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九九年初得大法的,到現在九年多了,在這其間也是在不斷的去掉人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的,現在覺得越來越成熟了。下面我想從三個方面彙報一下個人的修煉心得。

一、學好法 向內找 不斷精進

向內找,向內修,才能不斷的精進,向外找,就是自己的魔難。開始我只知道做事,不知道修煉心性,最典型的就是為了老伴得法修煉,就是硬逼著他學法煉功,不學不行,完全是用常人的方式。後來才悟到,氣與氣之間哪有制約作用。

其實開始我妹妹和老伴煉的都不錯,但是由於我的歡喜心、顯示心和執著親人得法的心太強盛,到處去顯示自己怎麼叫他們兩個得的法,煉的怎麼好,好像自己多有本事,這不是在證實自己嗎?結果倆人煉了一年多都不煉了。在這種情況下,應該馬上找出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可我就向外去找,專找別人的問題,學法就是用法去對照別人,不對照自己,不修自己,結果矛盾變得越來越複雜,怨和恨,自己心中的憤憤不平越來越重,感到很苦、很累。

後來我悟到人的一切執著都是黑色物質,這些黑色的東西不斷的給老伴身上加,能好嗎?我對他的執著給他造成很大的干擾,整個生活起居搞得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一樣,每天看著他心裏很痛苦,但是就是走不出來,完全迷失了,我的心被情的執著帶動的很難自拔。

我有二個兒子,沒有姑娘,所以對老伴的情很重,結果被魔鑽了一個大空子,走了幾年的彎路,給家人造成痛苦,給個人的修煉帶來了長期的魔難。回過頭看看自己人的執著,真的太可怕了。有一次煉靜功,我清清楚楚的看到老伴被像蜘蛛網一樣的黑色物質綁的很緊,在半空中懸著。我的兩隻手各提一大桶滿滿的水艱難的往山頂上走,累的不行。後來才悟到師父在點悟我,不要再執著。

現在我能更深一層悟到師父讓弟子修煉心性去執著的法理,和師父度弟子的艱難,不修煉心性就不是一個真修弟子,走的就是一條魔的路。寫到這,師父的法在頭腦中出現:「修煉誰也代替不了」(《轉法輪》),「人人都得紮紮實實的修才能修上來。」(《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悟到向內找是師父給真修弟子向上不斷精進的法寶,它是沒有止境的,而且越向內找、向內修,心裏越平穩,越舒服,沒有痛苦感。

二、講真相 勸「三退」 救度眾生

我得法不長的時間,邪黨就開始鎮壓迫害。自己也是從不敢走出來,到慢慢的走出來發真相資料,由不敢向世人講真相,到慢慢的向親戚、朋友、世人講,後來逐漸的見到人就能搭上話講;有時參加婚禮、葬禮也講,能聽的人就多講。後來我越來越敢講,基本是走到哪講到哪,只要一搭上話,就能知道這個人執著甚麼,然後順著他的執著去講,講法輪功在世界上的洪傳、講天安門自焚真相等,效果都比較好。我只要一出門就一定帶上真相資料發。

隨著正法洪勢的不斷向前推進,《九評》橫空出世後,大法弟子開始勸「三退」、救度眾生。記得我第一次勸一人「三退」,我說天要滅中共,法輪功在救人,您入過黨、團、隊就趕快用化名退出。當時那個人直看我,認為我有甚麼精神病,說的很難聽。當天共講了三個人,第二個人說知道了,已退出;第三個人只是笑不表態。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還有人要把我送派出所,也有人要找警察的,我也不動心,就是聽師父的,師父叫做甚麼就做甚麼。逐漸的,我的怕心越來越少,雜念也越來越少了,勸「三退」也越來越容易了,大部份人一講就能接受,而且也能「三退」。

有一次,我給一個中年婦女講真相,她馬上就「三退」了,而且還讓我給她家三口人都退了。我告訴她得叫他們本人同意,她說:「你就給他們起個化名退了吧!我回家就告訴他們。」在當時全家都「三退」我還是第一次碰到。事後不長時間,又一次見到這個中年婦女,她和我說,夏天她的姐姐賣桃子,一個法輪功學員買了桃子忘了付錢,四天後這個法輪功學員來找她姐姐,把錢送給她姐,她姐說現在這樣的人太少了,她姐非要給法輪功學員一些桃子,給她姐錢怎麼也不收。她問我是不是你?我說不是,但是我們學法輪功的人都在做好人。從這件事情說明一個問題,如果來不及講真相,做了好事時,要讓他們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有時會產生連鎖的反應,這一下就能救好幾個人,也體現出法輪功學員是一個整體。有一次我買農民的蘋果,我們既不挑他的,價錢也不和他計較,老倆口就說:「法輪功的人不像電視上講的那樣。」

還有一次給一個佛教徒講真相,他說:他母親一生都信佛,他也信,今年五十多歲,他說能給別人治病等等。我給講大法的法理,並告訴他給人治病後對個人的危害,所以學法輪功的人絕對不能給人治病,和我個人修大法後身體的變化;又給他講了明慧網講的一個例子,說一個信了六十五年的佛教徒後來走入大法修煉後身體出現的變化,他立即就問我怎麼學法輪功,我告訴他就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你心誠,師父一定能讓你得法,並給他退了團、隊。(因在路上遇到),他高興的走了。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們這裏連續降雨二十多天,莊稼幾乎都澇死了。在買菜時我碰到一個從前講過真相並「三退」的人,他告訴我:法輪功真神了!他家周圍的苞米地都澇死了,就他家的苞米長的好。

還有一次我給兩個農村來城市打工的講真相,他們馬上「三退」。其中一個當即叫我給他請一本《轉法輪》。

我家跟前有一個施工的工地,從外地來打工的農民很多,只要能接觸上的幾乎都「三退」,農民都很忠厚、老實、善良,大部份一說法輪功都認為好。

現在我走到哪兒那心裏就想怎麼救人,到商店,走在馬路上,到菜市場,都有要救的人。有一次買菜,一個農民見到我說:「你去年還給我講過真相。」我馬上問他:你「三退」了嗎?他說:「我不能退。」我說:「為甚麼不退?你是一個好人,農民全都是靠自己勞動所得生活。現在法輪功就救你們這樣的好人,其實你心裏同意用化名退出,就你知、我知你怕甚麼。」他聽我這樣一說馬上同意「三退」,一個生命又得救了。旁邊一個農民偷偷的跟我說:「你以前給我的真相護身符太好了!」並豎起大拇指說「太好了」,又給他老伴也要了一個。

在不斷的講真相的過程中,大部份明真相的人都在保護大法弟子,大法已在廣大眾生的心中扎根,而且他們都在大法中受益。

還有我們附近的鄰居,前幾年我跟她們講真相,不但沒有講通,反而大聲訓斥我一通,後來她們都不理我,她們坐的地方,我過去就趕我走。我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有一顆心,就是以後不願意再和她們接觸。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這不是幫我提高心性嗎?如果沒有這樣的環境怎麼提高自己的心性。從那以後,我一碰她們買菜就用自行車給她們帶回來,我們這旁邊打了一口井,大家都到井邊洗衣服,只要有人來我就讓她們先洗,後來她們都逐漸的改變了對我的看法,一看法輪功的人真是很好,也就願意和我來往,見面都很熱情。在零八年,這幾個人全都「三退」,其中一家六口人都「三退」了。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我悟到,只要聽師父的,用一顆慈悲的心去救度眾生無怨、無悔、無恨。我就是要救你,師父叫我們與舊勢力搶人,就甚麼也別去挑她們。

我體會到: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主意識一定要強,心一定要正,頭腦中出現不正的念頭要立即排除、滅掉。我每次講完真相回家,都要找一找自己,「三退」的少了要找,為甚麼今天退得這麼少,是甚麼心在阻擋?多了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顯示心。在講的過程中沒有退的也要找自己;這樣才能不斷的修好自己,心無雜念,真相才能講到位,眾生一聽全在理,也就真心實意的相「三退」保命,認同大法。

三、向各級政要黑窩發正念

從零五年的下半年開始一直到現在,我每天一次出去(不管甚麼節假日和甚麼天氣),都對各級政要部門發正念。零五年的下半年,我到東北兒子家住了一年。去後發現那裏的迫害比較嚴重,講真相都比較困難,精進的大法弟子幾乎都被抓,資料點被破壞,《九評》連大法弟子都沒有看到,一切真相資料甚麼都得不到。我在師父的點悟下,開始出去發正念,對那裏的五個派出所、公安局、政府、檢察院、街道辦事處發正念,每天騎自行車出去兩個小時,全都轉一圈。

我是這樣做的,路過一個黑窩發上一念:解體另外空間的一切黑手,爛鬼,絕不允許操縱眾生對正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讓一切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惡警、惡人,即刻現世現報,釋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同修,救度眾生。「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洪吟二》〈預〉),絕不允許邪惡猖獗。東北的冬天非常冷,零下三十多度,有一天真是北風呼嘯,大雪紛飛,地上的積雪一尺多厚,根本無法騎車,家裏人都說今天別去了,但我心裏很堅定,沒有一點退縮。我體悟到只要你有一顆堅定的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你。現在也能理解一點,為甚麼師父只看人心的法理。

有一次在騎車出去,那天風很大又是頂風下著雪,天空黑雲壓頂。騎在半路上一下摔了一個大跟頭,自行車扶起來也不轉了。我也不管它,心想一定能騎著走,當我騎上車,馬上就轉了(後來找修車,他說根本沒壞)。我不斷的發著正念,天上的黑雲,飛快的向我走的前方退去。當我往回走時,風也停了,雪也不下了,太陽也出來了。我心裏對師父充滿了感激,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另外空間做的,在幫助弟子。使我真正體悟到,師父說:「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身體上的苦一掃而光,內心充滿了歡樂。謝謝師父!

在發正念的整個過程中,也是在不斷的去掉怕心,和各種執著心的過程。這樣連續半年多的時間,這裏逐漸得能看到師父的講法和《明慧週刊》,整個正法形勢出現轉變。「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只要你有這顆心,師父就幫你。

離開東北迴老家後,這裏的迫害當時比較嚴重,在我回來後,還出現幾次同修被綁架。我回來後第二天就出去發正念,現在已有二年多的時間了,我想可能這就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的路。現在我們這裏的正法形勢明顯好轉,只出現一個同修被綁架,一個星期就回家了。奧運期間沒有一個同修被抓的。這都是師父在另外空間給做的,但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人的這層表面空間必須得去做,必須得有一顆堅定的心才行,不管出現甚麼情況心都不動,就這樣堅持下去。

另外空間的邪惡每天都在清除中,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金光閃閃的佛道神,邪惡敢在那嗎?它逃跑都來不及,根本就無法操縱眾生對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這樣就避免這部份眾生再造業,也就保證他們能夠有得救的機會。其實他們也是應該得救的生命,其中也有為得法而來的生命。仔細一想,都是共產邪靈的操縱,使他們不由自主的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上去了。因此,我發正念時始終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發出一念:我來救你們來了,絕不允許另外空間的邪惡黑手、爛鬼、爛神、共產邪靈操縱他們造業。解體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和另外空間的一切干擾他們得救的邪惡因素。我悟到,對他們產生怨恨的心,就是把他們推到大法的對立面上去了,這決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因為我們是修善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他們的微觀中。

從零八年的下半年,我們當地的市府門前,幾乎每天都有上訪的群眾,那裏有不少的警車和警察,攔截不斷上訪的群眾。我悟到這也是天象的變化,是師父把這些眾生集中到這裏,等大法弟子救度。

通過對各部門發正念,確實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我們全國各地的同修都來做這件事。(昨天開法會大家也談到了這個問題,並分工對自己所在的地區開始發正念。)邪惡即滅,根本就沒有藏身之處,迫害還能發生嗎?整個的正法形勢會出現意想不到的變化,也就不會出現同修的被抓,和怎樣去救同修的問題,不需要做那些被動的事,主動權在我們大法弟子手裏,這樣做下去會有大量的眾生被救度,因為抑制住迫害本身就是在大量的救度眾生,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改變眾生對惡黨的恐懼心。

以上只是個人在法中悟到的粗淺的認識,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但是我還有許多執著心沒有去,做事心、色心、擔心、疑心、執著別人的執著心、怕心、歡喜心、顯示心、利益之心,等等,家庭還沒有圓容好,更重要的現在還不會上明慧網,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要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我會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歷史使命。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