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風雨雨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九月底有緣得大法的。在得法之前,我因多種疾病已斷斷續續住院一年多了,嚴重的心臟病。心臟每分每秒猶如萬根鋼針不停的穿過,並感到透心冰涼,疼的不敢喘氣,常常嚴重悶氣,感到隨時都有憋死的可能。一站立天旋地轉,我真實的感覺到自己正在鬼門關遊蕩。還有高血壓、氣管炎、哮喘、鼻炎、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每節腰椎都長有骨刺,)從小就偏頭痛,痛起來直撞牆,婦科病等等……。整日臥床生不如死,掙扎著求生存。我的醫藥費在全單位總是前幾名,領導都頭痛。絕望中,我有幸看到了一本《轉法輪》寶書,(一個阿姨拿給我媽看的)雙手打開寶書第一眼看到「修煉」二字,我全身一震:「啊!原來這世上還真有修煉哪!我一定要修煉!」這念頭一出兩眼淚水嘩嘩直流,全身密密麻麻的有無數小圓圈快速轉動,(後來才知道是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當場竟行動自如,一身輕。我驚喜萬分,當天晚上迫不及待的隨阿姨來到煉功點,見到輔導員我兩腿一彎就下跪,流著淚說:「我要煉功,求求你教我煉功吧……。」輔導員趕快扶著我說;「行,行,我教你,我教你……。」第一次打坐我忍痛雙盤了將近三十分鐘,疼的渾身都是汗,但全身輕鬆舒服。而且打坐中我的心臟突然間一下子通了,不憋氣了,呼吸非常舒暢。那個舒服勁兒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在學法小組我第一次見到了師尊身穿袈裟的大法像,感覺那麼親切、熟悉,似曾認識……啊!這不是我師父嘛……我滿腹委屈的向師尊哭道:「師父啊!您可來度我了!我等您等的好苦哇!」我終於等來了我在億萬年輪迴轉世中所等待的師父和大法。

在我的修煉中有許許多多無法言表的心性昇華後身體所體現出的神奇和美妙的變化經歷。有一次我上早班(我在服務行業工作),中午飯我到對門的一家麵館買麵吃,麵館挺大坐了很多人,我自帶了個小鍋把面買回去吃。一會兒面盛好了,上面一層厚厚的紅辣椒油,很香。只是鍋蓋忘蓋上了。我跟端面的小姑娘要鍋蓋,這時麵館的女經理來了,見了我臉色很難看,從裏邊櫃台上拿起鍋蓋氣哼哼的從兩、三米處將鍋蓋平旋著扔向小鍋,「砰」的一聲鍋蓋斜砸在小鍋上面,鮮紅的辣椒油摻雜著香菜葉濺了我一身,雪白的工作服頓時狼藉一片。我不平之心隨之而起,我環掃四週,所有的人都驚愕的在觀察我的臉部變化,女經理也有些不自在的看著我。我突然想起師父說過修煉人遇到矛盾不是偶然存在的,「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轉法輪》)想到這兒我微微一笑,心平氣和的蓋上鍋蓋,端起鍋向門外走去,下了三、四層台階,我覺得突然飄了起來,低頭看看自己的兩隻腳在走,可一點踩地的感覺都沒有,哇,我是在離開地面飄著走呀!太美妙啦。我心想;這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心性提高了,物質身體就會有一個大的變化。以後再有提高心性的事,我一定守住心性。在一次煉靜功入定中,我體驗到了師尊講的「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和「只有自己的思維,一點意念知道自己在這裏煉功」(《轉法輪》)的狀態。

我修大法後判若兩人,紅光滿面,身輕體壯,再沒花過一分錢醫藥費,工作兢兢業業從不挑撿,不再撥弄是非,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單位領導和職工看到我的變化人人稱奇,紛紛找我請大法書、學煉功。單位領導要求我說:「能不能在單位大禮堂辦個法輪功學習班,讓全體職工都來煉。」我當時也是個新學員,沒有悟到師父的講法錄像能辦學習班。只是讓他(她)們到各自家門口的煉功點上學法煉功。現在想起來直後悔。我煉功沒幾天就開了天目,幾個月後出現遙視功能和宿命通功能,在煉靜功時,我睜著眼看到了腿前金光閃閃的蓮花瓣,又看到了眼前只有六至八歲非常漂亮標緻、粉白粉白的小羅漢。使我永遠難忘的是一九九八年八月我非常幸福的在新加坡法會上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之首出於妒嫉和邪黨的邪教本質非法迫害法輪功和修煉的善良民眾。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們去北京上訪,當天數千和平上訪的學員被惡警劫持到北京豐台體育場,不許吃飯、喝水,也不許去廁所。我們集體背起了《論語》,全副武裝的武警和公安惡警把領頭背法的一位女同修圍起來大打出手,我們高喊:「不許打人!」惡人不敢明著逞兇了,便將他們所認為是骨幹的同修抓走了,我們其餘的被各省駐京辦事處來的人給押送回本地繼續迫害。

惡警把我抓到了市「六一零」,並污衊大法和師父說:「書上都是騙人的,哪有甚麼天目和遙視啊?哪有甚麼特異功能啊。」我說:「我就能證實書上講的都是真的,我修煉法輪功後幾十年的頑疾全都痊癒了,請問有哪個醫生、醫學教授或者科學家能做的到這些?而且書上講的那些特異功能我全都經過了。我親身經歷的和大法書上講的一模一樣絲毫不差。」「六一零」的人吃驚的看著我:「是真的嗎?」我說:「你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為甚麼這麼多嗎?那就是因為他(她)們自己在修煉中受益無窮。又接觸到了許多神奇的事,他們告訴了自己的親朋好友,心傳心,人傳人,所以修煉大法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了。如果自己在修煉中親身經歷過的事實都不敢承認,不敢講真話,那我看連人都不配當了。」後來有個「六一零」的人員看到我時見左右沒人就悄悄問我:「你能不能再給我講講你煉法輪功還看到了甚麼神奇事兒?」我笑著告訴他說:「天機不可洩露,你們收了那麼多書,自己去看看吧!」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再次和同修們去北京天安門廣場打真相橫幅,當時正好有一個幾十人的外國旅遊團在此合影,我和另一位同修立即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高舉起,此時有十幾處同修也打出了橫幅,只見廣場上警車、惡警像瘋子一樣東竄西跑到處抓大法弟子。有個武警瘋了似的向我撲過來搶橫幅,我高喊:「法輪大法好!」(那是頃刻間從我生命本源深處本能的發出的聲音)隨即和我一起打橫幅的同修也高呼「法輪大法好」。瞬間我的身體在我能看到和感受到的情況下,像膨脹似的變的又高又大,天安門廣場上的邪黨旗桿變的又小又矮,就像個火柴棍。這時從我身體深處湧出說不出的莊嚴、殊勝,淚水湧了出來……我們被送到了北京通州通縣看守所,在那四天,我們給所有能接觸到的犯人講大法的美好、殊勝、神奇。她們不同成度的正確認識了大法。表示出去後也要學大法。

我去天安門時背包裏帶了一本《轉法輪》,我在心中請求師父保護寶書,不讓惡警看見。從北京天安門派出所到通州看守所又至本地邪惡非法關押,經歷了五次非法搜查,任何惡警都看不到我的寶書。真是太神奇了。

二零零一年初做真相資料時,由於執著心(顯示心、歡喜心等),被舊勢力及其黑手,爛鬼鑽了空子,邪惡的市「六一零」將我綁架到拘留所非法迫害(表面上是同修承受不住出賣了我)。在拘留所幾個月後,我從被綁架進來的同修那兒知道了發正念。開始時剛一立掌只見密密麻麻的邪惡生命排著隊、打著鼓向我湧來,(我當時還挺奇怪,怎麼邪惡進攻還排隊打鼓呢。後來看了師父講法才明白。)我只管發正念。在邪惡窩裏,不知道時間,我就不停的使勁發、連著發。幾天後右手大拇指至整個虎口都腫了起來,痛的直不起手指。我當時想到可能是邪惡干擾不讓我發正念。那我就發,因為是師父教我發正念的,我只聽我師父的。過了一段手就好了。邪惡非法要把我勞教兩年,我發正念全盤否定,決不承認邪惡強加給我的迫害,結果勞教所拒收又退回拘留所。後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正念闖出了拘留所,又匯入到正法洪流中來了。

有一段時間我有了很強的怕心,門外的走路聲、警車聲、說話聲都能使我心驚肉跳,穩不下心來。於是我就發正念清除「怕」這個敗物。清除完自己的空間場後,立掌銷毀干擾我做三件事的「怕心」。這時在我眼前出現了一個深咖啡色、長滿疙瘩的多角形怪臉、既恐怖又噁心。它就叫「怕」,是有物質形像的。它發現我能看見它,頃刻間變化成一個好看的天女在我的臉前怪笑,我不受它的迷惑對著它念「滅!」它掉頭就逃,我連念幾個「滅!」,它就像肥皂泡一樣崩了。之後我真的不那麼怕了。

有一次我對著在北京的大魔頭發正念。我剛念完正法口訣,眼前出現一個像小島的樣子,小島上面覆蓋的都是冰。我的功就罩在這個畫面上。我不解其意。幾天後才知道我發正念時大魔頭正在一個叫「冰島」的國家訪問。由此我悟到:不管邪惡躲到哪兒都逃不脫大法弟子的正念。只要你按照師父的要求發正念,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會找到邪惡並銷毀它。

又一次,上午九點左右,我和女婿(未修煉法輪功)出門辦事,出門見馬路上戒嚴,人行道上沒幾個老百姓,盡是男女便衣把守,不讓靠近快車道。女婿猜測要過車隊。於是我們站在路邊等待放行。車隊來了,前呼後擁,中間一輛車的窗戶還用黑紗遮擋的嚴嚴實實的。因我已習慣了隨時發正念,兩眼直視快靠近我的車隊發出正念:「如果是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立即讓它遭惡報。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頃刻間強大的正念對準那個窗戶罩黑紗的車衝去。(因我強烈的感覺到滿頭的頭髮都被功帶的豎了起來,連頭髮梢都指向那輛黑車。)車隊一過我跟女婿說:「車裏坐的不是好東西,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女婿說:「你咋知道?我不信。」我說:「我剛才發正念時感覺到了。」他搖搖頭去辦他的事了。當天下午才知道那竟是江魔頭的車隊。女婿也服氣了。

我有個親戚是某市電業局的邪黨黨委書記,倆口子路過我市到我家看看。我讓他們看《九評共產黨》書,他拿著書看,我就在旁邊發正念,清除他身上的一切共產邪靈和邪黨因素。他看了一會兒說:「這書寫的真好,能不能給我?」我說行。接著讓他看〈大紀元聲明〉並勸他「三退」。他高聲說:「退、退、退,我們全家都退,我看透這個惡黨了。」我當場給他們用小名辦了「三退」。臨走時他說:「看來我今天是專門退黨來了。」我笑著說:「你們給自己選擇了個美好的未來。」

我每次出去發真相資料都對著資料默默的說:「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你要配合我做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以一當百、多救有緣人。」

我修煉大法十二年,風風雨雨走到今天,全靠偉大、慈悲的師尊呵護!我唯有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努力的做好「三件事」,紮紮實實的向內修自己,真正能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神聖稱號。

我想寫的修煉體會太多了,我都不想停下筆來。可是我的文字表達太有限了。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