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資料製作與發放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看到《明慧週刊》第三五三期(十月十六日)《「無名」真相光盤不宜發放》的文章,聯想到以前也曾有許多同修發表過如何製作、發放真相資料的文章,很受啟發,收益良多。因此,也想談談我和幾位功友目前在這方面的認識和做法,與同修交流,以便互相補充、借鑑。

一、真相資料的製作、加工

隨著師父正法洪勢的向前推進,在全球大法弟子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中國大陸的民眾有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但還有很多人,仍然在邪黨造謠宣傳和黨文化的毒害下不能醒悟,對真相資料不以為然,甚至厭煩、拒絕。

師父要弟子「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考慮到常人的追求、執著和接受能力,許多大法弟子精心製作真相資料。我接觸到的特別是幾位年輕的女弟子,她們製作的《九評》、《解體黨文化》等書籍,不但裝訂正規,封皮質量好,還用塑料壓模,而且在發放前,還用很漂亮的禮品紙包好,而且還粘上精製的塑料花,然後裝在醒目的禮品塑料袋裏,送到住戶的房門口。

真相光盤的製作:有位同修不貼光盤貼,但用油筆在光盤背面寫上所錄製的名稱拼音字頭,然後裝袋,袋子上貼上「海外精彩VCD(電腦、電視兩用)」或「海外精彩DVD(電腦、電視兩用)」。再用禮品紙包成方形,粘貼好塑料花。去年夏天,我同這位六年失去聯繫的同修見了面,她把這些經驗傳給了我,並教我刻錄光盤。從此拓寬了我講真相的路子,自由度也大多了。

還有位同修,從網上下載真相光盤後,都仔細的審視一遍,然後根據本地區當時的情況,對有些光盤的編排順序進行了調整;對個別還有多餘空間的光盤,加了必要的內容,比如「石情」及「優曇婆羅花」的內容。前者為防止至今還受邪黨矇蔽的人一看開頭就拒絕;後者是儘量讓人每看一張光盤最後就能明白真相。法輪功的出現不是偶然的,共產黨幹了那麼多壞事,不但百姓唾棄它,而且共產黨必定要滅亡,這是天意,三退刻不容緩。光盤搭配相關的小冊子效果更好。這位同修把從網上選擇的光盤經過這樣的小加工,刻到移動硬盤裏給我,我就可以根據需要自由的刻錄了。

明慧週報、真相小冊子及其它單頁、雙頁的真相印刷品,則裝進印有「福」、「如意」、「一帆風順」等吉祥字樣紅信封或其它普通信封中,封上發放。這樣做有幾種好處:

1.增強了真相材料的美觀性,使人見了就喜歡。

2.增加了神秘性和吸引力。如光盤無漢字名,但有拼音字頭,能區分開,而且有「海外精彩」字樣,一般人都能喜歡要。舉個例子:有一天我把眼鏡腿摔彎了,拿到一家眼鏡店修理,店員是一位男青年,給正過來了,沒要錢。過後我帶了兩套光盤,用禮品紙包好。內裝九評和08年晚會等。專門去店裏表示感謝。我對小伙子說:「一套送給你,另一套送給你的同事們。」他問:「甚麼內容?」我說:「內容很多,特別好,你回家打開就知道了。」他說:「現在打開行嗎?」我說:「可以。」就離開了。他急不可耐的把包裝紙撕開,我剛走到店門口,小伙子笑逐顏開的大聲對我說:「謝謝您了!」

3.以免有人未看內容先拒絕。有些受邪黨造假宣傳和黨文化毒害深的人,一見有「共產黨」之類的字詞就認為是「搞政治」就反感、拒絕。光盤不貼漢字名,可以減輕這種人的逆反心理。

4.世人樂意接受。世人收到的是「福」、是「如意」、是「吉祥」,這樣就與大法弟子、真相資料拉近了距離,願意收下,容易認同、接受而得救。

5.加大了安全度。尤其光盤,沒有漢字,又有包裝,絕對安全,即使心性有些不穩的同修,只要理智,也不至於召來麻煩。

為了使常人容易接收並主動讀、看,我們還對一些資料加了短語。如在《九評》書首頁和光盤袋裏夾上:「本文一出,中共極為害怕而震怒。至今已四年有餘,廣為流傳,可中共一聲沒吭,這是為甚麼?看後您自會明白。希望您由此而悟透人生,儘快遠離它,選擇您美好的未來。」08年晚會光盤袋裏夾的短語是:「《神韻》走遍世界各地,場場爆滿,好評如潮,都說這是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其深邃的內涵,如能領悟,您必有美好的未來。」蘇家屯集中營活體摘取人體器官黑幕光盤的短語是:「瀋陽蘇家屯現已聞名世界。它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殘忍的屠殺黑幕曝光的首發地,您的良知必將引導您遠離邪惡,向善而自救。」

今天,之所以把這些短語寫出來,是想借此機會讓同修們看到,大家共同審察一下,看有無不妥之處,修改好了,也可借鑑。

另外,考慮到有些家庭可能沒有DVD機或根本沒有光碟機,所以在光盤袋上又貼上「看後送人得福報」的字條,可以使人樂意傳播,避免浪費,充份發揮每張真相光盤的作用。

二、真相資料的發放

1、堅定正念

吸取同修們介紹的經驗,我們每次發放真相資料出發之前,先發正念,清理自身思想中一切不純的雜念(重點是怕心和做事心),清除要去的環境中一切干擾、破壞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請師父加持,讓有緣人得到資料,明白真相並得救。在整個過程中只有一念:我是在助師正法、救人。幾年的實踐證明,只要念正,就不會有邪惡干擾、迫害;念正,即使中間遇到甚麼事情,心裏也是平靜的,不會驚慌,問題隨之化解。

記的有一次,我從樓上下到三層,把光盤放進一鐵製奶箱裏,剛關上門,儘管輕輕的關門,鐵箱還是發出了響聲。我剛把手放下,轉身要下樓,緊挨著樓梯的住戶的門就打開了,走出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直奔那奶箱而去,就聽他打開奶箱的小鐵門,扭頭向我大聲問:「幹甚麼的?」我沒動心,也沒回頭,從容的向樓下繼續邁步,隨後,就聽他進屋去了。

2、真相資料的攜帶方式

為進出居民大院及小區方便,避免提著包在樓群裏轉顯眼,被不明真相的人盯上,萬一遇到惡人要翻包,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把資料儘量都揣在身上。後來在《明慧週刊》上見一女同修介紹經驗,她是在上衣內縫上一個大口袋,與我的辦法類似。看後我就吃了定心丸一樣。所不同的是,男弟子比女弟子更為方便,可以不用縫口袋,而且可以在腰的上方放多半圈,除了後背、兩側各前方都可以放。不管是光盤還是裝小冊子的信封,可以放四排至五排。兩側每排放十多份,前邊兩排都減半,各七、八份,共四、五十份。夏天穿短袖,把襯衫紮在腰裏,外面再穿上一件肥大一點的。天涼了,外邊穿一件外套,其上衣的兩個口袋又可以各放上七、八份,共六十多份。再用尼龍綢包裝上幾本九評或少量光盤、小冊子之類的真相資料。這樣出去一次可以發七十來份,也就是七十來戶吧,如果是六層樓三居戶型單元,大約要串五、六個單元。我一般先發提包裏的資料,大約在第一個單元就發完了,把包一疊,放在衣袋裏,然後就是空手轉了。

3、發放方式和投放地點

近幾年來,我主要是到居民樓裏發放真相資料。我用同修介紹的那樣,先上樓,然後從頂層往下走,(如果是初做或心性不夠穩的同修,可只上到上數第二層,以免遇到頂層住戶出來人,情緒緊張),隨走隨發。這樣,容易掌握情況,安全性能高。我認為資料放入報箱、奶箱或信袋裏最保險,免的被別有用心的人斂走。若沒有報箱或奶箱的住戶,可在門上別(插)上印有「福」字的紅信封;或少量放在住戶走廊外面的紙箱上、筐子上、櫃子上等明顯處,或者偶爾在樓梯轉彎處的窗台放上一張光盤也未嘗不可。

如果是高層塔樓,可坐電梯上去。我一般都不乘坐到最頂層,而是少坐一兩層,出了電梯走上去就是了。因為有的電梯隔層停,而且上到頂層也可能給電梯司機的印象太明顯。也是從頂層一層層的往下發。我一次也只能發十一、二層,剩下的待以後再補發。發放時不要東張西望,探頭探腦。遇到住戶有人出門,要隨機應變,因為人出門前先有開門聲,我們可按計劃前行,或轉身反向走,都來的及,但一定要沉穩、大方,就不會讓人當成小偷對待,他可能會認為你是到誰家來串門的。

有的時候剛一爬樓,後面就上來一個人,這時我就慢慢的爬樓,讓那人前行,或乾脆停下來「歇」一會兒,「喘」口氣,反正老年人很正常。若真有多事的,非要當面問你是幹甚麼的,就給他幾張真相光盤或其它資料,向他講真相了。不過,這兩年我並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隨著正法洪勢和向前推進和大法弟子講真相,正法環境已經寬鬆多了,所以我認為,只要我們第一項做到位,念正,就不會遇到這種情況。就算是遇到了,也一定能在法上,使問題化解。就難易程度而言,應該上:高層板式樓、塔樓難一些。低層樓(無電梯)最容易做。

4、交通工具

我每次出去發資料,都穿軟底鞋騎自行車。這樣上、下樓走路聽不到動靜;在樓裏行動快、靈活。我一棟樓只選一個單元發,如果院裏樹多,人很少,可挨著樓發,否則就從開樓,隨機而發,原則是不要讓人發現你一個個樓挨著進,不一會兒又出來了,就會招人生疑。騎車雖然速度快,但在居民院裏絕不能快,尤其是老年弟子,你騎那麼快,人家會覺的你不正常。以前曾有同修介紹,不要鎖車,我覺的要看情況,如果你放車的附近有人,一定要鎖車,動作最好別急,人家看著你才正常,才更安全,如果是把車推進了樓道裏,又沒有人看見,為了少耽誤時間,不鎖車也好,但絕不是為了遇到事趕快跑,這一念是有根本區別的,總之,一定要做到符合常人狀態,這是關鍵。

5、不要連續去一個地方

也是像同修以前介紹過的,一定不要連續老去一個地方(大院或小區),以免被人認出來,起疑心。我是分別去幾個大院,大約個把月輪放一次。每次去哪個大院的哪棟樓的第幾個單元,做上記號(只有自己能看懂),免的發亂或發重了。最近我想到,每次發放,選擇各棟的同一個單元,這樣就更容易記住,但一定要靈活掌握,絕不能墨守成規。

6、發放時間性

因為我是退休的人了,所以我都是白天去發放,上、下午都行,目前我是上午學一會兒法,九點多鐘累了,正好出去一趟。昨天(十月二十三日)我要去的地方比較遠,就早晨多學了一會兒法,八點多鐘才吃飯,吃完飯、發完正念,就快九點了。進了那個大院,沒想到環境空前的寬鬆,院裏幾乎沒見到人,樓與樓之間又樹多葉茂,我就挨著每棟樓都進每個單元,進出六次,八十來份材料一會兒就發完了。

我覺的退了休的老年弟子,白天去做,就像是走親訪友,去遛彎一樣,很符合常人狀態。而如果改在晚上或早晨,反而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因單位鄰居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越是清靜,人少的早、晚或深夜出門、進門或在街上行走,別人越覺的這人不正常。這樣的教訓,我在二零零一年就遇到過。尤其現在,好多弟子樓前和居住大院都裝了監視鏡頭,我們符合常人狀態最為重要,不能讓邪惡有絲毫的可乘之機。

最近與同修切磋,如果把真相光盤和有關小冊子適當搭配起來發放更好,這樣可以互相補充,使收到真相資料的人能更全面的了解真相,(其實有的同修早就已經這樣做了)。我總覺的時間不多了,而真正明白真相的又實在是太少了,在大紀元網站公開發表三退的人數至今才四千五百多萬(其中還包括一部份是大法弟子),就是一個標尺。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呀,實在是不容樂觀啊。再不能怠慢了。認識到之後,昨天(十月二十三日)我開始這樣做了。東西多,身上揣不下,怎麼辦?放提包裏就是了,其實並沒有任何不便和不安全的,以前之所以儘量不裝或少裝包裏,是思想中有個「以防萬一」,就是個「怕心」。其實,只要我們信師、信法,把大法弟子的使命放在第一位,把救度眾生擺在大於一切的位置上,那麼,「怕」也就渺小了。昨天,我之所以感到環境「空前的寬鬆」,或許正是心性有所昇華,大法在這個空間讓弟子的展現吧,也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當我們完全同化於大法,完全是正法正覺的狀態時, 那個「怕」也就徹底沒了。

這是我和幾位功友目前的層次所悟,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或不妥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