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勞教所與吉林市看守所的迫害性灌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吉林九台勞教所和吉林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表現上雖然不同,實質同出一轍,就是泯滅人性的一種表現。下面是九台勞教所與吉林市看守所慘無人道的迫害性灌食:

先來看九台勞教所給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灌食的一個場面:

大法學員李文軍先被強行固定在鐵椅子(俗稱「老虎凳」),惡人弄來一些玉米麵糊糊,裏面加一些鹽和不明藥物,再用鼻飼管強行灌下,一天灌一次或兩次,灌幾次取決於大隊長於某還是獄醫或雷所長不得而知。李文軍本人是不同意的,否則他就不絕食了。只看到李文軍很痛苦的樣子,具體怎樣痛苦,只是李文軍在前一次非法勞教結束後對他母親講:身體裏像翻江倒海一樣難受!

有從九台解教歸來的人給我們講了一個細節,李文軍痛苦的根源似乎給出了其中一個答案:給李文軍灌食用的鼻飼管在平時用盆子泡著,放在自來人龍頭下用小水流衝,始終保持用水沖,給李文軍灌食的時候再拿出來。在中國大陸東北十一月的寒冬裏,這意謂著冰冷的水保持著鼻飼管達到一定的硬度,然後強行插到一個身體極度虛弱的人身體裏,因為絕食絕水,他的鼻腔、咽部和食道乾燥而不潤滑,(鼻飼管這種膠管在溫水浸泡還需要輕柔送入鼻腔對人體還有不良感覺的東西)被以一定硬度和寒冷狀態強行送入鼻腔以至體內,不知李文軍以怎樣的耐力和承受能堅持著不妥協,人得有多大的精神力量才能承受得了這種人為的迫害而無怨無悔!而九台勞教所的惡人惡警多麼陰毒,暗地裏使壞招使人不明不白地被迫害,承受不該承受的痛苦,表面上還表示關心李文軍的健康,挽救他的生命,非常無奈地採取灌食的方法,人性何在呀!

讓我們看吉林市看守所裏給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灌食的一個場面(二零零七年六、七月間):

惡警和獄醫指使刑事犯強行給趙英傑灌食,強行把她擠在牆角,因趙英傑已被惡警用連體銬將四肢銬在一起,手腳上舉,被刑事犯抵住兩邊肩膀,用礦泉水瓶(底切掉)口朝下塞入她口中,她不配合,就捏鼻子強行讓她張嘴,然後再強行給灌入大米湯及其它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因為她不配合,就有一些東西強行嗆入她的氣管,最後一次灌食時強灌入的食物進入氣管造成的窒息使趙英傑下意識的用力蹬腿,舒展身體,強大的力量頓時使兩手強行將手銬掙開,兩隻手立時鮮血淋漓,人當時昏死過去,在場的惡警與犯人大呼小叫二十多分鐘,趙英傑才喘了一口微弱的長氣醒轉過來。當時是下午一點多,然後被送到二二二醫院,四點多才回來。

惡警當時是在監室裏當著所有人的面行惡,完全肆無忌憚。

灌食是為了能繼續迫害而為,其過程本身就是傷害生命,乃至謀殺生命!中共惡黨的根本目的就是用各種手段讓法輪功的學員放棄信仰。

其實在醫學上有規定:必須在生命垂危或腹壓為零時才能進行灌食,在適當溫度(與體溫相當)和條件下用鼻飼管進行。而在法律上規定:絕食三天必有冤情,必須上報檢察院,而看守所和勞教所隱瞞不報,還施以迫害是執法犯法的行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