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馬三家勞教所惡警的殘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在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邪黨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就是酷刑、洗腦和超強度的奴役。下面是我的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

先說奴役。每天法輪功學員要幹十七個小時的活兒,吃飯、上廁所的時間都受限制,有時半天不讓去廁所。幹的主要奴役活兒是做工藝品,拈花幹的期限比較長。八月至九月兩個月就是切大蒜、扒姜皮,一天要幹十幾個小時,很多法輪功學員的皮膚都被腐蝕潰爛了。

拈花就在獄室裏,噴漆也在獄室裏噴,這種漆大都是有毒的,嗆的人喘不過氣,頭疼、噁心、身體發虛,噴漆從鼻子都吸進肺裏。惡警石宇怕外界的人看到獄室裏的情況,就將窗戶貼上粘紙遮擋著。零七年十一月末的一天,有來參觀的,惡警將窗戶上的粘紙撕下來,獄室收拾乾淨,幹的工藝活兒都藏起來,把法輪功學員都趕到普犯車間。待參觀的人一走,窗戶上又立刻貼上粘紙,法輪功學員又被攆回來,關到獄室,一切照舊。這一切都是保密的,誰要走漏了風聲,惡警石宇就瘋狂的折磨。有參觀人來的時候,勞教所就改善伙食,給吃細糧,也能吃飽,平時基本都是粗糧,而且吃不飽。吃不飽也不敢說,法輪功學員抗議吃不飽,它們就酷刑折磨。

強制幹活兒中間多數不讓上廁所。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惡警邵隊長專門安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猶大」王曉娟去接見家屬去了,法輪功學員需要上廁所不知道該向誰請假,便向惡警邵隊長提出上廁所要求,邵卻不答應,致使很多人被憋的尿在褲子裏,還有的人被憋出汗來。法輪功學員康曉豔強烈要求上廁所,竟遭惡警隊長謾罵、污辱,三個月不讓康曉豔見家人,還要給她延長勞教期。

法輪功學員馮國碧六十多歲,被迫害的腰部骨折,坐不下。惡警不讓上廁所,老太太被憋的暈了過去,十多天臥床不起。

洗腦是馬三家勞教所使用的殘酷手段之一。惡警多半都是利用邪悟的「猶大」來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猶大」都是在入監後被惡警欺騙加上物質刺激而造成心理扭曲,沒有了理性的人。惡警叫她們幹甚麼就幹甚麼,完全成了惡黨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工具了。她們的思想始終是被那些惡警控制著、操控著。李棉、李騰就是這種人。幾年來邪惡一直利用她們來殘害法輪功學員。惡警關麗英指使她們迫害法輪功學員許惠、盛連英、耿麗麗,將法輪功學員吊銬、殘酷毆打。耿麗麗被它們摧殘的骨瘦如柴。支俊英在東崗封閉室被吊在空中八天,被迫害的肢體不靈。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和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在東崗封閉室。這裏是它們用各種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所謂的東崗就是指勞教所關押法輪功學員那層樓的東頭,門窗長年掛著窗簾、門簾,是任何人不能隨便靠近的地方。

二零零七年九月中旬的一個晚上,惡警王曉風將北京來的法輪功學員盧林關進東崗封閉室,逼著盧林寫「三書」,被盧林拒絕。王曉風就叫人將已經寫好的「三書」拿來強迫盧林在上面簽字,盧林堅決不從。王曉風就將盧林吊在空中長達一個多月。放出後,盧林已經四肢不靈。同年八月,大連法輪功學員王麗軍不穿囚服,不順從邪惡的一切命令和指使,被王曉風吊銬、毆打、人格污辱,後又銬在床上長達兩個多月。法輪功學員韓秀健,五十八歲,在殘酷的暴力摧殘折磨下被迫寫了「三書」。同年七月,韓秀健嚴正聲明自己所做的對不起大法與大法師父的一切事全部作廢,堅修大法永不動搖。王曉風氣急敗壞,殘酷的折磨韓秀健,將韓秀健銬在床上一個多月。

二零零七年九月,法輪功學員解桂花在車間唱法輪功學員的歌曲,「猶大」官豔傑將此事舉報隊長。惡警崔紅打電話叫來三個男惡警毆打解桂花。第二天,惡警石宇將解桂花吊銬在值班室長達五天。多次在網上被曝光的「猶大」袁淑珍、趙永華已經被馬三家勞教所僱用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袁淑珍被邪惡僱用當「老師」,「轉化」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韓俊玲根本不理袁那一套,袁淑珍痛罵韓俊玲,並揚言:「轉化不了韓俊玲,我就不再回馬三家。」韓俊玲堂堂正正,對袁不理不懼。袁淑珍終未「轉化」得了韓俊玲。袁也兇氣敗了,沒臉正視韓俊玲。袁至今厚著臉皮蹲在這個魔窟,已被人人唾棄。去年十一月中旬,勞教所將惡警石宇、王曉風分別調離本隊。

馬三家勞教所在用偽善的面孔欺騙不了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在用它的鬼辯論動搖不了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就會兇相畢露,用毫無人性的手段來酷刑對待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的生命時刻受到威脅。

我們希望世界人權組織和正義人士能真正的站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邊,伸出援助之手,譴責和制止中共的邪惡迫害,營救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