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德國法會成功召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報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德國南部城市,德國聯邦最高法院和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所在地卡爾斯魯爾(Karlsruhe)舉辦了一年一度的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來自德國、奧地利和瑞士德語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法會。多名德國新老學員和與會者從不同角度分享了他們修煉的心得體會。


多名德國新老法輪功學員在法會上交流心得

來自科隆大教堂前三退服務站的西人大法弟子安德里亞斯(Andreas)介紹了當地學員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在這個世界著名景點前設立攤位,給從中國來的旅客講法輪功真相的經歷。退出中共大潮出現後,學員們在此地成立了退黨服務中心。兩年來有兩千多名到這個萊茵河畔邊的美麗城市旅遊的中國人在他們這裏辦理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手續。

講真相過程中,他們注意到了幾年來大陸中國人態度上的轉變。二零零二年當他們遞上真相資料時,不少中國人會說些很難聽的話,有些人態度還相當兇狠。如今有些人會非常驚喜的接過資料,有些人帶著疑問而好奇的表情在觀看。當然有些人還是顯得很惱怒,學員們就給他們講邪黨的真相,給他們選擇自己位置的機會。

一位中國同修談到他做此事的動機:「很多中國大陸的人並不知道自己國家正發生著甚麼。在這裏遇到法輪功,也可能是他生命中的唯一一次機會退出中共這個邪黨組織,否則他就會隨之被淘汰。」他說的話代表了科隆退黨中心服務點所有義工的心聲。

已經有些年紀的楊女士德語不好,幾年來她一直堅持通過電話和網絡給大陸的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一次電話打過去,對方稱自己是警察,並多次掛斷電話,而楊女士並沒有放棄,她又打電話告訴對方:「你是防暴警察也好,國安警察也好,我的目地就是為了救人,是為了你好。」最後這個警察同意楊女士在網頁上幫他發表退黨聲明。

德語大紀元二零零四年誕生,次年出了印刷版。廣告推銷員尼娜(Nina)講述了她為了幫助這份可以傳播真相的報紙良性循環,如何放下對推銷員收入不穩定的擔心,對推銷行業的偏見,和怕被廣告客戶拒絕的心,而參與到媒體廣告推銷的工作中來的。現在德語大紀元廣告推銷的隊伍已經從對推銷一無所知,到對一些廣告客戶的行業有了很深入的了解。比如他們在飲食業已經很懂行情,以至產生了連鎖效應。老客戶介紹新客戶來,這些新顧客即使對德語大紀元本身並不了解,但是他們還是會很信任這份報紙,這樣長久的商業關係就建立起來了。

四年前走入修煉大門的彼得(Peter)在神韻售票中認識到了學法和時刻保持正念的重要。神韻的售票小組每天先讀《轉法輪》,然後交流,十一點發完正念後才出發講真相,真正把法放在了第一位。在和一位中國同修一起上門找公司推票的過程中,曾經發生過不讓進去的情況,他們只能把材料留在門房。中國同修說,她還從來沒有碰到過不讓進的現象。由此彼得認識到了他的一個「西方人的觀念」,覺得只在門口被接待,並留下一些資料在門房是很正常的。破除了這個常人觀念之後,幾乎每家公司都讓他們進去了,有的公司主管還對神韻很感興趣。

鄭女士也和大家交流了她分發神韻特刊的經歷。她主要在地鐵口、晚上在劇院門口發神韻特刊,發的過程中,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有的很友好的笑著接過來,有的臉上毫無表情,有的一臉厭煩的揮揮手,有的滿臉的嘲諷。她覺的,這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的雲遊一樣,她意識到應該。一次在忙了一天沒有顧上吃飯的時候,有一位上了年紀的女同修問她要不要在晚上十一點去一家劇院外面分發神韻特刊,當時下起了濛濛細雨,鄭女士又冷又餓,但因為不忍心讓這位同修一個人拎著很重的資料去發,所以和她一起去了。雨越下越大,在一家餐廳避雨的時候,她啃著隨身帶著的幹幹的麵包片,心裏覺的有些委屈,眼淚快流出來了。這時那位老年同修說:你在這等著,剛才路過一家咖啡店,我忘了放些資料。說完便衝進雨中,沒有一絲猶豫。鄭女士暗自為剛才的委屈感到慚愧,很快老年同修回來了,還帶回了兩杯咖啡,她迅速喝完,說:我來讀《轉法輪》吧。鄭女士的眼淚流下來了,為自己的怕吃苦而慚愧,更為同修的精進之意而感動。

在分發神韻特刊的過程中,鄭女士還悟到,必須突破自我,去掉怕丟面子、怕自尊心受到傷害的執著。即使遇到冷言冷語也堅持不放棄,一次不行兩次、三次……

周女士交流的主題是如何在和媒體打交道的過程中保持正念。在奧運前幾個月,她和一家體育記者協會聯合搞了一個介紹中國現狀的研討會。會上她作為《歐洲大紀元》中文版的主編做了有關中共媒體封鎖的報告,一位德文大紀元的編輯做了題為《法輪功──從大眾體育變為中共頭號敵人的過程》的報告。包括德國最大的報紙、雜誌、電視台等在內的七十多名記者參加了會議,並得到了大法弟子開發的破網軟件。奧運會開幕當天,還有德國記者坐在北京的國際新聞中心往德國寫郵件,索要最新版的破網軟件。

在研討會過程中,有對法輪功有誤解的記者發難,周女士意識到自己的爭鬥心一下子就上來了。在經過幾分鐘內心的抗爭後,她感到爭鬥心像一塊堅冰一樣化掉了,會議結束後她和記者進行了一次溝通,使這位記者對法輪功學員做的事情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史戴凡(Stefan)是個新學員,二零零七年九月開始煉法輪功。他和大家交流了舉辦九天講法班的經歷。在尋找場地的時候,他專注於找一個做報告的大廳,但是一直到九天班開始前的兩天還沒有找到。他求助於另外一位學員,結果她在第二天就找到一個酒店作為場地。從中他學到了甚麼呢?史戴凡總結到:「當我必須要完成甚麼事時,一般來說我寧願自己單獨完成,因為不需要討論,一切就按自己的意願去做就行了。但是我找不到場地。為甚麼她找到了而我卻不能,為甚麼不是我的建議而是她的想法得以實現了?我認識到,我要學會信任別人。我不能把甚麼都先規定好,其他人也可能有好的想法和主意。」

法會結束後,新學員孫女士感慨的對記者說:「我真得好好煉法輪功!太感動了,每一篇心得都非常感人。」她表示,那篇在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和那篇通過電話和網絡向中國人講真相的文章給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現在她也在考慮如何給她周圍的人講真相,勸三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