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法弟子劉鵬、張許枚夫婦遭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2008年2月21日元宵節上午,家住上海市漕寶路1508弄66號604室的大法弟子劉鵬、張許枚夫婦及另一位女弟子鄭燕遭上海市徐匯警方非法抓捕,隨後他們三人被關押於位於上海市龍吳路的徐匯區看守所。10月21日下午1點30分至4點20分許,上海徐匯區法院對法輪功弟子劉鵬、張許枚、鄭燕進行非法庭審。上海邪黨惡徒心虛害怕至極,出動大批警察層層設防,有知情者講:這次出動了80多名警察。

劉鵬與妻子張許枚,均係華東師範大學研究生畢業,孩子才八歲。他們八年來屢次遭受邪黨人員騷擾、綁架勞教、強行洗腦等迫害。劉鵬兩次被非法勞教,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劉鵬在97年畢業後進入上海市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從事教師工作,妻子張許枚畢業後作為人才引進,進入上海一所中學從事教學工作,此事曾在上海地方報紙《青年報》上刊登報導。

一、母嬰被關洗腦班,劉鵬被第一次勞教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流氓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不久,劉鵬所在的上海市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就以辦所謂「學習班」的名義,對劉鵬進行洗腦迫害。

2000年上半年,劉鵬夫婦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兒子劉恆進京上訪為大法討還公道,遭遇邪黨不法人員綁架,劉鵬被劫持到拘留所;張許枚和不到三個月的兒子則被綁架到她當時供職的中學,這所學校邪黨人員當時專門為她母子臨時成立的洗腦班迫害。

劉鵬被非法拘留後,邪黨辦案人員問劉鵬以後還去不去北京上訪,劉鵬堅定地回答:「去」。為此,邪黨人員將他非法勞教兩年半,關押在位於江蘇省大豐市四岔河的上海第一勞教所,劉鵬遭遇了種種非人折磨。

在2000年10月10日的一個清晨,劉鵬在惡警強迫出操期間,突然離隊喊出「法輪大法好」的口號,並公開煉功。不法人員慌作一團,急忙利用惡人把他抓住,關進禁閉室長期關押,此後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再強迫大法弟子出操。

劉鵬被關在禁閉室內終日不見陽光,被剝奪了一切活動權利,遭受了種種酷刑和折磨。獄警除了利用流氓幫兇迫害劉鵬外,有時還親自動手,用銬子、電警棍,長的、短的,2根、3根,一次、兩次、三次,電劉鵬的太陽穴、耳垂、鼻尖、嘴唇、脖子、腋窩、胸口、背、手背、腳背,聞到皮膚燒焦的味道,吱吱地響的聲音,奸笑聲、怒吼聲交織在一起。

在2002年3月17日下半夜三點,關押在上海市第一勞教所的大法弟子突然被通知搬遷到位於上海市青浦區的第三勞教所。當大巴士走了約有一半路程的時候,由於長期關禁閉,面色蒼白、體弱乏力的劉鵬突然舉手要求講話,他說,我只講一分鐘,我一定要講,因為人命關天啊。車上的惡警嚇得顏色更變,啊,啊了半天,假裝聽不清。劉鵬說,大法弟子在當前情況下一定要清醒理智,不要在洗腦中失去正信,而致使將來永遠痛悔。劉鵬鄭重而堅定的話語,擲地有聲,強烈地震撼著在高壓和封閉欺騙中被所謂轉化的學員,許多人清醒了,堅定了正信。

當天上午到達第三勞教所後,上海市勞教局副局長翁善耀當眾發表講話,胡說八道,謊說甚麼勞教所外98%以上的人都放棄修煉法輪功了,你們要識時務等等。當時不斷有學員舉手要發言,劉鵬也站起來要求發言。翁見到這種陣勢,嚇得怕當眾出醜,連忙說,我不是國務院總理,也不是答記者問,我不回答你們的問題。說完後,便灰溜溜地逃走了。

劉鵬在勞教所的正念正行令邪惡之徒又怕又恨,他們用種種令人髮指的手段迫害他。劉鵬在魔窟中九死一生,更加堅定了法輪大法的正道信仰。邪黨人員惱羞成怒,在劉鵬二年半勞教期滿後又非法延期3個月加重迫害。

二、夫妻同時被勞教

當時劉鵬家的生活也極為困難,他的妻子張許枚從北京上訪被非法劫持回後,就被學校邪黨人員非法下崗。後來張許枚所在的教育主管部門為了免受來自高層的壓力,一方面脅迫這位尚在休產假的女教師自己打了辭職報告,一方面又接受了上面要求其對張許枚言行嚴密注視的要求,逼得張許枚失去了工作,又假惺惺的表示不忍心她失去一切經濟來源,讓這位當初作為人才引進學校、甘願奉獻的優秀教師,從此在其學校從事打雜工作,每月只有千元左右的微薄收入。這種艱難的生活,使她撫養孩子都有困難,有時只能依靠親戚朋友的接濟才能勉強度日。

2003年大年前後,飽受勞教所迫害之苦的劉鵬剛剛回家和妻子兒子以及年邁的父母僅團聚了半年多的時光,於當年8月份又因信仰「真、善、忍」被上海惡警非法抄家、綁架,不久張許枚也被綁架,不到四歲的兒子劉恆整日哭著喊著想媽媽。

之後,劉鵬再度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張許枚則被非法勞教一年,因為孩子太小,丈夫被劫持到勞教所,張許枚在勞教所外執行。至此,張許枚徹底失去那份本來作為正式教師、又被降為臨時工的學校勞動的一切機會,費盡力氣自謀職業,獨自承擔起全部養家、育兒的重擔。

2005年新年前後,再度結束勞教迫害回到家裏的劉鵬,經常受到所在轄區惡警的無端騷擾和監視。由於邪惡的造謠宣傳和仇恨煽動,使得劉鵬獲得一份有收入的工作都非常困難,不得不長期在家專門承擔買菜、燒飯、接送兒子上學的工作,全部家庭經濟來源僅有張許枚每個月二千元左右的工資。除去要還付每月六百多元的買房貸款、孩子的教育費用之外,這一對高學歷的夫婦在中共邪黨持續近九年的對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下,其生活窘狀可想而知。

三、再次遭綁架等迫害

然而即使這樣的生活,也沒有持續多久,2008年2月21日,這對飽受迫害的夫婦再遭上海惡警的毒手。這天是元宵節,吃過早飯的張許枚,在去送兒子劉恆去平南小學上學的路上,被便衣特務跟蹤。孩子上學進入校門後,本來打算接著去上班的張許枚突遭惡警綁架,邪黨惡人搶去了她隨身所帶的家門鑰匙,然後利用這把鑰匙開門入室,非法抄家,並綁架了當時尚在家中的劉鵬。

在綁架劉鵬時,上海徐匯區惡警竟用穿皮鞋的腳踢、踩劉鵬的頭,劉鵬當時被踢的頭昏眼花。劉鵬被綁架到徐匯區看守所後,連續5天5夜不讓睡覺,惡警輪番對他進行非法審問。張許枚當時也被拘留,同樣關押到徐匯區看守所並被非法拘留一個月,期間遭遇三天三夜不許睡覺的野蠻逼供,後被取保候審。

在劉鵬、張許枚夫婦被拘留期間,他們的兒子劉恆所在二年級(1)班的班主任黃老師接受惡警要求,矇騙八歲的劉恆,說其父母出差在外,要有相當長的時間不能回家。其後,劉恆就被居委會安置在小區裏的常人家中吃住。劉恆再度失去父母的呵護,整日心神不定,作業也無法好好完成,由於想念父母,吃飯也難以下咽。

邪黨人員為了推卸責任,強行要求把監護孩子的任務交給劉鵬尚未成家的妹妹劉慧執行。並揚言,如果劉慧不對姪兒執行監護行為,就把劉恆送往山東老家。劉鵬的父母年邁,遠在山東貧困地區的農村,母親又有嚴重的高血壓,每次對兒子、媳婦的迫害,對老人來說都是致命的打擊。為了不給父母再添新愁,劉慧在自己生活尚且困難的情況下,只好瞞著父母把孩子接回。

2008年6月中旬左右,上海徐匯區邪黨檢察院惡人到張許枚的工作場所,企圖強迫張許枚在所謂的「公訴書」上簽字。在該起訴書上,劉鵬被列為第一被告,被蹲坑綁架的鄭燕女士為第二被告,張許枚為第三被告。張許枚拒絕承認在被綁架、偽善誘騙和威逼下所作的所謂「供認」,拒絕簽字。為此邪黨檢察院人員許某、公安國保馬某、王某等對張許枚進行誘騙、威逼,說甚麼「案子還沒結束,想想清楚!」並以張許枚目前所謂「取保候審」處境相威脅,想讓張許枚乖乖就範,任其迫害。

但張許枚不為所動,堅信自己和丈夫無罪,因而替丈夫聘請律師做無罪辯護,卻不斷遭受徐匯國保、檢察院及法院不法人員的騷擾、威脅。張許枚在陪同律師李柏光的助手郭敦勇律師前往上海徐匯邪黨檢察院要求會見劉鵬、完成聘請律師手續時,上海徐匯邪黨檢察院相關人員出於本能的驚慌,對張許枚威脅恐嚇說:「我們對你有的是辦法!」並夥同另一人員對張許枚進行所謂訊問。

此事過後不久,8月1日上午七點半左右,張許枚在上班途中,再次遭遇惡警綁架,被無端關押一個月。八歲的劉恆再度失去父母的呵護,日夜哭盼爸媽。

四、非法審判

在劉鵬和鄭燕等被非法關押了8個月之後,2008年10月21日下午1點30分至4點20分許,上海市徐匯區法院對此案進行了不公開審理。

在看守所期間,劉鵬為了抵制邪惡對他的非法迫害,從4月22日起開始絕食抗爭,至今仍未停止。劉鵬是在鼻子裏插著灌食用的管子,坐在輪椅上被推上法庭的,身體虛弱,境況淒慘。

上海市徐匯區法院參與這次非法庭審的審判人員組成是,審判長彭濤(女)、審判員陸文嘉、代理審判員羅濤,陸文嘉是所謂主審,公訴人是上海市徐匯區檢察院的徐震輝。這些人都是邪黨黨性強,緊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尤其要說明的是,上海徐匯區檢察院的徐震輝,在徐匯區所有被非法判刑大法弟子庭審時,幾乎都是由他充任公訴人。

非法開庭前,上海徐匯法院審判員陸文嘉曾對律師李敦勇進行威脅,要求律師配合法院工作,該講甚麼,不該講甚麼,「要拎得清」,還威脅說,出席旁聽的人很多(指邪黨人員),甚至有司法局的。

非法庭審過程中,不僅李律師為劉鵬所作的無罪辯護多次被審判員陸文嘉無理打斷,大法學員劉鵬、鄭燕、張許枚自我辯護,也一再被所謂審判員打斷。劉鵬在自述時,特別講述了自己被刑訊逼供、數日不容睡覺的事實,並要求證人出場,可是審判員陸文嘉打斷他的講話,敷衍說可以寫給他們看。劉鵬表示,法院對他封鎖消息,直到20日律師會見才知道開庭,使他毫無準備,而且數日不允許他睡覺,身體極虛弱,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國安為達到陷害目地,在他精神恍惚狀態下讓他簽的字,他不能承認,並要求擇日重新開庭。對於張許枚的無罪辯護陳述,審判員也不許講,敷衍她說可以寫給他們。

對於劉鵬、鄭燕、張許枚等人為自己的辯護,公訴人徐震輝竟然威脅說,態度不好,加重處罰。劉鵬、鄭燕和張許枚到底何罪之有?僅僅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要求精神境界提升,從而做一個好人,就要屢遭迫害,甚至勞教判刑?果如此則天理何在,人心何平?

劉鵬一家的遭遇,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何止千萬,他們只不過是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極具代表性的一例而已。遠且不說,僅從劉鵬周圍熟識的朋友的遭遇就可見一斑。和劉鵬同為華東師大校友的法輪功修煉者張宇霞一家,李元廣一家,吳殿輝、張武英一家,在這場迫害中,不是妻離子散,就是家破人亡。

張宇霞從華東師大畢業後原在上海的一所中學教書,99年7月20日後多次被勞教抓捕,從而失掉工作,她的丈夫郭生歡原為上海師範大學教師,在07年也因講真相被判刑四年。郭生歡被抓後,他的父親精神上受到重大打擊,精神錯亂,於2007年5月19日去世。張宇霞的父親在得知女婿被抓後,憂慮與痛苦交織,在2007年6月突發腦溢血,不能正常講話。家中僅靠張宇霞替別人做家教、打短工的微薄收入來撫養兩個年幼的孩子。李元廣研究生畢業後回到大慶工作,在04年3月份因迫害而離世,死時體重僅有幾十斤,家中留下年幼的孩子和無依無靠的妻子。吳殿輝、張武英夫婦研究生畢業後分配到常州的一所學校教書,99年7.20後吳殿輝亦被勞教,因為長期遭受折磨,出獄後不久就淒然離世,他的妻子張武英也是獨自一人帶著孩子同年邁的公婆艱難度日,張武英本人也曾多次被非法抓捕洗腦,調離工作崗位,被剝奪教書育人的權利等。

九年多來,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難書!大法弟子因此而承受了太多太多,付出了太多太多!人啊,清醒過來吧!大法弟子今天的承受和付出決不是為了自己,他們所堅守和捍衛的準則,就是人類的道德和良知;他們所信奉和維護的真理,就是人類得救的希望。為了你的明天和未來,請不了解大法真相的都來了解真相,了解真相的都來制止這場迫害。

截至發稿時,據悉,上海市徐匯區法院意欲在11月3號對劉鵬、鄭燕和張許枚等大法弟子再次非法開庭審理。在此,我們嚴正警告上海市徐匯區法院陸文嘉、彭濤和羅濤,以及徐匯區檢察院徐震輝等人,不要在迫害良善、助紂為虐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你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逃不脫世人的眼睛,你們的罪惡都將記錄在案。對法輪大法迫害終止之日,就是你們的受審之時。為你們自己及家人的前途計,奉勸你們趕快懸崖勒馬,停止作惡,唯有如此,才能洗去罪惡,贖回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