能以純淨心態去做神聖的事情的根本,也決定著我們最後能否圓滿。我們千辛萬苦絕不是只為了積一點常人的福份吧!

其它如頻繁組織召開交流會,而交流的內容卻很少真正深刻的向內查找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往往是不知不覺的在證實自己,或者是絮絮叨叨的講做事的過程……無端的延長著交流會的時間,有的交流會一開就是六、七個小時。幾十人聚在一起那麼長時間,本身就有著安全隱患,同時我們也得考慮提供開會地點的同修及其家人和自己的家人的承受能力。還有的同修在家裏坐不住,沒有甚麼必做的事情也是與其他同修頻繁聯繫,到一起即使是在切磋,也不必那麼頻繁,還是應該多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

我們一定要靜心的、入心的學法,在法中真正的提高自己。

二.熱心於多方聯繫,崇拜外地同修

朝陽有幾位同修很長時間以來非常關注我們地區,頻繁的來召集交流會,有的學員有時一天竟然連續參加三個交流會,從早晨一直到後半夜才回家。交流會上他們反覆談他們如何做的,目地是讓我們也像他們那樣去做,可是每個地區的情況是不一樣的,怎麼能用他們的框框來套我們呢?可是交流會後我們總是有人說「朝陽同修修的好,我們不行」這一類的話。實質上這只是少數人的感覺。朝陽同修修的好,但卻不是這幾個人所說的那個「好」,朝陽和我們地區的絕大多數同修都是一種不張揚的狀態,無論社會上發生甚麼事情都在紮紮實實的做著三件事,三退人數不間斷的穩步的增加。

由於我們同修對朝陽幾個同修的崇拜,助長了他們的執著心,他們不但頻繁召開交流會(當然大部份同修是不會被他們牽動的),大談他們自己做的如何好,客觀上起到了證實他們自己的作用,甚至直接指導我們一些具體的做事方法。已經把自己擺在我們地區的學員之上了,這樣反而干擾了一些地方長期以來自然形成的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正常程序。有的學員已經提出了不同看法,但他們卻不知道真正的反思自己,執著心繼續膨脹,還要協調全省行動。

朝陽幾個同修誤聽來路不明的瀋陽「同修」的鼓動,極力實施所謂的全省統一的營救行動,卻又缺乏謹慎冷靜,與我們同修手機通話有達半個小時以上,對一些敏感詞語也不加隱諱。結果這一系列不理智的做法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二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包括我們地區在內的遼寧多個市縣的一批大法弟子幾乎同時被綁架、抄家、關押、罰款及被判刑,有的被致傷致死這樣重大的損失。

且不說惡黨垂死掙扎的瘋狂,我們先說說我們自己:我們也有漏被它鑽了空子,這有朝陽那幾個同修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部份同修的責任也不小啊!我們不但把他們捧壞了,也迷失了自己,沒有走正證實法的這條路。有師在,有法在,修煉沒有榜樣,怎麼能跟著這幾個人跑啊!而且這部份同修也不是聽不到不同意見,卻一定要固執己見。對所謂「協調全省統一行動」這件事情,有頭腦冷靜的同修始終持不同意見,不想參與,但卻因為來了個他非常信任的同修協調這件事而放棄自己的主張,無條件配合了。這其實也是我們許多同修所存在的誤區。我們已經不是一次為自己的執著付出太大的代價了!

還有外地一位「修的好」的同修也受到我們部份同修的崇信,來我們地區也受到熱情接待,她宣揚的全是她自己:做事不要有怕心,她的資料點就是公開的,連常人都不避。她自己沒有怕心是很好,但她是不是應該考慮到其他同修的安全,考慮到自己家人和其他同修家人的感受?也可能她的環境真的已經開創出來了,可是大陸許多地方是不能效仿她的做法的。有的同修向她詢問自己的修煉情況,她都能一一說出。有一次她參加了我們一個三十多人的交流會,這個會卻變成了「問事會」,她在解答大家提出的一個個問題。不用深說,我們大家都想想:這在法上嗎?

在這裏還應該提出一個問題:現在有些同修的宿命通等功能出來了,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情況,他們有的就要說說,我們聽到了,如果對我們心性的提高有幫助,我們就反思反思自己,提高上來。但是千萬不要去迷信他們,遇到甚麼事情總是問問他們才知道如何做。自己修的如何也總想問問他們,我們自己有甚麼執著心,自己比誰都清楚。自己的心性多高,功就有多高。修煉的路得自己走出來。據說曾有一個開天目的學員在我們地區學員中說過:我們地區到後期必須得靠外地同修來做協調工作。我們部份人對外地同修的依賴是不是與此有關?

然後就是瀋陽陌生的「同修」的一個能說出我們某同修名字的電話就能得到我們部份同修的熱情的接待,來了幾個瀋陽的「同修」親自導演了所謂全省的營救行動。我們有的同修還帶他們參加我們研究證實法項目的交流會,帶他們見見這個同修,見見那個同修。之後我們十多名同修遭綁架,資料點被破壞是否與這個情況有關?

我們法輪大法修的是主元神,師父要求我們明明白白的修自己。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主意識一定要清醒,也一定應該能夠有辨別真偽的能力。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師父已經給我們開智了。不要向外求,靜下心來學法修自己,要靠自己在大法中真正的提高上來。

三.同修之間聯繫過密切,依賴性強

我們有的同修總是頻繁與其他同修聯繫,有時確實有事,有時並沒有甚麼必做的事情需要聯繫。常聽有的同修說「某某來電話說想我了,讓我去一趟」。同修情啊,快放下吧。更有一部份同修做三件事都依賴別人,常在一起做事的某個同修一旦出了問題,自己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去年八月份我們四十多名學員遭綁架,就有一部份人說不知道做甚麼、也不知道怎麼做了,整天人心惶惶。自己的心穩定不下來,卻說整個地區的同修都是這種狀態,其實只是他們自己處於這種狀態之中。我們每個學員都應該具有獨立做好三件事的能力,同時又能有力的配合正法的總體形勢。因為我們將來修成之後都要成為自己世界的主啊!

四.對正念認識不清,忽略常人這層的不安全因素

有的同修認為自己正念強,不用去管常人這一層是否安全,這本身就已經沒有正念了。況且我們畢竟是人在修煉,你認為的正念是不是正念?純不純?他們常用手機與同修通話,一說就是四、五十分鐘,甚至對一些敏感詞語毫不隱諱;上網頻繁,在網時間長;頻繁出現在各種場合;營救同修請兩位常人律師跟隨;長時間的在某同修家裏開交流會;部份大法弟子聚在一起選協調人;同修間交往過密……這是不是他們被迫害的原因?我們認為的正念的內涵應該包括排除常人這一層的不安全因素,避免邪惡鑽空子。這方面的教訓太多太慘痛了。不能因為環境寬鬆一些了就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

五.注重情面,卻免不了背後的議論

對個別學員的一些不在法上的做法,許多同修也都能看出來,也能直截了當的當面指出來,但也有的同修卻礙於面子不好意思說,可又知道他確實不在法上,所以就忍不住在背後談論。特別是同修遭迫害,有些其他同修背後議論紛紛,同修沒出問題前,我們就應該善意的指出同修的執著。況且同修出事了,我們應該給他加正念,而不應該加不好的因素,使同修之間產生間隔,影響整體修煉環境。其實這種做法隱藏著我們許多常人心在內,是應該去掉的。我們真的應該形成一個向內查自己的不足,向外能夠直言不諱的指出對方不足的修煉環境。而每個同修也都應該能夠客觀的不帶任何觀念的聽取並思考同修的不同意見。執著於自己的意見,心已經離開了大法。

我們地區有一大批有幸親見師父、親耳聆聽師父講法的弟子。我們已經經受了風風雨雨的考驗,在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一定要做的更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就談以上幾個方面,目地是引起廣大同修的重視,都查找一下自己,更快的使我們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由於層次和其它原因所限,說的不一定準確,也不一定全面,僅供大家思考。願意聽到不同看法。

我們地區同修統一定的每週六晚八點到八點半發正念的時間,已經堅持很長時間了,請大家繼續堅持,大家共同加上一念:徹底清除我們地區破壞師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我們堅信:我們大家真的能以力可劈山之勢堅持不懈的發出純正的正念,一定能徹底鏟除我們地區的所有的邪惡因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