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做正法時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但是一個很不精進的弟子,從內心深處都覺的很慚愧,見到師父的法像和同修時,都覺的汗顏,覺的自己愧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偉大而神聖的稱號!在艱難的走過這風風雨雨的正法十年,我還是深有體會的,在看了同修們的交流文章後,我受到鼓勵和啟發,於是決心提起筆來向師父彙報。

一、只要真修,師父就在身邊

我是一個執著心很重的人,一九九八年與單位脫崗後,就一直在外漂泊謀生。二零零五年,慈悲的師父用常人的形式安排我回到單位工作。從此我有了一個寬鬆、穩定的修煉環境。在寬鬆的環境裏,我凡重的人心再加上常人的薰染,與蘭草結下深深的緣,並投入資金種植蘭草。當時我對蘭草執著的不行,到了一時間見不到蘭草心裏就發慌的地步!根本也靜不下心來學法、修煉。我在社會上還結識了許多種蘭草的朋友,說話、做事都離不了蘭草,彷彿給吸進了「蘭草熱」的漩渦。我搞來了栽培蘭草的書籍、資料細心的研究起來,佔用了我大量的時間;而在修煉方面,卻漸漸的淡漠了,忘記了自己的歷史使命而不自知。

一天,我正在專心的研讀有關蘭草的書時,不經意一抬頭,卻看見牆上顯現出「禁止」的紅色字樣!我立刻意識到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阻止我繼續下滑。靜下心來,我想起師父在書中講到:「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我對師父的法理有了新的認識。我知道自己錯了,回到單位上班,本是師父給我開創的一個穩定的修煉環境,在修煉好自己的同時,去圓容好單位與周圍環境裏的眾生。從大法弟子身上展現出大法的美好,是來證實大法、救度有緣的眾生的,這是師父寄予我們的重任;而不是來過常人生活的。可我卻把自己混同於常人,辜負了師父的厚望,危險啊!明白了這層法理後,在慈悲偉大師父的點化下,我才能從強大的執著中掙脫出來,從根本上去掉了這強大的執著。

邪黨「奧運」前夕,有兩位同修的筆記本電腦出了故障,同修請我帶給懂技術的同修處理。在路上,我默默的請師尊加持,小心翼翼的騎著自行車前行,可中途我的自行車車筐突然翻了個底朝天,框裏的兩台筆記本電腦重重摔在水泥路面上,我覺的好心疼,同時耳邊響起了師父的話:「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心想我們的法器是超常的,有師父的保護,決不會有任何問題。我堅定這一念。修好車筐後,我匆忙趕到同修家中告訴了他。插上電源、一通電,一切正常!仔細觀察,這兩台電腦就連表面也沒有任何擦痕。同修連連稱奇,這就是師父的洪恩和大法的神聖!

二、向內找,是開啟真修之門的金鑰匙

向內找,是師父賦予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中的法寶。在修煉過程中、在應用「向內找」的法理時,我感觸頗多,在此略舉幾例。

㈠修理機器前,先向內找自己。去年夏天,自己的一台佳能4200打印機,原本運行正常,由於我幹事心太強,嫌它太慢了,就想,這月領了工資,就買台更快的4500!終於,「4500」買來了,回到家中當時正接近下午六點,我草草的發了正念,就趕快安裝、投入使用,一看效果挺不錯,心裏甚是歡喜;可運行沒多久,它就閃起黃燈,不工作了!我沒多想,就憑著平日裏積累的一點小經驗,開始對它進「修理」了。擺弄了幾個小時,依然不動、黃燈閃個不停。我急忙把它包裝好,準備讓同修送省城維修站去修。第二天同修來了,建議我靜下心來,並和我一道學法、交流;同修直言不諱的指出是我心性上的問題,毛病不在機器本身。我在學法、向內找中意識到,是自己學法不到位,心生浮躁,還有貪心和歡喜心、幹事心等諸多執著心在做怪。問題找到了,結果一開機,一切又正常了!直至今日也沒有任何毛病(其實我使用它的頻率也是很高的)。我認識到,我們大法弟子正法使用的一切設備、物品都是我們的法器,它們都是有靈性的生命體,是受我們主體所主宰、制約的。我們自身的狀態與法器的狀態是直接相通的,當我們處於修煉人的純正狀態時,一切都會正常而有序。當機器出現問題時,一定是我們修煉狀態出問題了!這時,不管再忙,不管有多少正法中的事情亟待解決,也得首先靜下心來學法,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去它。此時只要你誠心向內找,師父一定會點化的,很快癥結就會暴露出來。一切歸正之後,你再去開動機器,就會事半功倍。

㈡我們單位由於工作需要,向社會招聘兩名臨時工。我想正好可以善用這機會,來幫助生活困難的同修。於是我介紹了兩位同修來上班。同事和經理都知道她們也是大法弟子,對她們也不錯;可近一年來,同事們和經理開始在我耳邊提及她們的不是,覺的她們的工作責任心不強、懶散。我也有同感。於是我多次主動和她們單獨交流,有時我們三人在一起溝通,結果卻無濟於事。她們好像都習以為常了。我開始埋怨她們不爭氣,覺的她們把這環境給搞砸了,怨這怨那,直盯著同修的不足,心裏總也放不下……。這時,另有同修提醒我找自己。我靜下心來,回顧自己這些年在工作、修煉上的一些事情,才猛然發現,同修的不足表現的根子卻在我這裏:表面上看,是同修工作不負責任、應付了事;而我自從回到單位上班後,就經常遲到、不守時,為了小集體的利益、創收,不為他人考慮,在工作上就是個不太負責任的人!這違背了大法的要求---「做事先考慮別人」的法理。當今社會,世風日下,單位人浮於事中,人人都是這樣工作的,我也隨波逐流,不知不覺中養成了這樣的壞習慣!作為大法弟子,在工作中也應該是好典範,怎能用滑下來後的世俗道德標準來要求自己?!當我找到根源後,再和同修切磋時,她倆也通過學法認識到自身的問題,持續一長段時間的問題就這樣終於得到解決。

㈢隨著正法的推進,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格了,舊勢力更是在另外空間虎視眈眈。我們不正的一思一念,都會給舊勢力留下迫害我們的藉口。在我們地區,常有外地同修來辦事,住旅館不太方便,我就在單位租了一小間房,用以給同修提供方便,同時也可存放一些大法用的物品。

邪黨「奧運」前夕,我到甲同修家中去,她告訴我,她把那小屋的鑰匙給了本地一位正被國安特務監視的乙同修,乙為了避開監視,就在那住了一段時間。當時本地邪惡十分猖獗,前後有二十多位同修被抓,大型資料點被破壞,機器設備和大量的耗材被搶劫一空,給我們地區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同修們人心浮動。正當此情形,我擔心乙同修會帶來不安全因素,心中對甲同修頓起埋怨之心,我說話時也怒氣沖沖、失去了理智(其實是自己起了怕心而不自覺);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就抓住這機會鑽空子:當天深夜,乙同修的妻子丙同修,帶著幾名警察直奔小屋來找她丈夫(中午她單獨來找過,乙同修已經離開了,這她是知道的)。

原來她家中來了「六一零」、國安、鄉鎮幹部等二十多人,逼著丙同修將她丈夫找出來,丙同修在不清醒中照做了。就在當天,我單位的客戶又被盜,損失慘重,給單位也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我認為這也是丙同修帶來的不好的場。那幾天,明顯感到單位的每層樓都有人在監視,我也處於被監視之中。國安找到我們的局領導,要求每天上、下午都向他們彙報我的行蹤。我周圍的環境氣氛一下緊張起來了,這時我都還沒想起向內找,還在怨恨丙同修給我帶來了這魔難,對其蔑視與怨恨之心油然而生,甚至有時我會越想越氣,難以自控,每當有同修要我向內找我都不太服氣。那幾天,我反覆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在講法中,師父語重心長的反覆強調「向內找」,於是我終於又靜下心來找自己,找出了一大堆常人心。先是找到了怨恨心,再縱深挖下去,表面上自己是怕給整體帶來損失,其實埋藏很深的是一顆為私為我的怕心。怕甚麼呢?怕暴露、怕給自己帶來麻煩和損失。找到後,我決心去掉它!在此同時,我明白了,抱著這些常人式的怨氣和指責不放,決不可能生出修煉人的慈善之心;對甲同修的埋怨,招致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把丙同修迫害出糊塗的表現,明明知道她丈夫不在小屋,卻偏要把警察帶過去,這才是導致這一難真正的原因所在,根還是在自己這兒啊!

心靜下來了,我想起了獄中的同修在面對殘酷迫害他們的惡警時,仍然慈悲以對,無怨無恨的向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這真令我相形慚愧!我們是一起從上界下走、助師正法、兌現誓約的同路人,都是師父的弟子,應該相互包容、理解、互補,決沒任何理由去指責別人;哪怕是同修在邪惡的迫害中神志不清、沒守住心性,作為其他同修都應該以洪大的慈悲對待、包容、感化、正念加持,幫他(她)從新回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來,共同完成我們史前的大願。

師父的法中所說的「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在我腦中久久浮現,止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一下子,我感到心態祥和了,正念升了起來,感覺到師父就在身邊,邪惡之場蕩然無存了;邪惡布控的眼線也不見了,環境又變的輕鬆祥和起來。我又想起了師父的法,「好壞出自人的一念」,「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此時,我從心底升起了對師尊的無限感激,感覺自己沐浴在師尊洪大的慈悲之中。

不由自主的,我盤起腿,開始立掌發正念,念力是那麼集中而強大,身體感覺是那麼飄然,天目中出現一隻巨大的黑鷹,從我們單位這座高樓上飛起,巨大的黑鷹背上附著著許多氣球般的血紅色的圓球,在我強大的念力「滅」中,徹底解體了。至此,單位上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與祥和。

以上是自己在修煉中的一些粗淺認識。首先感謝師父為我們提供這樣一個學習和交流的平台,提高與昇華的機會。第一次寫法會交流稿,敬請師尊指正,敬請同修們指正。

向偉大慈悲的師尊合十!
向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