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一零」惡人遭報數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的「610」辦公室的的確確是一個「死亡職位」,這裏意外暴死的人很多。中共成立的「610」辦公室,除了在全國範圍內系統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外,身在「610」的人其實也是身受中共邪黨之害。中共鼓吹的無神論,讓人們不再相信「善惡有報」,導致「610」的人不計後果的對法輪功學員下毒手。可是到頭來,害人的人終逃脫不了遭惡報的惡果。

孫化民,男,在任綏化市公安局北林分局「610」主任期間,經常帶著惡警李建飛等「610」成員及派出所警察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綏化市幾十位學員被綁架,多人被罰款、拘留、勞教、判刑、迫害致死。

孫化民曾和東興派出所幾個惡警強行闖入法輪功學員董淑芝家,不顧董淑芝的丈夫患有腦血栓不能自理,強行綁架了董淑芝老太太,非法關押十五天,強行勒索五千元。孫化民、李建飛後來又多次非法關押董淑芝。當地法輪功學員憑著善心,耐心勸告孫化民善惡有報的天理,但他們根本就不相信。

二零零四年八月,孫化民得到的第一個大的報應,就是他以兒女升學為名斂財被撤職,還被罰款五千元,這正是他勒索董淑芝的數目。二零零七年,孫化民忽然發現患了食道癌,手術兩個月後,不但復發,還迅速新添了肺癌、淋巴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死亡。

徐世溫,山東省淄博市610人員,原是淄博市惡黨工委書記。他剛到「610」報到不久,腿就開始疼,曾有法輪功學員給其講過真相,告訴他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但他為了現實利益不聽勸,繼續偽善的讓學員轉化,欺騙學員出賣同修。二零零七年二月,徐世溫查出癌症。期間法輪功學員又多次給其講過真相,徐世溫仍然認為執行中共惡黨的迫害命令沒有錯,結果,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死於濟南某醫院。

梁興,大興安嶺呼中區「610」主任,迫害法輪功,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忠告,誹謗法輪功。他一跳多高的叫嚷:「我就狂,我就狂。」零六年六月,梁興身患喉癌死亡。

楊春(音),三十多歲,雲南西雙版納勐海縣「610」負責人,這些年當中參與抓捕當地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春,親自抓捕、非法關押數位學員,有的學員現還在關押中迫害。楊春於二零零六年新年前患腦癌,半年時間做了兩次手術,無效死亡。

黃林,懷化市洪江「610」辦公室頭目,男、五十一歲,多次帶頭綁架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搶劫錢財、勞教、判刑,無惡不做。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黃林因醉酒從樓梯上摔下,摔成筋骨粉碎,被送洪江中院治療,至今昏迷不醒,大小便失靈、生命垂危,醫生說他連迴光返照的機會都沒有了。

劉秀佔,山東大學「610」辦副頭目,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對該校修煉法輪功的師生逐個施加壓力,逼迫他們寫「保證書」放棄修煉法輪功,不寫者直接交派出所迫害,致使該校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關進洗腦班、看守所、勞動教養所。有位學員被反覆多次非法勞教,至今仍被扣發工資,被監視居住。二零零六年末,劉秀佔被醫院確診患骨癌,直到斷氣前都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煎熬。

陳德元,曾任內江市「610」主任,因緊隨邪黨迫害法輪功,去年查出直腸癌,腸子被切除三分之二,從身體旁邊打洞排便,渾身屎味,痛苦不堪。四十多歲落的如此下場,如不及時醒悟,恐怕癌症殺手一定會把他勾下地獄。

賈守田,安徽省淮北市「610」頭目,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後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說,不能手術,於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前死亡。死時臉部扭曲,人像皆無。

賈純靜,安徽省阜南縣柴集鎮政法委書記,主管當地「610」辦公室,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死於肝癌,約四十一、二歲。

江朝強,廣西田陽縣原「610」辦公室負責人,在任職期間曾指揮抓捕了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關押,二零零四年得癌症死亡。

夏爾福,原浙江省溫州地區樂清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610」主管,二零零三年因車禍變成植物人,花巨額醫療費,搶救數月後,於二零零四年年初死亡,死時不到五十歲。

鄧昌龍,重慶長安公司一廠公安分局「610」科長,二零零零年死於肺癌。

吳衛,男,五十五歲,現任重慶長安公司一廠公安分局「610」科長,曾經數次把多位法輪功學員送入勞改農場、勞教所、看守所和洗腦班進行迫害。在其妻遭惡報得癌症後,吳不悔悟,繼續行惡,目前也得了肝癌。

楊大才,重慶市奉節縣「610」頭目,男,五十七歲,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重慶市奉節縣政法委書記,「610」頭目,一直參與和策劃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當地的首惡之一。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重慶暴病身亡。

王子洪,男,五十三歲,重慶市奉節縣公安局副局長,分管派出所,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監視、抓捕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離楊大才死亡僅四十八天,王子洪乘車遭遇離奇車禍,全車人只有他被甩出車外死亡。

希望身在「610」的人員,身在公、檢、法的人們,能夠以這些事例為鑑,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的未來負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