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是要徹底放下利益之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二年我母親和弟弟同住的房屋拆遷,於是姐姐、大妹和我共同出資七萬五千元,買了一所房子,給母親和弟弟住。房產證上當時寫的是我大妹的名字。幾日後母親和弟弟搬了進來。等拆遷款下來以後,由於弟弟不喜歡此房,遲遲不交付房款,我們姐妹三人墊付的資金拿不回來。三個月後,大妹對我說:她孩子上學需要用錢,因當時這房子是我主張買的,讓我把她出的錢還給她。回到家我和丈夫商量,考慮到自己有個兒子,將來也需要有所房子,我們就把她出的三萬多元還給了她。連同我姐姐出的五千元錢一同還給了姐姐。當時我們姐妹仨簽有合同,因為我付的房子全款,房屋所有權歸我。我丈夫說:要把房本名字改過來,我說:沒事,我們姐妹不會因為房子鬧事的,我花全款買的房子,這是大家都公認的。於是房本就沒改名字。兩年後,我母親去世,我弟弟說儘快搬走,結果一住又是幾年。

前些天,我弟弟準備搬走,就在這時麻煩事來了,姐弟幾個對著我一哄而上。弟弟說:他在住房期間買過一個閘門,換過一把鎖等等,現在需要高回報,張口就找我要十萬元。遠在境外的姐姐在電話裏說:這房子是母親留下的。她準備讓我弟弟搬到她那去住,她搬到這所房子裏來,說這房子就屬於她的了,跟我就沒有關係了……。在二月二十九日晚上,我另外的兩個妹妹來到我家,我大妹妹給我丈夫做工作,說給我們六萬元房款我們就得認可,其它的房款,只當是炒股炒賠了,還告訴我們,買房子就是有風險的……。說話聲調是越來越高,我丈夫見勢頭不好,怕影響家裏的老人,連忙推托,說以後再說,趕緊送她們走,結果在大馬路上鬧起來了。大妹說:最多給你八萬!這房子我說了算,房本是我的名字,我不在了還有兒子,兒子不在了還有孫子……,好一個不熱鬧,想不到的事情竟在我家真實的發生了,幾個人都在爭這所房子。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啊。一時間,幾十年的親情、和善蕩然無存,赤裸裸的暴露在了利益面前。

師尊講:「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

我跟丈夫說咱把房本給大妹吧,任她處理好了。為了這所房子,小姨子和姐夫在大馬路上大吵大鬧,實在不值得。房子有價,人品丟了是無價的,咱不能把這些惡劣的作風留給晚輩。再說了她把咱買的房子給分了,只給了咱房屋四分之一的份額,你想想,這個宇宙的理能允許嗎,就是她強行這樣幹,她得失去多大的德啊,這些德都給咱了。人間的理和宇宙的理是相反的,好就是不好,不好就是好……。雖然話是這麼說,一個目前價值三十萬的房子一下子要失去二十多萬,是有些難以接受。然後我就從其它角度給丈夫做工作。我說:有些「預言」的光盤你也看了,你看看現在的天象變化,天災人禍有多少,真的到了淘汰人的時候,房子就沒人要了,錢也沒有用了,你還攥著房本幹甚麼。

二月五日這天下午我說服了丈夫,把房本給我大妹送去了。正好外甥也在家,外甥對我的舉動感到驚訝,說:「二姨,你真不簡單,把房本拿來了……」。我說:「我是修煉人,和常人不一樣。」我想,此舉我已經給晚輩留下了最值錢的東西,那就是一個大法弟子的修為。我跟大妹說:「房本我拿來了,你看著辦吧。」當時我的心態非常好,面帶笑容,心裏沒有一絲波動,心平氣和的就把這事辦了。

回到家我再發正念,看到我發出來的功,由原來的金黃色,變成了赤橙黃綠青藍紫,一圈一圈的,約十公分寬一圈,一圈一個顏色,非常漂亮,甚是好看,從我身體向外擴展,直達天邊,除惡的力度也更加無窮,真是厲害。我心裏在想,這功怎麼長的這麼快。我與同修說:正法時期這功長的是真快。過了三四天我才想起來,是因為自己放下了一顆利益之心,在將要損失二十多萬的情況下沒動心,所以師尊才給長功的。此時我想起了師尊講的法:「其實,你在修煉中,就是一點點、不知不覺中修上來的。」(《精進要旨》〈學法〉)

就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裏,我丈夫時常提起房子的事,說的多了,時而也勾起我的人心來,有時心裏也在想,他說的也在理,我們花全款買的房子,我大妹一句話,二十多萬就沒了……。她怎麼這麼傷害我?是二十多萬哪,一個人幹一輩子工作,又能積攢下幾個錢。心裏不禁升起一絲苦澀,有一種身心疲憊的感覺。無奈人世,相煎何太急,我真感受到了一絲涼意……。但是在這個時候我能清醒地知道,這是在過關,是在修去名、利、情的當口上。是因為在體內還有名、利、情的那種「頑石」存在,所以心裏才感到如此的疲憊,難受。十一年的修煉路程我清楚的知道這一點。我就告誡自己:堅修大法心不動,排除干擾,過去這一關。我試問自己,師尊在帶你回家,你怎麼還在這徘徊,難道師尊帶你走,你還不想走嗎?這不就是利用和你最要好的大妹來幫你提高,讓你放下「情」嗎?用這二十多萬元來讓你提高,因此放下「利」嗎?這麼骯髒的世界,還抓著不放,你在幹甚麼?於是我修成的一面佔了主導,心想一定要堅定正念,我就聽師尊的,誰也別想干擾了我,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我要徹底乾淨的修去「人心」,包括人的一思一念。

撥開陰霾見晴天,我給自己唱了一首歌《祝願》,為何來世間……,為自己撫平了一下「受傷」的心靈,同時提示自己不要忘了來時的洪願,不要把自己混入常人中,不要被假相所動。

這時師尊給我展現了一個狀態:有一張像舞台大幕一樣大的大紙,從中間撕開,哇!我看到了「情」的真實情況:你的丈夫是男的,跟你最近、你的兒女是你生你養的,跟你最親、你的父母最疼愛你,最可依靠……。其實這些都不是真的,也是靠不住的,為了個人的私利都可以反目為仇。在人世間都是在這裏「過家家」(演戲)。你的丈夫、你的兒子、你的父親,他們並不都是「真男人」,而女人也不都是「真女人」,只是來到這個空間扮演一次「男人」或「女人」,過一次「家家」(假假)而已,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每一個人都曾經扮演過許多不同的角色……。此刻我明白了師尊關於「修去名、利、情」這句法理真正的內涵。同時我也知道了,在真正過「關」過「難」的時候就是同化法理的時候。修煉中就是要不斷的同化大法,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昇華,才能達到圓滿。

我想:不論這所房子的結局是甚麼,有了這顆修煉後紮實的超凡脫俗的超常心,甚麼樣的干擾都別想動了我。

現在我在煉靜功時,無意中發現,我能小盤了。原來打坐時,左腳搬上來只能放在右小腿上,現在兩隻腳都能放在大腿上,到達大腿的根部,打坐兩個多小時也不往下滑,美妙、舒適……。

在此我真心的謝謝師尊的苦度,為我的付出。也請師尊放心:弟子已經成熟了,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會更好的做好師尊講的「三件事」,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早日跟師尊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