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郭寶茹遭受兩次計近四年的非法勞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郭保茹是天津塘沽中巴車村一名普通婦女,修煉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元月,郭保茹被當地鄉政府、派出所的惡警騙入塘沽戒毒所洗腦班,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四年,郭保茹被惡人舉報,再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加期十個月。

郭保茹於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身心受益。沒有修煉以前,有胸膜炎積水、肩周炎、失眠等各種疾病,特別是胸膜炎積水,花了一萬多元也沒有治好。學了大法之後,煉功十多天就全好了,並能幹活了。她覺得用任何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尊慈悲救度的感激。她沒有修煉時,由於跟婆婆經常發生矛盾,所以就從婆婆家裏搬出去另住。通過煉功後向內找自己,主動與婆婆化解矛盾,又搬回婆婆家住了,在各方面照顧老人,婆媳關係也搞好了。通過學法煉功,心性提高了,原先遇到矛盾總是找別人的毛病,從不向內找,現在遇到問題先找自己,身體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家裏人從她身上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法輪功遭受迫害。當時修煉大法兩年的她,想不通,這麼好的大法怎麼能是被說成邪的呢?她於是決定上北京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好的。結果被當地派出所接回來,還被拘留十五天。回家後她還是想不通,再一次去北京上訪,又被當地派出所接回來,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元月,她被當地鄉政府、派出所的惡警騙入塘沽戒毒所洗腦班洗腦,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非法勞教期間,因堅定信仰被強制每天半夜十二點以後,才允許上床睡覺,當時勞教所裏幹的活是撿豆子,勞教所惡警為了逼迫她放棄信仰,就將她的勞動量定的比全班二十多人的還多,完不成,別人幫著幹,當頭的就罵她一些很難聽的話。由於不放棄信仰,專門有人盯著她,不允許和別人接觸。然而這些都動搖不了她對大法的堅定的正念。

勞教所惡警看到體罰改變不了她的心,就不讓她幹活了。整天讓一幫猶大圍著她做「轉化」迫害,當時由於承受不住這種精神的壓力,她違心的「轉化」了,一年半後被放回。

郭保茹原來有一份工作,在村子裏負責賣電,非法勞教後,被剝奪了工作的權利。

二零零四年,郭寶茹在天津東麗區做真相被惡人舉報,再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她在天津板橋勞教期間因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行為,不遵守勞教紀律所規定的一切規章制度,遭到各種形式的迫害。

因為不參加升旗活動、不參加勞動、不穿勞教服裝。勞教所的惡警就指使其他犯人在寒冷的冬天,只讓她穿很少的衣服在屋子外面凍,一凍就是好幾個小時。指使其他犯人打她。

為了從精神上迫害她,惡人將她按著,躺在有法輪大法師父像的床板上,用最骯髒下流的話罵她,不許她動,動,就連打帶罵。

為了反迫害,郭寶花開始了絕食,惡人就強行給她灌食兩個月。不讓她說話,不讓和別人接觸,不許隨便洗漱。在各種迫害方式都無法使她放棄信仰的情況下,在非法勞教一年半到期後,又非法給她兩次加期,第一次六個月,第二次四個月,非法加期滿十個月後,才將人放回來。

在她身邊發生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事就有好幾起,勞教所有個中隊長叫韓金玲,原來特別囂張,曾經狠毒的毆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李淑敏就是被她直接迫害死的。法輪大法學員給她講真相,她也不聽,她說,她啥也不信,共產黨給她錢,讓她怎麼幹,她就怎麼幹。後來這個中隊長的母親突然癱瘓在床。她一下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大法弟子態度好了很多。她母親癱瘓在床,還得她去伺候,為了照顧老人方便,她被調到了離她母親家較近的另一個勞教所。

還有一個小護士,在郭寶茹絕食期間,強迫給她輸了兩瓶不知是甚麼的液體,這個小護士懷孕才沒有多久,突然在樓道裏摔了一下子,就流產了。

郭寶茹所在班的班長由於經常迫害法輪大法學員,這個班長的腿總是腫得老粗,還無故被勞教所的隊長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