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奧運為名的虐殺(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我將真心付給了你,將悲傷留給自己……我將春天付給了你,將冬天留給自己……」這首在中國大陸為人所熟悉和喜愛的《愛的箴言》已成為絕唱。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音樂人、四十二歲的法輪功修煉者於宙,被中共公安以「迎奧運」的藉口在北京虐殺,這離他在北京從演唱會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僅僅十一天。


於宙演唱的《愛的箴言》誠摯純真,深受聽眾喜愛,是「小娟和山谷裏的居民」 民謠樂隊的保留壓軸曲目。

一個把真心付給了別人的人

於宙畢業於北京大學法語系,通曉多種語言,是公認的才子。於宙的妻子許那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在的中國傳媒大學),寫的一手好詩,畫的一手好畫,在工藝美術圈裏小有名氣。九五年,於宙通過朋友了解到法輪大法,找到人生真諦,夫婦倆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多才多藝的於宙在音樂方面也有較高造詣,他與朋友組建「小娟和山谷裏的居民」民謠樂隊,並在其中擔任歌手、打擊樂手和口琴師已十年了。他在修煉中的體悟令其音樂境界也隨之昇華,他認識到好的藝術家不是為求名利、表現自己,而應無私無我,把純真美好帶給聽眾。他用心鑽研樂器演奏,琢磨出很多辦法模擬自然的聲音。舞台上的於宙特別忙碌,他時而誠摯的吟唱,時而吹奏口琴似山中流出的清泉,時而在他那鼓手的方寸之地魔法般的變出清風撲面、流水潺潺、浪花拍岸和電閃雷鳴般的天籟……。

在現代流行音樂風靡的時代,他們的民謠樂隊始終堅持清新純樸的演唱風格,被譽為擁有中國最清澈聲音的民謠組合,被業界評為二零零七年中國不可錯過的民謠組合中的第一名。除在各地不辭辛勞的巡演外,他們的部份原創作品正被著名國際性音樂頻道Channel V向亞洲各國推廣,他們優美清純的演唱帶給廣大聽眾和諧與溫暖。

儘管早已小有名氣,在朋友和聽眾眼裏的於宙,一直純樸的像鄰家的大哥哥,清新如海灘上清晨的微風。朋友們稱,日常生活中看似不苟言笑的於宙幹甚麼事情都特實在,像個哲學家,可絕對幽默,總是出其不意的帶給人心暖暖的快樂,他們說,對於宙夫妻「只能用善良來形容,找不著別的合適的詞兒」。

無論遠近親疏,於宙對遇到的每個人都好。在北京聚集了一群來自各地、追尋藝術夢想的藝人,他們生活得很艱辛,相對穩定一點的於宙夫婦常把租住的房子免費供給他們住,還在經濟上接濟他們。於宙夫婦曾為幫助一個生活困難、找上門來的並不熟識的人,從當月僅有的一千來元生活費裏擠出八百元,僅給自己留下一點飯錢。

於宙的公益感很強。他和朋友一次開車外出辦事,遇到路間有塊大石頭,其它車輛都不惜堵塞道路、繞石而行,只有於宙把車停下,費力的搬開石頭,看到道路恢復通暢才滿意的開車趕路。於宙對人非常寬容。一次,朋友跟他約好見面,卻因故晚了個多小時,朋友心中很忐忑,可一直等在那裏的於宙見面時卻提都沒提此事……。

於宙總是默默的幫助別人,好多事大家都是後來說起才知道,直到現在,當事人談起往事仍很感動。認識他的人都感歎,在這年月的中國還有幾個像於宙這樣的好人?

一個忍受著痛苦將歡樂帶給別人的人

於宙在用他明快的鼓樂和歌聲帶給聽眾快樂、用其微薄之力給別人帶去溫暖的時候,可又有幾人知道他自己的一家正在承受不幸呢?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獨裁者為私利不顧人民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像其他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於宙夫婦也一直遭到無端的嚴酷迫害。

九九年八月,於宙夫婦因在北京房山與同修聚會被非法扣留十五天。他們被嚴刑逼供,可始終守口如瓶,沒出賣一個同修,他們所表現出的善良、堅忍與仁義讓警察都覺佩服。

二零零一年七月,妻子許那因收留外地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並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許那被嚴管隔離、關小號,並受到長期捆綁、剝奪睡眠等各種酷刑的折磨,卻始終堅持信仰,她總是不斷向迫害她的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以善心與正行感動了許多犯人和警察。

二零零六年底,許那獲釋,他們一家終於團聚了。許那在工藝美術界施展著自己的才華,不久被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繫免試錄取讀研究生。於宙一家的生活和事業似乎走上了正軌,充滿了希望。

一個被中共以「奧運」為名虐殺的人

然而,隨著北京奧運的臨近,中共以奧運的名義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又一輪大規模非法抓捕。早在零五年,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就受命並向全國公安系統下達指令,要求在奧運開幕前落實消滅法輪功的行動計劃。

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據不完全統計,收集到從去年年底開始發生的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案例一千八百七十八宗,發生在中國大陸二十九個省、市、自治區,僅北京就超過一百五十六人,甚至有些連他們不煉功的親人、孩子都未能倖免。很多地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逐一排查,甚至向民眾懸賞三百至五千元人民幣舉報、抓捕法輪功學員。各地被捕學員遭到殘酷迫害,致死案例持續增加。

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於宙在演出結束後與妻子駕車返家的途中,雙雙被非法拘留後送入通州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屬接到通知,當趕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原本因修煉法輪功而身體健康的於宙已離開人世,還戴著呼吸罩,腿已冰涼……。

面對家屬的質詢,醫生一會支吾說是因「絕食」而亡,一會說死因是「糖尿病」。為掩蓋罪行,看守所逼迫家屬同意立即火化遺體,否則就以鬧事的罪名「圍起來」,可於宙的親人堅決不同意並要求屍檢。 看守所曾答應讓許那辦理丈夫的後事,可又突然變卦並把許那轉押到專關「重刑犯」的北京看守所(市局七處)。目前於宙的遺體仍在北京清河急救中心。

之後北京公安嚴密封鎖消息,不許其親屬向外界透露消息,並把雙方父母的家都暗中包圍起來,不許別人接近。三月中旬,於宙的朋友們發現了於宙遇難,才將此事傳到海外。最近,於宙夫婦的親人家全都沒了人,外界失去了與他們的聯繫。

正當壯年的於宙就這樣被迫離開了他深愛的人們,給他們留下無盡的思念和那些充滿真誠與關愛的歌。像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一樣,於宙用生命捍衛了「真善忍」真理,用誠摯向善的心,呼喚著世人的良知與覺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