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

一、破除舊勢力安排,結束流離失所被迫害的狀態,回歸家鄉,堂堂正正證實法

二零零四年,由於自己一段時間裏忙於工作,學法煉功沒跟上,被邪惡鑽空子,企圖迫害我,我被迫流離失所到異地。在那裏通過參與當地證實法和同修交流配合,自己在法理上不斷有新的體會,深挖自己被迫害的根源,找出執著,天天在學法背法、發正念中解體、清除那些變異的觀念和邪惡因素,感覺自己提高很快。在異地夢中時常碰到家鄉的親朋、同事、鄉鄰等,夢中他們看到我都很親切,很掛念我的樣子。醒來後心裏總不是滋味,知道自己沒做好,沒有走正師父給安排的修煉路,可家鄉的有緣人還在期盼我回去救度。

與同修切磋此事,他們都鼓勵我從新正念歸正自己的路。起初我仍有些猶豫,一想到回去可能面對的困難,打心裏發怵,不願回去。後來師父多次點化我,一次夢中,冬天裏冰天雪地,在一個極陡的坡路上,一輛公交車滿載著行人正在往坡上拱,我就在旁邊站著看,很驚奇,心想,這能上去嗎?坡又陡又滑的,還載著一車人,怎麼可能啊?眼看著那輛車極其艱難的在往上緩緩駛進,有兩次,車滑下來了,但沒有放棄,還往上爬,第三次像被人用力推著一樣奇蹟般的拱上來了,在夢裏我哭了。我悟到,師父希望弟子回去,因為那裏還有那麼多與自己有緣的眾生,自己的使命沒有完成,儘管回去的路可能是艱難的,但重任在肩,要回去,必須回去!有師在有法在,只要自己橫下一條心,放下執著,放下自我,真正體現出大法弟子慈悲救度眾生的真實意義,一定能衝破舊勢力的一切因素,走正師父安排的證實法修煉之路。

做出選擇後,慈悲的恩師又點化弟子,一次發正念打蓮花掌時,眼前清晰的呈現兩層蓮花燈:下面一層由七、八盞小燈組成蓮花狀,上面單獨一盞大燈,所有的燈由一根電線串起來,一通電,上面的燈先亮,接著瞬間下面的燈都亮了。這一下我心裏更亮堂了,悟到家鄉的同修需要交流,法理上有待整體提高。臨近回去的一段時間裏,我白天晚上的學法、發正念,與同修切磋,異地的同修們給了我很大幫助,並針對此事持續幫我發正念。過程中針對自己的情況我進一步悟到,雖然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能救人、證實法,比方說我現在待的地方,天天也有很多事要做,但從我來的第一天起就發現,這裏的同修整體上一直比較穩,各就各位,各司其職,做資料的、協調的都圓容的比較好,我在這裏只起個幫手作用,這段時間對我而言,更形像點說是位過客,暫時來這裏是為充電、取經,而且也常常覺的自己「身在曹營心在漢」。每當參與他們的整體活動,如開法會,整體協調製作並散發當地真相資料大面積揭露邪惡,去單位、派出所要人時,我心裏都常常惦記著:家鄉的同修啊,我們是否也在齊頭並進趕上正法進程呢?他們好的做法和經驗,我都默默記下,資料的模版、樣本我都留心儲存,其實從一開始我就在為回鄉做準備了。

臨走那一天,我去同修家辭行,一進門就看到牆上的一幅畫「猛虎歸山」,鼻子一酸又流下眼淚,我知道是慈悲恩師在鼓勵。師父啊,弟子太不爭氣了,您得替弟子多操多少心啊,弟子沒做好才導致這一難,要歸正,從新走回您安排的路,您要再為弟子承受多少,付出多少啊,為弟子善解淵怨,平衡那一切,還要一點點的啟悟,一步步呵護,不斷的鼓勵……這次弟子一定做好,自己在心裏更加堅定一念: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回鄉的過程和師父的夢中點化驚人的相似,前兩次都因種種原因迫使我又回來時,當時覺得是真難,如履薄冰,但沒有想過放棄。反思其中原因,根子還在怕上,怕自己再遭邪惡迫害,怕自己衝不過去這一關,正信不足。關鍵時刻同修又無私的幫助自己,幾天裏我倆一起通讀《轉法輪》、經文和其他講法,每天只休息很短的時間,除了學法煉功,就是交流,法又清除自身許多敗物,自己感覺心裏越來越穩,最後出門要走時與同修發正念,眼前看到一片平地上整齊的排列著四門炮,我立掌時,四柱煙齊竄天頂,轟隆隆的炮聲震耳欲聾,現實空間這邊則是不遠處傳來劈里啪啦的鞭炮聲,聲音一直持續到送我走出門。同修由衷的說,師父對弟子真是用心良苦啊!

二、圓容家庭和工作,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一)回到家鄉,又經歷了一些小波折,我終於穩當的住進家中。家裏也有修煉人,但這幾年來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陰影還在,我的回來也給他們造成一定壓力,想起師父的經文「力挽崩裂前 怎容爛鬼禍」(《洪吟二》〈金剛志〉),悟到這樣的局面必須得扭轉,大法弟子不是來承受迫害的,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宇宙中最榮耀的生命,怎能讓這些邪靈爛鬼,這些糞一樣的敗物無度的浸染呢?「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任何時候,任何環境下,法都是弟子走正路,破除迷障的根本。所以,剛回到家時我沒有急於做甚麼,而是穩下心來學法、背法,圓容家庭。自迫害以來,家人聚少離多,幾年未曾團圓的一起過年過節,歷經的魔難,歲月的痕跡,都在夫妻間,與孩子和親人間留下了有形無形的隔閡,這些都不是一下子能解決的,是需要在今後的修煉路中不斷彌補、糾正的。

首先面對的是工作問題,當初我被迫流離失所後,工作就被單位中斷了,回來後我針對此事發正念,心裏不執著於結果但正念很足,不允許對大法弟子的任何形式的迫害,包括經濟,大法弟子都是有福份的,歸還本該屬於我的一切,這也是給那些曾參與迫害我的生命一個彌補的機會,歸正一切不正的!每個整點都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正念中同時啟迪與這件事有關聯的生命的善念,善待大法弟子也是善待他們自己。當時就認為這是正法的需要,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需要,因為基點站在了法上,所以,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回到家二十天之後,當地「六一零」和單位負責人就找到我,在我強大的正念和祥和的場中,我一直佔據主動,工作如願以償的解決了,其它的一概未提,他們只是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穩定的家庭和工作是大法弟子開創證實法修煉環境,走穩、走好修煉路的基石,這是我以前所忽視的。通過這些教訓才進一步領會一點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博大內涵。「我們還看到這樣一種情況:當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定空間當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說,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該幹甚麼,那裏邊都有。誰安排他的一生啊?很顯然,就是更高級的生命做的這件事情。比如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他出生後,這個家裏有他,學校有他,或長大了單位裏有他,通過他的工作和社會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聯繫,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布局都是這樣布置好了的。」(《轉法輪》)個人理解,常人的路由神來安排,修煉人的路由師父安排,我們今天的正法修煉雖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但它們的確起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作用,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被勞教、判刑,甚至迫害至失去生命都是它們罪惡的表現,而師父給弟子安排的路永遠是光明的,在難中消業、修心去執,善解恩怨,提高心性,昇華層次,處處體現的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在關、難中,如果我們能及時放下人心,而不是長期執著不放,舊勢力則不起作用,我們就能順著師父的安排走正路。我們在常人中所立身的家庭、工作環境都蘊藏著修煉、救人、證實法的天機,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大法弟子圓容好這些,既能給未來留下做人的典範,又在利用其平穩的、自然的證實法。

從新有了穩定的環境,我安心的做我們該做的。從同修那兒得知,前段時間當地有幾位同修在傳遞資料時遭迫害,某片一位重要的協調人被勞教,導致片與片之間同修的猜忌、間隔,一段時間裏都各自為政,大大削減了整體的力量。想起師父點化我蓮花燈,就去找同修交流,同修有信任的,也有不信任的,開始也遭過冷眼和閉門羹,心性也真正得到魔煉。後來總結經驗:遇到事情有難度,一時難於突破則不急於事情本身,就靜下心來再學法、發正念,修自己的心,到時就會發現是哪兒出問題了,一般往往是自己心性哪裏不到位而造成事情的不圓滿。就這樣,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自己只是不斷調整心態,見縫插針的找同修交流切磋,漸漸的幾個片又都間接或直接的聯繫起來。

有幾片地區的同修原本就做的比較穩、比較紮實,只是出事後多少起了保護自我的心,通過其他同修去交流溝通,大家都挺高興,表示整體做事時別落下他們。另兩片的同修,個別人之間內部矛盾較大,還有修口做的不好,造成隔閡深,交流後在法理上意識到要對同修發出善念,不要給同修加不好的物質,另外也意識到了不修口給自己和他人造成的不必要的損失。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們地區整體協調在當地大面積做了幾次貼、發真相資料,揭露邪惡的事,每次都很安全收到了較好的效果。現在我們就很少這樣大面積做了,除非當地出現迫害案例時,大家協商在幾天內統一做完真相揭露迫害,一般情況下都是各片有針對性的深入生活區、附近農村或更遠的地方去做,因為這幾年當地的真相資料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都已鋪過幾遍了,沒見過真相的世人可以說不多,當前大家的重點是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我們在這方面交流的也不少,當地有些同修特別是老年同修幾年如一日的堅持到周邊農村,集市和大街上講真相,相比之下,自己在這上做得很不夠,雖然上班但富餘時間還是有的,關鍵是用心上沒有同修們那麼持之以恆,機緣一瞬間,深感自己真得快馬加鞭趕上來。

(二)家庭資料點和小資料點遍地開花

在外流離失所時就參與做真相資料,所以回來後不久我就順理成章的辦起家庭資料點,開始供應的同修較多,而用的機器比較老式,速度慢,每週的資料週刊、週報、小冊子等做完還要送到幾處,不定期的還要和同修碰碰頭交流一下。工作不忙時還能應付得來,工作忙起來就顧不上家裏的做飯、清潔衛生了,有時熬幾宿趕資料,學法就保證不了,這一環節保證不了可就最容易出問題。有段時間自己出了很強的幹事心,結果電腦有病毒,機器出毛病,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趕緊停掉手中的一切活,先借用另一片同修那邊的部份資料,自己用幾天的時間埋頭學法把狀態調整過來。

這次給我的教訓很深,親身體會到帶著任何一顆人心去做大法中神聖的事都是危險的。但這次教訓也讓我萌發了一個念頭:帶動有條件的同修也參與做資料,設備和技術我幫助解決,這樣一方面可以改變他們等靠的觀念,同時在參與的過程中能促動彼此更精進;另一方面自開始面對面講真相以來,本地堅持走出來講的同修不多,資料做的倒不少,雖然跟同修一見面就交流此事但收效不大,所以自己也想轉變一下能夠多抽出些時間出去勸退。我體悟到當你的一念真的是出自於為法、為眾生、為整體時,事情很快會自然而成,而且往往如你所願。在選擇參與同修的人選時,頭腦裏閃現兩位同修,他們的家庭條件都允許,當時就抱著先得為同修負責的心態去交流,因他們都不知道我做資料,所以我以第三者的角度跟他們一個個的協商,因從未做過,他們心中沒底,開始都未表態。我也沒著急,知道這不是急出來的,心想可能時機不成熟吧。結果沒過多長時間,我再去其中一同修家時家裏居然多了電腦和打印機,同修說別人也跟她交流,她意識到了這也是證實法的好機會,而另外一位同修後來也提出可以承擔一部份,真是從心裏為他們高興,同時感謝慈悲的師父。

(三)想想回到家的這幾年,頭兩年雖然各種形式,大大小小的關、難多些,但覺的心跟法貼得很近,正法進程也跟得很緊。每當發生跟大法弟子修煉切身相關的重大問題時思維能夠很快到位,馬上悟到該怎麼做了,但今年表現得不好。自己也意識到放鬆了許多,最明顯的就是在對待奧運上,開始很長時間都沒把它放在心上,但臨近開幕的幾天裏受到網上預言影響居然相信奧運開不了,邪黨會受到重創的,思想上有一定波動,發正念時,看到我騎的自行車後輪鏈條掉下來,夢裏有幾次在往樓下走,我知道自己真是鬆懈了,怎麼回事呢?找到原因就從根子上解體它。

剛回來時意識中有這是師父從新給自己爭取的機會,必須加倍珍惜,有彌補的心,所以動力大,想快點趕上,趕了兩年就覺的差不多了,可以歇息了,開始放鬆了。原來自己意識中還深埋著如此隱蔽的私心,修煉的根本基點還是站在為私上,儘管在做事的過程中心態看似純正卻原來骨子裏還藏著這樣骯髒不堪的心。現在明白了為甚麼近一段時間意識到自己鬆懈了,想還像以前一樣通過幾天的靜心學法調整過來,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是沒有找到這顆心。感謝恩師,就在我第二遍整理該稿時,也就是打字打到這裏才好像一下開竅。一直以來還覺的自己有些關之所以過得快,就是因為基點擺得正,但看似正念的底下卻緊裹著一私──為我而修。

總算實質性的觸及到這個東西,從大的層面來說修掉它就沒有甚麼可以間隔自己生命的本質和法的了,欣喜從心底油然而生,感覺現在再說「救度眾生」如清泉汩汩流出。想起大法弟子的歌,「為你而來」,就打這行字的時候我又流淚了。亙古的誓約,久遠的記憶,輾轉輪迴走到今天,為了自己的眾生,我曾經不惜生命的付出,而今天在無名的迷中,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幾乎耗盡了一切,我的眾生,放下我的執著就可以救了你,我還有甚麼做不到的呢?!

我要無愧師父對我的救度,也要無愧眾生對我的期盼,只有紮紮實實的精進更精進!再次感謝師父的洪恩浩蕩!

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