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公檢法勾結迫害大法弟子於鳳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吉林市大法弟子於鳳珠,幾年來因修煉法輪大法不斷遭受惡黨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三點半左右,吉林市國保大隊、六一零、東局子街道、社區、派出所,刑警大隊等聯合動用五、六輛警車,二十多個警察闖到她家砸門。對這種非法行徑,家人不予配合,不給開門。吉林市公安局特警婁義就用事先準備好的工具(一大堆電線、鐵器等)把她家防盜門撬壞,一擁而入。這些惡警們不出示任何證件就非法抄家並將於鳳珠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又稱狗圈)。於鳳珠整夜遭受酷刑毒打:婁義自己動手抽於的嘴巴,拽頭髮,並惡毒的給她灌芥末油(兩瓶)。她被打的鼻子不停的出血。見她不屈服,他們又把她的兩手綁起來,讓她坐在地上兩腿伸直,後邊放一個椅子,椅子上放上東西,把她的兩手往上拉。當他們見於鳳珠被迫害的幾乎要沒氣了,婁義和那個女科長怕出事,又給她吃「救心丸」。他們折磨了她一宿,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分局偵審科科長王守義等急忙給於鳳珠拼湊材料並把她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給於檢查身體,說她血壓太高,怕擔責任,拒收。當時被惡警綁架的還有其他大法弟子,其中有四名大法弟子都被看守所拒收。惡警請示吉林市的所謂領導,硬將他們強行送進吉林市看守所。

第二天,惡警將於鳳珠又拉到大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還是血壓高,他們怕擔責任,只好將她放回。於鳳珠在看守所前後被非法關押九天。

於鳳珠回家後惡警們還經常上門或打電話進行騷擾。就是這樣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分局偵審科科長王守義還不死心,一天帶著所謂的逮捕證到於鳳珠家,讓她簽字,被於鳳珠拒絕。

二零零八年九月殘奧會閉幕當天下午四點多,於鳳珠的丈夫接上學的孩子回家,剛開門,就上來一幫人非法衝進她家。當於鳳珠質問他們時,他們自稱是東局子派出所的,並拿出證件讓於鳳珠跟他們走。於鳳珠反駁他們說:「我是好人,我跟你們走幹甚麼?都甚麼時候了,你們還在迫害大法弟子。你穿上警察衣服是警察,脫了警察衣服你也是老百姓,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當時到她家去的除了派出所所長馮冰、高陽、趙顯傑,還有吉林市東局子街道、社區、委主任,魏彬、姜豔新、姜華等。他們把於鳳珠綁架到派出所,後被船營公安分局帶走。據說這次東局子派出所抓於鳳珠是為了得到500元錢的獎金。

當晚,船營刑警大隊兩個警察開車將於鳳珠拉到三醫院檢查身體,於的血壓高達250/120毫米汞柱,之後兩個警察又把她帶到船營刑警三中隊。於在值班室呆了一夜,她的一隻手被扣在床頭上。第二天下午王守義出面將於鳳珠送到船營檢察院。檢察院的傅平讓她回家。

有一警察曾對於鳳珠說,王守義讓他花錢把於「送進去」。於鳳珠回家後,惡警們還是不甘心,前後只一個星期左右就帶於鳳珠檢查了身體三次,但檢查結果都是血壓高。關押於鳳珠的企圖一直未得逞。

後來檢察院把於鳳珠送到法院。法院又想把她送進看守所,因檢查身體血壓高、心臟病,看守所還是不收。這幫傢伙依然不死心。賈威和法院院長研究,說讓於鳳珠的丈夫拿5000元錢取保,當時就被於鳳珠的丈夫拒絕。於的丈夫告訴賈威說:「要錢沒有,你們願意咋辦就咋辦。」後來他們不得不讓於的丈夫把於鳳珠接回家,說要在家候審。

十一月四日下午一點,法院對於鳳珠非法開庭,他們還裝模作樣的給於鳳珠指派了律師。這場非法審判僅僅十來分鐘就草草收場了。

參與迫害於鳳珠的人有:
吉林市東局子派出所所長:高冰、高陽、趙顯傑、依宏
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王守義、孫雁紅、
吉林市公安局特警:婁義
吉林市東局子街道:魏彬、姜豔新,委主任;姜華
吉林市船營檢察院:付平
吉林市船營法院:付立傑、賈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