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心 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師父您辛苦了!
全世界各位同修好!

當在網上看到《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書面心得交流會的通知》後,心情非常激動。我悟到:這是師父又一次慈悲於我們,又給我們安排的一次修煉提高的機會。也是大陸大法弟子的偏得,自己決不辜負師父的良苦用心,我一定要參加,圓容師父要的。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自己覺的悟性不好,做的不好,離師父法中要求差的很遠。但我有決心修好。回想起這十幾年,自己雖然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操盡了心!儘管自己精進的不夠,摔過跟頭,但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仍在慈悲的救度於我。我內心對師父的感恩無法言表,有一肚子話,要對師父說。下面請允許我以做「三件事」為題來向師父彙報,並與同修交流,也希望同修能從我的不足中吸取教訓,引以為戒,少走彎路。本人層次有限,不妥之處,敬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學法 修心 去執著

(一)、學法

由於個人生活的環境所限,我一生最大的喜好就是看書。得法後我更是如飢似渴的學習大法書,師父的經文來一篇背一篇,《洪吟》就是我騎車上班的路上和下鄉在車上背下來的。但由於自己悟性差,把大法也當作了常人的理論在學,並沒有真正的溶入其中。後來學法悟到:沒有真正的溶入法中,你就理解不好法,你就背不下來。自己深刻體會到:「七二零」以前背的法,記的非常紮實。

「七二零」以後,師父的經文也是來一篇背一篇,但記的不牢,過一段時間就忘了。我悟到是要求高了,師父也在多次講法中告誡我們要多學法。「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致澳洲法會》)我也深知學法的重要,所以學法是抓的很緊的,若有極特殊情況一天沒學法,就感覺心裏空落落的。

(二)、修心 去執著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自己生來就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污染,加之邪黨的浸泡、洗腦。從上學一直是班幹部念了十幾年書,考試基本沒有少於九十分的,參加工作後又盡當兵頭將尾了。工作從來都是獨當一面,也就是常人中的「所謂強者」,導致自己各種執著心都很強,尤其是名心、顯示心、妒忌心、爭鬥心、爭強好勝心、看別人心、好事心、在別人之上心更重,修煉中時不時的就冒出來。

因為自己有充足的時間,每天在煉功點上(迫害之前)大家都走了,自己和幾個有時間的同修還要盤坐兩個小時。大家交流時,有時間學法。「七二零」之後,雖然開始也走過彎路,但最終也沒向邪惡妥協,就是在邪惡的萬家黑窩,被非法關押在嚴管班,每天也能堅持學一、二講《轉法輪》,不讓腦子閒著,有時間就背師父的法、《經文》、《洪吟》,結果出現病狀:高血壓,高壓二百二、低壓一百七到一百八,並以這種形式提前三個月獲得自由,回到正法洪流中。

在邪惡的大搜捕、病業迫害中,我都靠師父加持和大法的指引走了過來。所以在同修中也造成一種對我的誤解:認為我法學的好,背的多,念正,修的如何如何等等。開始聽到這些讚揚的話,表面上好像沒當回事,但心裏也覺的很舒坦。後來學師父的法「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修者忌》)「名是不能圓滿的強大阻礙」(《大法金剛永純》)驚醒了我!我一查自己,哎呀!願意聽好聽的,這不是名心和情都被勾起來了嗎?自己還有好多不好的心還沒去呀!自己並不像同修傳的那樣。我一定把這種誤解糾正過來。所以在與同修交流時,我坦誠的說出了自己的不足,我說:「我並不像你們認為的那樣,我就像孔雀開屏一樣,你們看到的只是五光十色,華麗的一面,而不好的一面我對著牆。」

有時遇到矛盾,不知修自己,有一種在學員之上的心,老拿法對照別人,一對一個準,輪到自己就糊塗了。由於從父輩就遭邪黨迫害,對邪黨恐懼心理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自我保護能力很強,一遇到甚麼事,就像蝸牛一樣,先退縮到殼裏,發現沒有危險了,再緩慢的向前移動。自己在修煉中也總有一戒備別人的心,這種心一直持續好多年,直到二零零六年學了師父《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既然我今天要進一步的把修煉形式、修煉狀態跟大家說清楚了,那學員之間互相在配合上,你們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顆戒備別人的心。」之後,才去掉此心。

自二零零一年十月從黑窩出來後不久,我就參與做大法真相資料的工作,那時是大資料點,就我們兩三個人供全縣同修的真相資料。那時是從外地取底稿,回來我們複印,有時忙起來,真是廢寢忘食。為了安全不能開窗戶,熱的只能穿背心、短褲。冬天屋裏很冷,凍的手裂口子。由於不懂技術,只是摸索著幹,無知中也浪費了一些真相資財。當時懂技術的同修很少,有時機器壞了,搬進搬出的維修很不方便,又耽誤事,後來自己大膽嘗試著拆卸,拆一個螺絲記一個,並用膠布寫上號,兩頭粘上,拆完再逆順序裝上,就這樣慢慢摸索著,在師父的加持下,一些簡單的問題自己能處理了。

當時那高興的心情都無法言表,由於不懂技術,有時裝粉,手弄的黢黑也洗不掉。為了減少排泄,天再熱也很少喝水。由於沒有注重修自己,與搭檔的同修產生心性摩擦。說起來都是笑話。有一次裝粉,粉倉蓋放在地上,她說蓋上有字,而我說有圈,為此我倆各持己見,爭執不下。後來拿起蓋一看,既有字又有圈(後來悟到其實這是師父藉此來點悟我倆,叫我倆提高,不要固守自己的東西不變。可惜我倆誰也沒悟到,白白的錯過了師父苦心安排的修心機會)。矛盾激化到如此地步,我倆就分開了,她分給我一台一體機,我回家單幹,負責四百人的資料,每週出五十本《九評》,又要抓緊學法煉功,又要寫稿,改稿,整天忙的不亦樂乎,所以很少和同修接觸,同修又嫌我不走出來,說我包著修,捂著修。自己聽見心裏就不平衡。

記得又一次,定影膜壞了,同修買回來幾個,我一時疏忽,裝上也沒試,就大批量的印製。誰知定影膜是假的,定不住影,資料一抹就看不清了。同修有意見,反饋回來,自己不向內找,反而怨同修不理解自己,心裏覺的很苦,真感到沒路了。一關過不去,下一關緊接著又上來。隨後一份資料因為兩個字有出入,導致兩個同修將印好的資料銷毀了。得知此消息後我的心一下就沸騰了,不就兩個字嗎?舉手之勞,改過來就行了,至於銷毀嗎?浪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還耽誤了救度眾生,多可惜呀!也不知道都是怎麼修的,心裏這個怨哪!最後竟心疼的哭了。

後來想還是看看師父咋說的,拿起經文一下翻到《再認識》,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哎呀!我的心一下亮堂了。師父這不是在說我嗎?每句話都說到我的心坎裏,對照師父的法我深感愧疚。這篇經文自己背的很熟,怎麼一到真格的,就想不起來了呢?又失去了一次修心的機會,我後悔不迭。這說明自己修的不紮實,沒有像師父告訴的那樣遇到問題向內找。我老是向外求,向外看,嚴重的偏離了修煉的宗旨,多可怕呀!

二、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坎

修煉這麼多年,我親身體悟到:正念的威力、神奇,我在法中受益無窮。這裏僅舉幾件為例:

(一)、念正 邪惡不敢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被邪惡鑽空子,綁架到萬家黑窩。當時師父還沒講發正念的法。我對法理的認識還不是那麼清晰,但自己給自己定一個標準,就是不聽邪惡的,不管自己修的如何,最低標準就是決不背叛師父與大法,決不轉化。也正是在師父的加持下、靠大法,我走過了一關又一關。

記得二零零一年正月的一天,因為我們要煉功,被惡警招來男守衛隊,將我們的嘴粘上膠帶,手反綁到背後,強迫蹲在走廊裏,不讓動,不讓上廁所,有的同修都尿褲子了。冰冷的天,我們沒有棉衣,又被推到外面風口處凍。邪惡幹壞事怕人看見,又把我們弄到庫房裏蹲著,歷時三十多個小時,腿都成了紫茄子色,硬邦邦的,不寫保證不讓回班(監舍)。同修陸續的支持不住了,我想不能配合邪惡,就坐在地上,並要找隊長談。邪惡隊長以為我要妥協了,就把我叫到它辦公室,我義正詞嚴的指出,按其法律規定它們這麼做也是違法的。邪惡隊長自知理虧,找藉口說是外借惡警不知所裏的規矩,做錯了,並假惺惺的向我賠禮道歉,叫我回班。另一隊長說,你咋也得給我們一個台階下呀!我說:我不回,要回大家一起回。我又回到庫房,一進門我就說:隊長說他們錯了,向我們道歉,讓我們都回班。邪惡隊長也只好說:他們做的太過激了,你們可以回去了。這次迫害以邪惡的失敗而告終。

還有一次為了營救小號的同修,我們全體絕食抗議,邪惡耍盡花招也沒辦法。最後邪惡隊長惡狠狠的說:不吃能咋的,餓死與我們有甚麼關係。當時也是師父給我智慧,我一下想到邪黨國家勞教頭子張某某來我省曾說:不許監所出現意外死亡。我馬上說:張某某都說有關係,你怎麼說沒關係。邪惡所長趕快打圓場,是有關係,有關係。最後他們同意了我們的條件,放出了小號的同修。邪惡妄圖加重迫害的陰謀徹底破產了。

二零零二年「四一九」和二零零四年的大搜捕,我都是靠師父告訴的正念闖過來的。記得當時傍晚有人告訴我說:晚上要大搜捕。將東西機器都轉移。當時我就想:師父法像就在那,師父給清理後這麼正的場,這麼好的環境怎麼能讓給邪惡呢?我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

晚上,九點多鐘,外面下著雨,邪惡的副所長領六、七個惡警包圍了我的家,強行拽開外房門,家人據理痛斥他們,要他們拿出證件來。我一聽是邪惡來了,馬上請師父加持,並發正念除惡。他們敲打我的房門,並喊我,我就是不吱聲,不開門,就是發正念。最後他們無奈的走了。那次被綁架的大法弟子最少被非法判了十年,至今仍在遭受迫害。是師父給我正念的法寶,使我免遭迫害。

(二)、正念闖過病業關

由於自己修的不夠精進,幾次被邪惡鑽空子,以病業的形式來迫害我。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半夜,我打坐差五分鐘出定,突然頭像裂開似的劇痛,並伴隨著噁心。我當時就警覺了,這是黑手在迫害我。我在心裏大喊師父救我,決不許邪惡迫害我。此念一出,我就覺的有一隻溫暖的大手按住我的頭頂,把卡在半路的元神又按回了頭裏。頓時頭也不痛了,也不噁心了,第二天甚麼事都沒有。是師父救了我。在這裏我要提醒各位同修,遇到大的關難別忘了喊師父,師父一定會管我們的。

還有一次看到有一條謗法的標語,我想拿一瓶水和抹布去清除。一抬胳膊不太好使,無意一摸耳朵後有兩個像杏核大的包,我當時就想:哎呀!邪惡你又來迫害我,好!找你還找不到,這回送到門上來了,滅掉你。去擦標語的路上還碰到一個人干擾,明擺著就是考驗。我不承認這一切,等擦完標語回來,一摸耳朵後邊甚麼都沒有了。

最嚴重的是零五年九月對我身體的迫害。我也是靠正念,堅信師父和大法,在同修的幫助和師父的加持下,從死亡的邊緣回來了。

九月二十六日晚一下床就摔倒起不來了。當時就嘴歪眼斜,淌口水,大小便失禁,半個身子不好使,也就常人講的腦中風的症狀。我不為其所惑。我請師父幫我,不承認這一切,後來同修得知此事也都來幫我發正念除惡。就這樣二十多天就過去了,我又可以騎車到小組學法了。後來有一次從小組回來,一腳蹬空,找不到車鐙子了,這一下就心慌意亂了,後面又來一個客車,慌亂中,我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回家跟家人學說此事。家人說:你都那麼大歲數了,手腳都笨了,多玄呀!你以後別騎車了,近就走,遠就打車。當時自己正念也沒了,腦子空空的也沒有法了,忘了自己是修煉的人,完全掉到常人那了,就聽從常人的了。直到現在也不敢騎車了(人為的給自己的修煉添了不少麻煩和不便)。請同修吸取我的教訓,時時要正念強,要心中有法,把自己當成修煉人。

三、講真相救度眾生 圓容師父要的

我深知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重要,作為師父的弟子,我也想按師父講的做好。但有時在舊宇宙中形成的為我為私觀念就佔了上風,還給自己找出許多看似合情合理的理由來開脫自己,掩蓋自己為我為私怕心等骯髒心理和不能走出去的障礙。比如覺的自己是做資料的,都出去講,沒人做資料也不行呀;大家看不到明慧的資訊也不行啊;三退名單也得有人往外發呀;各項信息也要及時向明慧反饋呀;等等,這是多麼不好的心呀!其實自己要把時間調整好,做甚麼都不會耽誤的。只要是師父叫我們做的,一定就是最好的。

後來發生的幾件事,對我的震撼太大了。一個是我弟媳婦的姪女,二十多歲的女孩,一天在我弟家遇到她,我就給她講三退,講真相,她不理不睬的沒在意,我心裏就不高興了,心想我這都是為你好,你竟然如此對待,不聽算了,加之我還有別的事,就放棄了她。心想反正我告訴你了,退不退是你自己的事。結果不長時間她在車禍中喪生。

開始講真相時,我人心重,挑人講,認為不安全的不可靠的,看不順眼的不講,有個鄰居,我認為他不好,就沒有給他講真相勸退,結果他也死於非命。還有個鄰居,是朝鮮戰爭的老幹部,自己覺的這樣的人不好講,去他家幾次也張不開口,後來老人在病痛中離世。

是因為自己為我為私的觀念,使他們失去了得救的機會。記得師父曾講過:「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哎呀!想到此,深感愧對師父,愧對眾生,更愧對那因為我沒做好,失去被救度機會的三條生命。就是這些事深深的觸動了我,使我的心靈發生了強烈的震撼,決心以後不再錯過任何救人的機會,請師父引導有緣人到我跟前來得救。

打那以後我放下了很多人心,能利用各種環境去講真相、救人。比如:常人中的婚喪嫁娶,只要我知道,我都去參加,利用此機會救人。記得有一次參加婚禮一下就給一百多人講明了真相,一個外省來參加婚禮的邪黨書記說:我們就是找地方三退的。他還一個勁的謝我,並說就願意聽我講(真相),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每次有甚麼事,我都事先把真相資料準備好。在單位裏,修煉前,自己曾做過邪黨書記的工作,也拉進了一些人,幹了不少壞事,當我明白邪黨不是好東西時,我心裏非常惦記這些人。在師父安排下我見到了他們,我告訴他們:當時我不知邪黨那麼可惡,把你們拉進去了,現在我知道它是邪惡的害人的,我不能害你們,我得把你們再拉出來。他們聽後都高興的退出了邪黨,並給家人也退出了。他們都得救了,我真替他們高興,

一次自己不想做飯,就想去一個飯店買現成的。一進門就聽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也不認識那人,她說我們是一個單位的,單位黃了後,她一直在外地打工,今天到這看一個朋友,無意中竟看到了十多年未見面的我,真是太巧了。這是師父安排她得救來了。我就給她講真相,並給她做了三退,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自己都莫名其妙為甚麼主動要求去一個農村協調一件事(好像有甚麼催的似的,恨不得立馬就到)。就這樣我回到了闊別三十多年的老家,還意外的見到了年輕時的女伴,她成家後一直在外地,也是三十多年沒有回來了,這次因故回來,明天就走。聽她這一說,我頓時明白了,我為甚麼急著要回來,是她急著要聽真相,這是師父安排我回來救她。於是我就給她講真相,她明白真相後,自己和全家都退出了邪黨組織。之後她高興的返程了。

通過以上的經歷,我悟到:作為修煉的人所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所以不要錯過每一次機會。修煉中做的好的,那是我們符合了法的要求,大法的威德在我們面前的展現。做的不好的,那是我們應該努力修去的不足。沒有師父和大法,我們甚麼也不是。

我深知自己還存在許多不足,與同修比有一定的差距,離師父法的要求更遠。但我有決心在所剩有限的時間內,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中純淨自己,不給自己修煉路上留下遺憾,不辱使命,不讓眾生失望,圓容師父要的,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