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大陸各地簡訊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

  • 就營救劉運潮與黃石、武漢同修談幾句

  • 與麻城同修交流

  • 請正念支持被非法關押在山西榆次貓兒嶺監獄的大法弟子

  • 就營救劉運潮與黃石、武漢同修談幾句

    9月21日,武漢大法弟子劉運潮在湖北黃石老下陸派出所附近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人誣告,遭老下陸派出所警察綁架,一同遭綁架的還有一名姓馬的司機(未修煉法輪功)。據家屬講,目前他們被非法關押在黃石市第一看守所(即下陸峰烈山看守所)。武漢同修在黃石被抓也不是第一次了,在迫害早期,就有武漢同修為幫助黃石這邊的大法弟子組建資料點而被邪黨迫害抓捕,記得那次損失了不少資金耗材。好像這麼多年了,黃石大法弟子就一直等、靠、要(當然不是說所有的人),誠然武漢同修比黃石同修多,可武漢居住的世人也不少,相對大法弟子與沒得法的世人的人口比例來說,估計也差不了很多。

    在此我想說,黃石的同修們,別再為營救同修中出現的問題、隔閡而爭論不休了,那另外空間的邪惡正得意洋洋看笑話呢。難道就只能發發正念了麼?甚至連發正念也不能保證每個黃石同修都能參加並持之以恆。看到第五屆法會中的《營救同修過程中不可忽視向內修》,內心深感慚愧,「但是同時我發了一個強大而又堅定的一念:哪怕誰也不動,就我一個人,我也要堅持到底,同修一天不出來,我就一天不放棄!我發出這強大的正念後,並付之於行動。」這位同修的正念正行讓我很感佩,在營救劉運潮同修時,遇到同修的冷言冷語,不配合時,我內心受到強烈的衝擊,不平衡的心、抱怨心、無可奈何之心都翻出來了,甚至學法都學不下去了。這不符合修煉者心態的狀態大約持續了一小時,冷靜下來:不對,難道同修不配合,甚至傳謠劉運潮已被武漢同修救走了,協調人也不支持,我就不做嗎?我為我自己而修,不是為協調人或其他同修而修,明慧網沒有發布劉運潮回家的消息,加上多方的打探,確信人還被非法關押著,所謂劉運潮已被武漢同修救走了只是一些不負責任的同修傳的假消息。我還得繼續做營救工作。只可惜武漢同修沒能及時與黃石同修聯繫上,白白耽誤了時間。為甚麼從去年到今年,黃石大法弟子遭迫害不斷,要說真相資料也發了不老少,面對面講真相也一直有少部份同修在做,學法點也建了不少,依我個人的角度看,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等、靠、要現象嚴重。這也是資料點未達到遍地開花的原因所在。很多同修很熱心出資金做資料,但從未想過自己做資料,甚麼年齡大了、家人不支持、沒時間等等藉口很輕易就拒絕了別人讓建資料點的建議,好像誰天生就會技術、家庭環境就好似的,這不正是自己該修正該開創的嗎?就是不做資料點,自己上明慧不也很好嗎?

    二、整體沒協調好,學人不學法。把協調人當領導、當頭了,有時因為市裏的協調人沒傳下話來,別的同修來協調來傳消息就不願配合,說市裏沒傳過來,這消息是造謠。難道忘記師父講的人人都是協調人的話了嗎?有時情況緊急,協調人得到消息晚,其他同修及時傳遞消息這不也是對整體的一種默默的圓容與補充嗎?沒協調好,沒形成強大的正念之場,邪惡當然就敢在這個空間場中呆,武漢同修屢屢在黃石被迫害,黃石同修能沒有責任嗎?不能一味的說邪惡猖狂,現在畢竟不是以前,只能說黃石同修清除邪惡力度不夠,修煉整體有漏。

    三、怕心嚴重。可能有同修不同意我的說法。資料是在發,可還要看看發時的心態吧:這陣子「形勢」有點緊,在家避避吧,等沒事時再發吧。三五不時看到真相資料被丟被毀,不能說與發資料同修心態無關吧。遇見過去邪悟的同修,趕快避開或是心生憎惡,痛恨其當初背離法的所作所為,怕其牽累自己。黃石走出來的大法弟子啊,請幫幫昔日的同修們吧,也許那是師父安排你們的相遇,用我們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喚醒他們本性的一面,即使真有走不回來的,最起碼我們無愧於心哪。

    在此也希望廣大武漢同修積極行動起來,與黃石同修打破地區觀念,形成整體,共同營救出我們可敬的同修。同修不救出來,營救的工作就不停。個人所思,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與麻城同修交流

    文/麻城大法弟子

    在99年7.20以前,我們麻城修煉大法的學員非常多,其中還有好幾十人參加過師父的傳法班,按當時本地大法書籍的需求量來估計,學員應該在1萬人以上。7.20邪黨迫害大法後,麻城同修受到了非常殘酷的迫害,但同修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硬是闖出了一片天空。在2002年,麻城建立了資料點,2003年的時候部份同修就開始恢復集體學法,那時很多受迫害的同修都用真實的姓名把受迫害的經歷揭露出來,發到明慧網上去或製成傳單小冊子。那是麻城證實法的形勢非常好,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同修中湧現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後來因為資料點過大,再加上部份資料點同修、協調人都產生了強烈的幹事心,導致在2004年底所有的資料點全部被邪惡破壞,資料點的同修、協調人全部被綁架。後來又有同修走出來建立了資料點,使得麻城的形勢沒有受到影響,但在2007年6月,再次出現了大面積的邪惡破壞資料點,綁架資料點同修和協調人。至此,麻城的形勢已明顯跟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綜觀前兩次麻城出現的兩次大範圍的受迫害情況,我想簡單的分析一下原因,再交流下我們今後該這麼做,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資料點太集中

    以前的資料點都過於集中,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遍地開花,其實不是,基本上所有的資料點都是技術統一支持,耗材統一供應,沒有真正做到獨立運行。所以當某一個人被邪惡鑽了空子,很容易就影響到了所有的資料點。這反過來也說明了我們同修的依賴心較強,一來不想去學技術,畏難心太重,甚麼電腦啊打印機啊,聽著頭就大了,還是發資料講真相寫標語掛調幅來的輕鬆些。二來還是個私心、怕心。這麼多年來資料點同修一直是受迫害的重點,所以很多同修心裏覺的反正有同修做,我們就不用操心了,我們做點其他的項目是一樣的,發傳單啊之類的萬一被邪惡發現,關押時間不長也就出來了。正是這種心理導致資料點的同修事情多、壓力大、目標也大,連惡警自己都說,麻城煉法輪功的年輕有能力點不就那幾個人嗎?我們扒拉扒拉不就知道誰做甚麼啦,所以容易被邪惡鑽空子。當時把資料點建在自己家中的同修確實付出了很多,他們都令我們敬佩。

    這裏並不是說年輕有能力的同修不去做了,而是說我們其他的同修不能有這種事不關己的心態。我們麻城是一個整體,任何一個資料點都是我們整體的一部份,資料的安全是我們所有同修的責任,決不允許邪惡迫害我們的資料點。當我們手裏有資料來源的時候,一定要珍惜資料點同修的付出,盡可能的減少資料點同修的壓力。

    二、不注意安全

    有的同修自己不注意安全,也不注意保護資料點的安全,而且電話裏面甚麼都說,總認為自己正念強,沒有事(其實兩次大面積的資料被破壞都跟手機不注意安全有關)。殊不知麻城就這麼大點地方,同修之間都認識,到最後誰在做資料、誰在裝鍋,在誰家裏做甚麼,基本上同修都知道了。我們沒有從心底裏面真正的維護資料點的安全,沒有那種我們一定要維護我們的資料點的安全的正念。其實要是換位想一想,如果資料點是建在自己家裏,自己會希望所有的同修都知道嗎?自己會希望同修川流不息的出入自己家嗎?維護資料點的安全、維護同修的安全、維護所有證實法中項目的安全,包括維護自己的安全,應該自始至終都是我們必須注意的和把他是當作修煉中一部份的。

    三、把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

    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師父說:「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的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有的學員說,迫害持續這麼長時間了,那些個原來表現不錯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這樣。真金越來越顯出來了,是不是這樣?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甚麼執著都不存在了,它還存在越來越不行嗎?還存在讓你轉化嗎?還存在讓你這樣那樣嗎?(《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我們還有很多同修把這場迫害當成了壞人對我們的迫害,當成了具體的公安、國安、610的壞人對我們的迫害,其實師父在講法中講過,這場迫害是另外空間邪惡和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不是人對人的迫害。當一個人沒有了背後邪惡因素的支撐時,這個人在大法弟子面前甚麼也不是,大法弟子怎麼說,他就得怎麼去做。我們都應該好好思考一下,我們真的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了嗎?師父怎麼說的我們就怎麼去做的嗎?我們在中間有打折扣嗎?

    四、資料點同修自己必須擺正心態

    那麼再來說說我們資料點同修自身的問題了,師父已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明確講到:」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

    因為同修們大都對資料點的同修或協調人比較尊重,說話也比較客氣,看到他們有甚麼問題也沒有當面指正出來,或者指出來也是很委婉,所以時間長了我們做資料的同修或者協調人心裏就滋生了一些在學員之上的心態,到後來,別人說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去了。在2004年資料點出事之前,曾有一個同修當面跟協調人提出:」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大法,在常人中沒有多少人會去理會你的,同修們的尊重也好啊客氣也好啊,是對大法的,不是對你個人的……「這個同修的一番話分明是師父在提醒、在棒喝。

    一個修煉人擺不正自己的心態,不去證實大法而去證實自己,是很危險的。做資料的同修一定要把心態擺正,把基點擺正,我們所有做的一切證實法的事情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在正法,而我們是在證實法,證實師父所講的。當我們有了一個證實法的想法和願望,我們去做了,其實那背後牽扯到各個層次的錯綜複雜的關係,那舊勢力的曾經安排豈是我們一個小小的人所能動的了的,那都是師父在另外空間平衡好了一切,表面看起來就好像是我們做成了。就像治病一樣,這個空間能解決甚麼呢,治表也好,往後推移也好,都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因為根本問題都在另外空間,而另外空間是誰在做呢,是師父在做。

    資料點的同修啊,做資料是偉大的、神聖的,同時也是非常嚴肅的。我們不是在做常人中的甚麼事情,不是要推翻誰的政權,不是在跟誰鬥爭,我們是神在人間,我們心懷慈悲,我們救度眾生,我們做一切證實法事情的最終目地就是跟隨師父救度眾生和在過程中修煉、同化自己。

    五、今後我們該怎麼做呢?

    毫無疑問,我們還得在修煉這條道上堅定的走下去,我們應該吸取以前出現問題的教訓,向內找出自己的不足,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救度麻城這一方的眾生。

    那麼還是得需要有同修站出來,建立資料點。其實建立家庭資料點,根本不難,關鍵是看自己有沒有這個心。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同修文章中關於這方面的文章很多,建議我們同修都看看。現在家庭電腦非常普及,只要能上網就好說了。找不到同修教,沒關係,傳單和小冊子、光盤上都有介紹突破封鎖的方法,照著做就行了。能上明慧網了,就是一個上網點了,把邪惡揭露出來,把同修的心得發表出來,把麻城的消息都發到明慧上去,這樣我們本地講真相的傳單和小冊子就有素材了,國外的同修也可以有針對性的幫我們,國內的同修也就能寫信啊、發真相短信啊幫我們了,就這麼簡單。有條件的同修可以買個打印機,新的打印機不到一千元錢,並不是很容易壞,紙張自己去買,耗材也自己解決,做兩個月,就甚麼都會了,再有不懂的就上大法弟子的技術網站」清心論壇「,不管甚麼樣的技術問題,你提問就有同修細心的教你怎麼做。

    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因為我們畢竟是大法弟子,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有困難師父會幫我們的,證實法的事情只要我們想做,師父就會幫我們。放下怕心吧,不是邪惡說了算,是師父說了算,我們把心態擺正了,人中的惡人惡警又算的了甚麼呢。

    好了,也不多說了,說的不對的地方還請同修見諒!讓我們麻城大法弟子攜手在最後的證實法的路上勇猛精進,堅定正念,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放下各種人心,努力做好三件事吧。


    請正念支持被非法關押在山西榆次貓兒嶺監獄的大法弟子

    請被非法關押在榆次貓兒嶺監獄(山西省女子監獄)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同修關注被非法關押在榆次貓兒嶺監獄的大法弟子

    據我最近了解到的情況,她們每天除了做奴工產品外,還要做所謂的文化課。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就讓她們坐在一種凹凸不平的凳子上看誹謗、污衊大法的錄像,上廁所還有人監視,有時又打又罵,不讓隨便說話。

    被非法關押在榆次貓兒嶺監獄的大法學員,由於長期看不到法,也不背法、發正念,正念很少,有時配合惡警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有的還讓家屬給她們買常人的書看。

    所以希望家屬同修能想辦法給她們送師父的講法、經文,引導她們正念正行,闖出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