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煉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三月得法的。一個春天的早晨,我跟平時一樣早上六點到公園去參加集體煉功,煉到一半時天空下起了小雨,煉完前四套功法後,走的就只剩我一個人了。心一橫乾脆打坐吧,管它下雨不下雨的。我一個人就開始打坐。打坐到中途時聽到雨聲大了起來,既然已經坐定,雨你就下你的吧,不就是淋一場雨嗎?我的心沒有動,身體也沒有淋雨難受的感覺。很安詳、舒適的坐了一個小時後出定,我驚奇的發現我身上一滴雨點都沒有,再看周圍草地上全是水。看到這一切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當時激動的心情,真正的感受到師父的法身無處不在的在呵護著弟子。

一次不慎被邪惡抓到看守所迫害。那段時間我過的非常充實,每天學法(背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沒有時間去想工作與家庭(一家三口靠我一人不多的工資維持),甚至沒有感到裏外區別。日子一晃過去二十多天了,心想這裏該做的我都做了,我不應該留在這裏了,我得出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當時我通過發正念的形式,向管我「案子」的警察講真相(沒見過面)。發了兩天正念後,明顯感到自己空間場內天清體透,心裏非常有底氣的對自己說:這裏已關不住我了,過不了幾天就得放我出去。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三月得法的。在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有個老學員給了我一本《法輪功》(修訂本),她並且要求我在看書時坐姿端正,同時不能抽煙。當時我並沒有多想就照她說的去做了,在我看書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能量流在我體內流動,非常舒適,非常美妙,是我生平從未有過的一種感受,無法用語言描述,真的從內心深處覺得這就是我想要找的,在我三十多年的人生中許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在這部法裏都找到了答案,在這裏無法用語言表達當時得法的喜悅與興奮,就一個願望我要在這部大法中一修到底。

一、實修

1、學法

在得法的第一個月,由於工作與生活原因,沒有去煉功點煉功,在這一個月當中我如飢似渴的學習了當時出版發行的所有大法書籍與音像製品。當時我真是與時間賽跑,把能利用的每分每秒都用在了學法上,通過不斷學法使我更進一步認識到這部法不是一般的法,他是一部能讓人修煉提高直至返本歸真最終到達圓滿的這樣一部偉大的宇宙根本大法。

記得第一次去一個學員家看師父講法錄像,錄像開始放後我感覺那個場非常祥和,同時有一種強大的能量,這種能量在不長時間就使我的大腦進入一種麻醉狀態,也可以說是一種睡眠狀態,這個強大的能量將我的頭帶動的不受自己控制轉動,當時我意識清醒,師父講的法一句沒落都聽進去了。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

通過這一個月的學法使我對大法有了一定的認識,通過這一個月的親身感受與實踐,使我認識到宇宙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師父講的每段法不論理解與否我都深信不疑,通過這一個月的學法為我今後的實修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戒煙酒

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既然已經決定修大法了,只有事事對照大法做到才算是真修,要真修遇到的第一關就是戒煙酒。平時兩天一瓶白酒,除了早餐,餐餐必喝,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有的人嗜酒如命,有的人饞酒,有的人喝的已經酒精中毒了,不喝連飯碗都端不起來,不喝就不行。」

看完第一遍法我就下定決心戒掉煙酒。當時還有半包煙、半瓶酒,自己對自己說:將這半包煙、半瓶酒抽完、喝完,就堅決戒掉。自己的悟性一下還跟不上來,怕浪費了這還有一半的煙酒。

其實一開始學法,師父就開始管我了,已經在給我調整身體裏的不正確狀態,抽煙喝酒對煉功來說肯定是不正確狀態,也要調整。我再抽煙喝酒時就感覺難受,不舒服,不是滋味,真沒想到我這煙酒這麼容易就戒掉了。沒有一點痛苦和難受,對於我一個有十多年煙齡酒齡的人來說,特別是已喝的酒精中毒的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不可思議。從這一點上讓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更增添了我修大法的決心。

3、煉功中的神奇體驗

記得有一天下午我一人在公園湖邊打坐煉功,坐了一會就入定了,入定後感覺自己的腿也沒有了,身體也沒有了,人越坐越輕,最後人往起拔,往起升,最後真的離地有十公分左右,當時感覺非常興奮、非常驚喜,真正體會到師父講的每句法都是宇宙真理。自己能夠在這麼一部宇宙大法中修,真的感覺到自己太幸運了。

這是一個夏日的清晨,早上七點太陽已經是火辣辣的了,大家在公園裏煉完動功後開始準備打坐,這時太陽已經照到我們身上火熱難忍,當時大家四處散開,各自找樹蔭底下去打坐,看到大家這個表現,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這麼點苦都受不了怎麼修煉,修煉不就是要找苦吃嗎?這麼一點太陽就把我們煉功表面外形給衝散了,大法的形像不得我們大法弟子來維護嗎?雖然我沒有權力去命令誰該怎麼做,但可以要求我自己如何做好,希望我正的行為能夠影響大家。當時我的心不為所動,靜靜在原地開始打坐。剛開始全身燥熱難受,十五分鐘以後越坐越涼爽,就像是在空調房裏打坐一樣非常舒服,當時以為太陽被雲遮住了,沒有照到我身上來,當我睜眼一看把我驚呆了,太陽比先前掛的更高了,也更亮了,我為甚麼反倒越坐越涼爽了呢?我想這一定是師父鼓勵弟子這件事做對了,所以才讓我感受到這神奇的體驗。在我的行為影響下大家又從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煉功。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弟子只是有這個願望。

這是一個春天的早晨,我跟平時一樣早上六點到公園去參加集體煉功,當煉到一半時天空下起了小雨,有人逐漸開始離開,煉完前四套功法後,走的就只剩我一個人了。當時離上班的時間還差一個多小時,去工廠不合適,回家吧又覺的浪費時間,心一橫:乾脆打坐吧,管它下雨不下雨的。我一個人就開始打坐。周圍很靜。打坐的中途就聽到雨聲大了起來,既然已經坐定雨你就下你的吧,不就是淋一場雨嗎?我的心沒有動,身體也沒有淋雨難受的感覺。很安詳、舒適的坐了一個小時後出定,這時雨也停了,我驚奇的發現我身上一滴雨點都沒有,渾身上下都是幹的,再看周圍草地上全是水,我的坐墊除了被我坐的地方是乾的外,其它地方都可以滴水。看到這一切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當時激動的心情,真正的感受到師父的法身無處不在的在呵護著弟子,同時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要不是我親身經歷,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事實。

二、以苦為樂

師父說:「隨著自己不斷的精進,對法理越來越明白,所以修煉起來越來越簡單。有很多事情看起來也就不像人看問題那麼複雜,一目了然。」(《新西蘭法會講法》)。通過學習這段講法,使我更清醒的認識到學好法對修煉大法的人是多麼的重要,明白了法理後,我們再看問題就不會像常人那麼複雜了,就能夠看到事物的本質,你再去過劫難時就很簡單了,一目了然。下面我談一下在修煉中遇到的兩次心性考驗。

那是一九九六年發生在我工作環境中的一件事,我當時的工作是一名公交車司機,一輛車分早晚班兩名司機。那天我上晚班,當我跑完第一趟回車隊後,安檢員過來指著車的後輪胎對我說,你這車的後輪胎裝飾罩跑掉了。當時我沒加思考的說了一句:是我跑掉的嗎?他很肯定的回答,你接班時我還看到在上面,現在沒有了,不是你跑掉的還會是誰?我說既然你這麼肯定是我,按規定就從我工資裏扣錢作為賠償。半個月後發工資時工資單顯示扣款一百五十元,是我當時工資的百分之十,事情過後我沒把它放在心上,就在我幾乎忘記這件事的時候,我的對班司機跟我講:「輪胎罩其實不是你跑掉的。」當時我反問了一句:「不是我那麼就是你跑掉的。」他說:「也不是我跑掉的。」我又問他:「既不是我,也不是你,那到底是誰跑掉的?」他說:「那天我休息,是某某頂的班,輪胎罩是他跑掉的。」我說:「你怎麼這樣肯定呢?」他說:「我是親耳聽到安檢員在眾人面前講的,說你平時很小氣,從來沒有給過他煙抽,這次就給點虧你吃。」聽到這裏我只是淡淡的一笑,沒有說甚麼。

他看我這表現,極不平的對我說,你要去找車隊領導為自己討回公道,不說為了錢最起碼不能受這份窩囊氣。我笑著平靜的對他說:「算了,事情已經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你也不用再到領導和同事面前提起此事。」他當時用一種驚訝和不解的眼神看著我,我就對他解釋說: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大法的法理要求煉功人遇事向內找,我很可能生前有過對他不好,或者是欠他的,通過這個形式我就還給他了,欠債要還,這是天經地義的。他聽我這麼解釋,還是滿臉迷惑。我說,這樣吧,我明天給你帶一本《轉法輪》來,你看後就會明白我為甚麼會這麼做。

三、在正法修煉中昇華

1.去怕心

記的那是九九年年底的一天,在路上偶遇一功友,交流中他講了他是怎樣發傳單,貼不乾膠的,通過這種形式講真相救度眾生。對他這種做法我當時是持保留態度的,覺的他這種做法好像是參與了政治,自己覺的大法好就在家裏煉,有機會去跟親朋好友口頭講明真相就行了,沒有必要到外面去做。其實這種想法的來源往深處挖就是不願為大法多付出,說白了就是為私為我的心。

後來通過讀同修發表在明慧網上的大量文章,同修們為證實法,為救度眾生所表現出來的無私無我、正念正行的壯舉令我感動,同時也啟發了我的正念。我下定決心向同修們學習,修去為私為我的舊宇宙觀念,將自己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第一次出去貼真相不乾膠怕心很重,有一種無名的恐懼,我只好叫上我妻子(同修)一起去貼,好為我壯壯膽,我們專找樓道或是較安全的地方去貼。由於害怕在慌亂中有的都貼倒了,好像到處都是邪惡的眼睛在盯著你看,沒有一處安全的地方。我們用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才貼了不到十張真相不乾膠就趕緊回家了(還剩一半沒貼完),剩下的一半第二天去貼的時候就不是那麼害怕了,時間也快了很多,心性決定狀態。隨著師父正法時期新經文不斷的發表,自己在學習這些新經文的過程也是在不斷認識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如何走正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師父在法中明確指出要我們在正法時期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學好法是關鍵,只有學好法才會有強大的正念,只有學好法才會生出慈悲心來,出了慈悲心看眾生都苦,就會生出救度眾生的願望,有了救度眾生的願望,才會主動去做講清真相的事,所以說我們一定要學好法。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對法的認識也在逐漸加深,自己在舊宇宙中形成的為私為我的觀念也在同時消弱,怕心也在減少。再去做講真相的事時,膽氣就壯起來了,怕心的根源就是為私為我的人心,修煉就是要不斷去人心,加強佛性,佛性加強了,怕心就沒有了。

2、正念顯神威

①講真相,救眾生

每次出去做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時,我都要發完正念再去做,這樣做有三大好處:第一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與一切邪惡的因素干擾、破壞;第二,讓眾生明白的一面來接受真相從而獲得救度;第三,使自己添正念,增強救度眾生的責任感、使命感。

一天凌晨四點多鐘我發完正念出去發真相資料,平時周圍居民區都發過幾次了,今天就發大街上各商鋪吧。我剛發沒多久,從我身後緩慢開過一輛警車,車上坐著兩個警察,路上沒有一個行人,按理說他們在一百米以外就應該看到我在發真相資料,可是他們離我不到六米的距離開過去卻沒有發現我,那麼只有一個解釋,就是被我發的正念給制約住了。

去掉怕心,修出慈悲心後再做講真相的事時,再思考的問題就不是自己的安全第一了,是怎樣才能救更多的人,而且效果要好。我經常到市區最繁華地段沿途廣告牌、電話亭、閱報欄、電線桿等處貼不乾膠真相,後來發現剛貼不久就被不明真相的世人給清理了,覺的很難受,以後再去貼真相時就發一念,讓邪惡生命看不到,讓有緣眾生都看到。自從這樣發正念後效果非常好,再貼的真相短句則保留三、五天,長則一至三個月,最長的一張(A4半張)在一個大廣告牌上保留半年之久,非常醒目,在人行道上可清楚看到真相內容。

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為我市第一個「法輪大法日」,為了慶祝這一盛大的節日,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員,我應該為這個節日做點甚麼?我和幾個功友交流後,決定掛巨幅條幅(寬一米五,長十米多不等),要掛這麼大條幅必須先選好場地。我用了幾天時間坐公交車在市內主要幹道上尋找,好不容易找到兩處很合適的樓房(大樓側面無窗而且臨大街)。我和一同修約好二月四日清晨四點去掛條幅,在二月四日之前就聽一老年同修說:「她兒子在法院工作,已接到通知,從二月三日晚起全市公、檢、法全體出動,防止法輪功有甚麼活動。」雖然邪惡的因素如此瘋狂,還是沒有嚇倒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按約定時間同修到了。我們一上大路就看見路口停著一輛警車,另有三、四個警察在檢查過往車輛與行人。我們發著正念朝著警察方向走去,警察似乎沒有看到我們似的,我們順利的叫上出租車到達第一目標大樓。我們剛下車就發現不遠處有三個帶紅袖章、手拿電筒的年輕人正朝我們方向走來,要想迴避已來不及了,我們只好往樓上去。當我們上到三樓時就聽到下面快速的腳步聲,我們加快了步伐上到樓頂,到了樓頂後我們又開始發正念。隨著我們的正念加強,腳步聲逐漸減弱,最後就沒有聲音了。我們發了十五分鐘正念後,四週已非常安靜了,我們快速的掛完第一個條幅,再回來取第二個條幅。當我們到達第二目地地時(正十字路口邊),路口有好幾個警察和一輛警車,看到這些我們沒有動搖正念。當我們順利上到樓頂,向下一看警車的前方正對著我們,車內坐著一個警察,只要他向上一看,就會發現我們在掛條幅(條幅可延時打開),我們邊發正念邊掛條幅,感到這裏邪惡的干擾很大,很吃力的掛好條幅安全離開,各自回家。過了一個小時發現第二個條幅還未打開,我就一個人又去從新掛了一次,這一次成功了。

「法輪大法好」紅底白字在朝陽照射下格外醒目,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同時讓眾生看到了希望。車輛放慢速度行駛,車上的司機與乘客都將目光注視著條幅,行人在駐足觀望,有的發出感慨:法輪功真了不起!不到半小時先後來了八輛警車,一大群惡警,從邪惡出動這麼大的警力來看,對大法弟子的正念壯舉邪惡是多麼的膽寒,僅僅一幅條幅就能把邪惡嚇成如此地步,可想邪惡是多麼心虛。

②正念破除邪惡的迫害

在一次與兩位同修見面時,由於一同修的手機被監聽,我們見面後就被邪惡非法綁架到分局,第二天轉到看守所迫害。兩天後當地分局國保大隊來了一大幫警察,將我們三人各處一室進行車輪式審訊。他們三人一組,一日三班的對我們進行長達七十二小時不讓睡覺。我被安排在一個水泥做的方凳上,一坐就是七十二小時,他們妄想通過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迫害,來摧毀我們對大法的正信正念,結果他們徹底失敗了。我除了跟他們講真相外,沒有回答他們提出的任何問題,他們看一招對我沒起任何作用,又用了一招:指使犯人來威脅與恐嚇我,讓我放棄信仰,不准煉功與講真相。面對邪惡的瘋狂,我只是淡淡的一笑,心想:不是你們說了算,我師父說了才算。既然我已到了這裏,我決不會去消極承受邪惡強加給我的迫害,我要利用這段時間救度這裏的眾生。

雖然這裏的犯人是在常人社會中犯了這樣、那樣的罪,今天有緣能遇到我也是他們得救的機會。我利用一切機會向他們講大法真相,由於他們受邪黨毒害太深,剛開始不但聽不進真相,還群起而攻之,為了救度他們,我還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破他們的觀念,同時發正念清除他們不聽真相的背後邪惡干擾。在我的慈悲、善心加上不懈的講真相、發正念,使他們逐漸明白真相,當他們徹底真相後,其中一個犯人對我說:「是不是你師父派你來救我們的?」眾生都有明白的一面,這話是他明白的一面從心底發出來的,我真心為他們的得救感到高興。

這段時間我過的非常充實,每天學法(背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沒有時間去想工作與家庭(一家三口靠我一人不多的工資維持),甚至沒有感到裏外區別,心裏大自在,日子一晃過去二十多天了,心想這裏該做的我都做了,外面還有更多的事需要我去做,我不應該留在這裏了,我得出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當時我通過發正念的形式,向管我「案子」的警察講真相(沒見過面):「我是大法弟子,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這樣對你及家人都沒有好處,善惡有報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會得福報,你應該無條件釋放我。」這樣發了兩天正念後,明顯感到自己空間場內天清體透,內心充滿祥和,心裏非常有底氣的對自己說:這裏已關不住我了,過不了幾天就得放我出去。真的沒過一個星期,正好關滿一個月的那天,他們就給我辦了「監視居住一年」,一年內每個月要求去分局一次,彙報思想。我沒有承認這一切,一次都沒去過。

就這樣,在我信師信法和強大的正念下,我闖出了魔窟,從新回到正法的洪流之中,這一經歷再一次印證了師父說的:「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因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