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級冰球教練高維喜被綁架判刑七年(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吉林省長春七十歲的大法弟子、國家級冰球教練高維喜,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吉林省公安廳、長春市南關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後被關押在長春第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長春市邪黨南關區法院秘密非法開庭,非法判刑七年。高維喜沒有在非法判決書上簽字,他向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撤銷南關區法院對他的非法判決。此後,高維喜繼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送到四平石嶺監獄非法關押。


長春大法弟子高維喜

高維喜,男,七十歲,長春市體工隊冰球教練,國家高級教練員,曾任吉林省體工隊冰球教練、國家隊冰球教練,第九屆冬運會期間,還曾應邀擔任香港冰球隊教練。從六十年代起,高維喜就開始做冰上基地工作,積累了一套先進的訓練方法,為中國冰球運動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他經常帶隊參加國際比賽,為中國、吉林省、長春市拿過很多獎項,在國內冰球界享有很高榮譽。

隨著事業的不斷發展,疾病也越積越多。高維喜真是一身病啊:冠心病、動脈硬化、膽囊炎、胃炎、十二指腸潰瘍、關節炎、前列腺炎、直腸炎、嚴重的腎虛、肝炎導致的輕度肝硬化,因為訓練比賽造成的嚴重腦外傷後遺症、腦震盪後遺症、手術後遺症、青光眼、關節損傷、骨折、頸椎病、胸腰椎彎曲、骨質增生及股骨頭壞死等等,疾病使他每天都在痛苦中掙扎,活的很苦、很累。一九九六年,病情加重,治療幾個月仍不見效,持續不斷的感冒發燒導致腦血管痙攣,植物神經紊亂,冠心病發作,內臟功能衰退,最後臥床不起。疾病的折磨使高維喜感到絕望,他寫下了遺囑,安排好了後事,苦熬殘年。

高維喜的老伴修煉法輪功,告訴高維喜只有大法能救他的命,並給他看《轉法輪》。高維喜在病榻上戴著老花鏡看《轉法輪》,內心還在猶豫:像我這樣一個行將就木的病人還能有希望嗎?還能有人管我嗎?但是,身體上的病痛卻一天天消減下去,這使他不得不相信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九月,聽了大法師父在國外的講法錄音,明白了大法是教人返本歸真、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高維喜終於下定決心,走上了修煉的路。很快,臥床一年半的高維喜能下地煉功、盤腿打坐了,也開始有食慾了,人漸漸胖了,精神越來越好,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每天都感到精力充沛,走路、騎車都不覺的累,視力不斷好轉,二百度的老花鏡不用戴也能看清楚了。高維喜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寫的一篇修煉體會中說:「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

大法不僅給了高維喜新的生命,也使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修煉前,高維喜脾氣暴,性子急,動輒吵架、罵人,不管是跟隊員還是跟裁判、主管,說翻臉就翻臉,冰上運動界都知道他的壞脾氣。修煉後,高維喜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煉心性,以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對待和處理問題,關心、愛護每個運動員,善意的幫助他們,使他們深受感動。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再沒發過脾氣,更不會去罵人了,徹底改變了冰球界對他的負面評價。

很多熟悉高維喜的人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後,都曾為他惋惜,以為他將不久於人世。兩年後,看到他不僅身體變好了,人變年輕了,更明顯的是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待人處事和藹可親,大家都非常驚訝,想要知道這巨大變化的原因。高維喜告訴他們說:「我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改變了我這個人。」看到高維喜身上發生的變化,很多人開始了解、接受大法。一九九九年第九屆冬運會期間,到長春參加比賽的香港滑冰總會會長李光京和香港滑冰總會副會長、花樣滑冰協會主席馮惠女士有感於高維喜的變化,特地請了《轉法輪》帶回香港去「好好看看」。

就在高維喜以健康的身心服務社會之際,中共邪黨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為了向世人證實大法好,高維喜在煉功點堅持煉功三個多月。二零零零年過年期間,他到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希望當權者了解真相,改正錯誤。這良好的願望卻讓當權者極度恐慌,警察非法拘留了高維喜。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他在長春市地質宮廣場正面展示法輪功,又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高維喜被長春市公安局、南關公安分局跟蹤並綁架。不明真相、被邪黨利用的警察採取威脅、利誘、恐嚇等手段,迫使其放棄大法修煉。高維喜用自己身心變化的事實證實大法,給對方講真相。受矇蔽的警察不聽,將他非法勞教三年。高維喜先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後被轉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在朝陽溝勞教所期間,他舊病復發,曾被「保外就醫」幾個月,但他堅修大法的心沒有變。身體尚未恢復,警察又把他劫持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到朝陽溝勞教所,他整整喊了兩個月:「我就修煉法輪功!跟我師父回家!」從勞教所回家後,高維喜繼續向家鄉人講真相,希望善良的父老鄉親不要被邪惡所騙,早明真相,早得救度。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下午,吉林省公安廳、南關區公安分局綁架了高維喜。本來,高維喜要在五月十日到外地去接從美國回來探親的女兒。分別八年來,父母想念大洋彼岸的女兒,女兒也一直惦記著七十來歲的父母,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鎮壓大法弟子之後。女兒生第一個小孩的時候,正趕上高維喜被非法關押;生第二個小孩時又趕上高維喜老伴被中共邪黨非法通緝,之後二位老人流離失所。父母親年近七十,卻過著流離顛沛的生活,了解到中共邪黨在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後,女兒心急如焚,更加惦念二老,卻又無能為力,精神上的痛苦導致她身體狀況非常不好。五月十日,家人接站沒有見到高維喜,心裏十分不安,又等了幾天仍無音信。家人乘車到長春高維喜租的房子去找。一推門,屋裏有兩個警察,看樣子已經住好多天了。家人要求見高維喜,警察說送到長春第三看守所去了。父女、母女久別重逢,全家人團聚的願望又一次被邪黨對正信的迫害打破了。

高維喜等四名大法弟子被南關區分局曙光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受到了不讓睡覺、連續審問等形式的折磨。即便如此,高維喜等四人始終給警察及相關人員講真相,告訴他們:我們沒做錯,告訴人真相沒錯,修「真、善、忍」沒錯,我們是無辜的。

二零零八年一月,南關區法院秘密開庭,四個家屬聞訊趕到。高維喜等四人在法庭上都作了無罪陳述,並利用這個機會向世人講大法好,使在場的人深受感動。初審後,南關區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省公安廳不甘心,企圖羅織罪名對四人判刑,又上報市中級法院,市中級法院同樣以證據不足駁回。省公安廳仍不罷休,繼續對市中級法院施加壓力。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邪黨南關區法院非法開庭,高維喜被非法判刑七年。

高維喜被綁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共計一年半時間。期間不許家屬和外人接見,他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到底遭受了怎樣的對待,是外界一直關心的,也是看守所、公安局等部門一直在迴避和掩蓋的話題。但是,一些蓋也蓋不住的事實是: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抓的人中,退休工人王玉環被迫害致死;馮立平被毆打致骨折;陳彤被野蠻灌食而住院。

目前,高維喜被非法關押在四平石嶺監獄。他的家人、朋友、與他相識和不相識的善良的人們,都在關注著他的情況,也都在思考著這樣一個問題:像高維喜這樣一個七十歲的老人,一個享譽體壇的國家級冰球教練,一個昔日掙扎在死亡線上、修煉大法後起死回生的老人,一個自覺提高道德水準、於社會有利而無害的好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數次綁架、非法關押、折磨,甚至判刑,這只能證明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純正,大法弟子的善良與堅定,只能說明中共邪黨的流氓與殘忍,被利用與被矇蔽的世人,特別是在邪黨公檢法部門工作的警察的可憐與可悲。

善良的世人啊,請你看一看真相,請你想一想其中的道理:法輪大法被中共邪黨迫害將近十年,不但沒有被壓垮,反而洪傳世界,猖狂一時的邪黨卻在其一手製造的迫害中使越來越多的世人看清了其妖言惑眾的本質,其醜惡的歷史和殘忍的害人手段。隨著《九評共產黨》一書的問世,百年紅潮已落,天滅邪黨已定。目前已有四千五百多萬人明智的選擇了退出中共邪黨及其附屬組織團、隊,自救保平安。

願所有善良人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團、隊,保住平安,走向未來。也希望不明真相、被邪黨利用來迫害大法弟子、在邪黨公檢法司部門工作的警察和員工能夠擺脫邪黨的控制和矇蔽,了解真相,停止被利用,為自己的生命和未來著想,主宰自己,不要做邪黨的陪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