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自古以來,人們一提到「監獄」自然就聯想到罪犯,因為犯人都是危害社會之流。然而,縱觀中國近六十年的歷史,在中共的統治下,監獄除了關押罪犯外,亦成了他們囚禁大批異己人士的私家牢房。儘管這些異己人士中有的是純樸善良的平民;有的是直言納諫的知識份子;有的是剛直不阿的清官。每次政治運動中,中共都以自己的好惡來「定性」,完全違背了正常人類社會的善惡標準,由此,這「罪犯」的內涵也就變味了。在一次又一次的暴力清洗中,中華同胞備受摧殘,大量無辜人士被投進了大牢。

在現代化社會的今天,為了與世界接軌,中共製造了表面的經濟繁榮,但在背地裏卻依然持續著血腥統治。自它迫害法輪功八年多來,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投入了監獄,多數被判以重刑。這些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只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在承受著巨大苦難,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死(錦州監獄死亡2人)。而這些罪惡又被美麗的謊言掩蓋著,世人渾然不知……。今天披露的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迫害──錦州監獄迫害內幕。

在這場政治大迫害中,錦州監獄緊跟中共的迫害政策走,監獄領導向獄警們許諾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1000元錢。在利慾的誘惑下,部份獄警使用各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逼迫其放棄信仰。獄警們還以減期為誘餌,指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協助他們,加重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程度,並奪去了崔志林、辛敏鐸年輕的生命…。讓我們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曝光他們的犯罪事實。

一、非法剝奪正當權利

根據中國《刑法》的有關規定,在押人員擁有打電話、通信、郵寄物品的權利,而錦州監獄卻禁止法輪功學員享受這些權利。每個法輪功學員又都被四個服刑犯人看管,他們每天要記錄法輪功學員吃、睡等情況,不讓學員與其他人接觸、談話。家屬接見時,至少有兩名警察在場看管。

錦州監獄強迫學員反覆觀看誣蔑法輪功的教育片,強制他們放棄信仰,逼其認罪。他們還虐待學員。2003年9月下旬的一天,法輪功學員張貴生煉功被發現了,當時的二大隊管教大隊長張寶志、大隊長李躍、原分隊長李向陽(已車禍身亡)等人用紙膠帶將張貴生四肢牢牢地纏住,嘴也纏上,由四個刑事犯架著出工,恐怖籠罩全監。該大隊又召開全體大會,逼迫法輪功學員做「檢討」,還將該學員關入小號。

二、酷刑折磨

1、電棍電擊。在錦州監獄,堅定的學員都遭到了電棍電擊。如:二監區管教、監區長張寶志曾多次迫害二監區「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他指使幾個幹警每人拿一把電棍,電擊學員,慘叫聲令犯人毛骨悚然。

2、拳打腳踢。學員經常遭到犯人,甚至獄警的拳打腳踢。學員張貴生的牙齒被一惡警隊長(警號2158336)打得部份脫落。後來他四肢行動遲緩。張貴生也曾被關進小號,險些喪命。(大法學員王存波也在小號裏被折磨三十餘天。)

3、「抱凳」。獄警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還發明了一種酷刑──「抱凳」。「抱凳」就是在長一米四左右、寬一米的鐵板上固定一個木凳,凳子形狀像過去量米用的鬥,比鬥高,約兩尺,倒扣在鐵板中間。凳兩側的中央處各有一個鐵環,能伸進胳膊。獄警讓犯人強迫給法輪功學員戴上腳鐐,兩腿夾著木凳坐下,將胳膊伸入鐵環,扣上手銬。鐵環在木凳約一尺處,因此胳膊抬不起來,腰也直不起來,就這麼彎著腰趴著。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錦州監獄一大隊大隊長崔元歧,管教科長牛寶金(警號分別是2158198、2158288),將法輪功學員胡建國、孫劍非法關押到「小號」(「小號」是不足3平方米的小屋,高7、8米,頂有天窗,吃、喝、大小便皆在裏頭),並遭受了「抱凳」折磨。這兩名學員被連續25天抱凳折磨,期間惡警崔元歧、牛寶金還命令看管他們的犯人不讓二人睡覺,一閉眼就拳打腳踢。(只有吃飯、大小便時才打開手銬下凳,除此外整天都在凳上抱著)。惡警崔元歧、牛寶金將犯人分為三班,每班不下兩人看守。20多天後,兩名學員的屁股坐爛了,腰酸、腳痛、兩腿麻木、雙手冰冷,吃飯、上廁所都站不起來,得兩個犯人拽起來。看管孫劍的犯人齊寶海(遼寧省綏中縣人),在錦州監獄服刑了17年,他頭一次進小號看管孫劍,看到「抱凳」這種刑具,便不自覺地說:「這不是折磨人嗎?」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的法輪功學員王存波、張貴生也遭受過「抱凳」折磨。

三、野蠻灌食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是違背《憲法》的,他們沒有任何危害社會的行為。為此有的學員覺得冤枉,吃不下飯;也有的絕食抗議。錦州監獄便對他們採取野蠻灌食。僅舉幾例:獄警在對學員王存波灌食時,在食物中加入大量的鹽,而且不給他水喝;2006年2月21日,學員辛敏鐸被非法關入錦州監獄後,也遭受了強行灌食的折磨。

2007年10月至今,學員胡志明(丹東人,北京空軍某部少校,36歲)正在遭受監獄醫院的野蠻灌食,他被迫害得坐在輪椅上,雙腿肌肉萎縮,狀況危急。在2006年11月21日凌晨,胡志明的哥哥胡志華(美國法輪功學員),給錦州監獄獄長辛廷權連打數次電話,辛廷權多次掛斷電話;打通後,辛用推卸責任的話搪塞胡志華,拒不放人。

2008年年初,胡志明又被關在錦州監獄中的獸(警犬)醫院裏,被注射了不明藥物,已神志不清(據說是為防止其將監獄內的惡行曝光),胡志明現在已不能行走,一直躺著,處境十分危急。獄警們用盡一切的方法來折磨法輪功學員。

四、奴工勞動

犯人在監獄裏的正常勞動無可非議,可法輪功學員沒有觸犯任何法律,他們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不應被奴役。特別是學員們被送進監獄前後,很多人都曾被公安或獄警迫害過,身體十分虛弱。可錦州監獄對他們實施奴工勞動。

朝陽市學員吳佔亭在錦州監獄曾被各種手段強制「轉化」,在經歷了兩年多的迫害後,至2004年5月末,吳佔亭出現嚴重的腦血栓症狀。監獄一直隱瞞真相,不通知家屬。後來家屬得知消息前來看望,經過3個多月的所謂治療,仍不能說話,行動艱難。家屬要求讓其回家,獄方說:不轉化不能回去,等轉化了(參加勞動)掙夠分了才行。家屬每次見面只許見半小時。2006年5月,吳佔亭病情嚴重,身體經常抽搐。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獄方稱到期才能放人。

遼寧省建平縣學員喬忠進2004年被送到錦州監獄時,身體呈現嚴重病態,強行接收。喬忠進在此每天要做長時間勞役,再加上對他實施強制轉化,多重折磨使他出現嚴重的「胸部積水」,面浮腫,身體非常消瘦,走路非常吃力,生命令人擔憂。

五、嫁禍法輪功

2001年9月,在錦州監獄發生了一起嫁禍法輪功事件。獄內三大隊有個犯人叫王中江,有眩暈症。他幹活織地毯時得趴在地上織,一趴就是十幾個小時,暈了幾次後要求調大隊,沒人管。一天早晨,王中江找值班隊長,未談妥。王拿出一瓶汽油,往身上倒,一邊跑一邊點火,沒等跑到中心崗就倒在地上。他被送到了錦州205醫院,醫院說得交二、三十萬元住院費,監獄就把他拉回監獄的醫院,沒幾天王中江就死了。死後不長時間,三大隊傳出王中江因法輪功而「自焚」的謠言。

這一嫁禍事件,引起幹警及犯人極大不滿,都說「小小的錦州監獄都能嫁禍人家法輪功,看來中央電視台的自焚也不可信。」這次栽贓案的直接責任者是當時的管教監獄長馬振峰、內創三大隊大隊長潘禮才、管教大隊長劉波等人。

六、草菅人命殘酷虐殺

在幾年的迫害中,錦州監獄將兩名學員迫害致死。他們的名字是崔志林和辛敏鐸。詳情如下:

1、崔志林阜新市大法弟子崔志林2002年9月18日遭市「610」綁架,被非法判刑11年,被送到錦州監獄。2004年8月4日在五監區被迫害致死,年僅43歲。次日家屬接到通知說他「跳樓自殺」。

死者身體被打得慘不忍睹,瘦得皮包骨,雙耳、鼻、口均被堵著棉花團,腦後有一窟窿,口腔內有一塊牙齦已腐爛,整個後背大面積青紫,兩腋下、軟肋、兩胯外、大腿內側、整個膝蓋以下,尤其踝骨部份有明顯長期電擊痕跡,肘部一塊肉已脫落,睪丸腫大青紫,身體明顯被藥水(或清水)浸泡並清洗過。獄方對家屬威逼恐嚇,千方百計阻撓家屬拍照。

下面是錦州監獄五監區對他的迫害事實:五監區為了當選先進監區,監區長李秀平、副隊長潘志勇、小隊長劉建東積極籌劃對堅定的學員進行轉化。崔志林是他們的首選目標。2004年7月27日至8月4日,在李秀平的指使下,五監區給崔志林辦「學習班」強制洗腦,8天8夜不准崔志林睡覺,強迫他反覆看「教育片」,逼其認罪轉化。他們把崔志林銬在特製的大鐵椅子上,毒打、體罰。在樓下幹活的犯人都能聽見樓上打罵聲和電棍電人的聲音。前4天由幹警看管,後4天,李秀平以「記功」為誘餌,指使犯人吳斌、薛林明、張永哲、張萬江監管。每天崔志林喝水得請示幹警,三頓飯減半。2004年8月4日下午,崔志林死亡。獄方聲稱崔志林4點10分左右從五監區李秀平監區長辦公室(二樓)「跳下自殺」。

8月5日,監獄召開153人犯人大會,管教科幹事魏曉明(現為管教科長),傳達監獄指示和要求,警告犯人不許亂說,否則後果自負。對調查人員只能說不清楚或不在現場,只能說崔志林想不開跳樓自殺。

2、辛敏鐸,男,33歲。法輪功學員辛敏鐸是遼河油田物探公司技術員,業務骨幹。被非法判刑13年。自2006年2月21日被關入錦州監獄。因為沒有罪,辛敏鐸拒絕配合獄方的一切要求,不穿囚衣、拒絕勞役,要求無罪釋放。監獄惡警將他關小號,對他強行灌食。

2006年6月中旬,錦州監獄4個人到辛敏鐸父親家中,告訴說辛敏鐸「正在絕食,如果這樣下去就要給他轉到瀋陽或加期」等。7、8月間,辛家人多次與獄方聯繫,獄方多次答應家人可以探望。但當家人頂著酷暑烈日趕到監獄時,又不讓見。辛敏鐸年邁的雙親,問誰都碰釘子,在監獄門外打轉,還受到獄方的威脅。獄警們蠻橫地說:「家長給寫恐嚇信,又曝光,把我們頭惹著了。你們整吧,死了也不放人,找誰也不好使,找國務院也白費」。老人因心急雙眼模糊,一口牙掉了一半。

2006年9月1日,辛敏鐸被迫害致死。這天辛家人還在錦州監獄等到下午4點半,獄方不讓見,無奈返回。晚上,辛父接到電話讓他去,並不讓告訴辛的母親和姐姐等。9月3日早6點左右,辛敏鐸遺體被獄方強行火化。

直接參與迫害辛敏鐸的惡人有:獄政處:高文偉(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劉志國、張小平、馬慧、十大隊大隊長:趙立新、張凡宇監獄獄長:辛廷權

迫害最兇者:劉志國、趙立新、張凡宇,高文偉、辛廷權(背後指使)。

七、迫害有正義感的犯人

錦州監獄獄警還瘋狂迫害那些知道大法真相,對真、善、忍有著正信的普通犯人。

某監區一犯人在出外勞動時,在車筐裏看到一份真相材料,想帶回監舍仔細看,被獄政處一科員翻到,被關押禁閉一個月,並不給減刑,致使其晚回家4個多月;某監區一犯人出監時,往外帶些大法弟子看過的資料,被一犯人舉報,獄政處與太和分局相勾結,把這名有良知的公民又送入拘留所;獄政處在一次夜查時,在一犯人的床鋪底下翻到一份真相材料,不由分說將這名犯人關押禁閉。

五監區有一犯人叫謝黎,向檢察院和監獄紀委寫信,揭發五監區個別警官草菅人命、打罵體罰犯人32人並收受犯人錢物等事實的材料。監獄馬上把謝黎從五監區調到別的監區,還將他嚴管80天,進行體罰。謝黎夠減刑條件,監獄不給減。他被獄警折磨得總想自殺。

八、獄政處劉志國仍在行惡

進入2008年以來,獄政處科員劉志國仍在行惡。幾年來,劉志國在迫害法輪功中充當急先鋒,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惜出賣自己的良知,其惡行儘管多次在網上曝光,但他卻守著「迫害有功」,(被記二等功)這個「罪惡簿」不放,繼續作惡。特別是崔志林和辛敏鐸被迫害死後,劉志國配合監獄隱瞞事實真相,欺騙、威脅家屬,致使辛敏鐸家屬沒能最後看上親人一眼。

法輪功學員出獄時,劉志國也要代表監獄把法輪功學員送到當地派出所,將迫害一直延伸到監獄外。

法輪功學員接見時,劉志國每次都要到場,對家屬百般阻攔,惡語相加。如果發現接見的人有煉功的,立即停止接見,並向上彙報。現在很多管教幹警已經意識到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當親屬接見時,態度都比較溫和。但劉志國等人仍在為虎作倀,助紂為虐。

以上是我們根據明慧網提供的資料,將錦州監獄自2001年以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進行的系統曝光。希望海內外知情人士提供更多的詳情,並伸出援助之手,對發生在這裏的罪惡予以關注,以儘快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


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監獄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名單

(2004年前)
姓名年齡住址被判刑年限
潘若生28朝陽市八
吳佔庭37朝陽市四
張慧宇39瀋陽市十五
徐守福39本溪市十二
胡建國34朝陽市十四
張貴生40本溪市十二
李寶珍50朝陽市七
曹志勇朝陽市七
李建華興城市五
周漢春葫蘆島市(2003年入獄)
張玉權盤錦市八(2003年入獄)
陳海建平十三
李海林48建平十四
白宏武47大石橋九
邢加秋27葫蘆島六
肖紀文40多十一
張紹峰20多十五
馬清源50阜新市四(2003年入獄)
吳讚廷(朝陽)孫銘澤、李德成、徐曉明、孟慶祥、郭立峰、呂國斌、馬寶剛、李廣、谷文起、王文富
(2004年至2006年)
姓名年齡住址被判刑時間(年)
王存波40鞍山市十四(2005年入錦州監獄)
李有明盤錦四(2007年入獄)
張立鳳錦州市四(2007年入獄)
(2007年末)
2007年12月19日,被非法關押在瓦房店監獄的十七名大法弟子,被轉押到錦州監獄。他們是:陳鑫,許志斌,苗俊傑,徐兆賓,薛興龍,楊國謙,張亮,寇建華,佘鋮,王長順,高輝,李尚榮,張春鐸,李富春,譚某,另外二個學員姓名待查。
法輪功學員所在監區
一監區,張慧宇(瀋陽)、胡建園(朝陽)、吳讚廷(朝陽)、徐寶福(本溪)
二監區,張貴生、肖紀文、張紹豐、李寶珍(朝陽)
三監區,潘若生(朝陽)
四監區,曹智勇(朝陽)
七監區,白洪武(大石橋)、張玉權(盤錦)、孫銘澤、德成
八監區,周漢春(錦州)、徐曉明、孟慶祥、郭立峰
十監區,呂國斌
內創一監區,陳海(建平)
內二,李建華
內三,李海林(建平)
內四,寶剛
內五,李廣
內六,谷文起、王文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