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居民譴責廣州增城「六一零」對妻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香港居民陳英田先生和增城市法輪功學員楊小蘭於1999年之前在大陸結婚。可是楊小蘭因為堅持信仰,多次遭到增城市公安局「六一零」的迫害和刁難,遲遲不能到香港和丈夫、孩子團聚。目前楊小蘭仍被迫害的流離失所。以下是陳英田先生的敘述:

我叫陳英田,是香港居民,我與楊小蘭在增城市民政局合法登記結婚。大約在1998年太太與兒子在中國大陸申請了戶口到香港定居與我團聚。由於我太太信仰法輪功,在2000年11月向中國民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政府人員就判我太太二年勞教。政府人員強迫我太太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我太太未配合中共人員的要求,後又被非法加期五個月,關押在三水勞教所。2001年春天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批准了太太與兒子到香港定居,當時我太太處於被非法關押期間,於是年幼的兒子就到香港與我團聚,我太太到香港定居證件則被作廢。我太太被非法關押二年五個月後於2003年4月釋放,我太太要求回香港與全家團聚,石灘鎮派出所要挾我太太說:上級說法輪功的人勞教後三年之內不能辦理到香港的探親證和定居證。我一家人因此得不到團聚,太太則一人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2003年10月我太太又被中共人員非法判刑三年,被關押在廣州市白雲區的廣東省女子監獄。

我太太的外婆和媽媽分別在2003年及2005年在極度的精神打擊下含冤去世。2006年10月26日太太釋放回家。但增城市邪惡的「六一零」和派出所及綜治辦的不法人員並未放鬆對我太太的迫害,他們經常打電話騷擾恐嚇我太太及其親人,並到處追蹤我太太的行蹤,總想對我太太實施精神控制與恐嚇。

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我們一家就沒安定過,完全處於妻離子散的窘境,我們的孩子還未成年,他失去了健康成長與應有的母愛和受教育的良好環境,這麼多年兒子得不到基本的家庭溫暖,導致他形成不健全的性格,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溫馨與幸福。我太太是甚麼壞事都沒有做的人,她不偷、不搶、不騙、不殺人放火、沒有任何的以暴抗暴的行為,只做了一件和平的事,就是講清她們的真相,訴說自己的委屈,她是很善良的人。自從她被非法關押,我對她是非常的憂慮和牽掛,這種擔心是剜心透骨的。這一次又一次的痛苦也施加在了我們全家人的身上,已經給我和我的親人們、家庭造成了無比巨大的傷害、恐嚇和精神摧殘。我們一家人都是很平凡普通的百姓,只是想平平安安過好日子,甚麼政治的訴求都沒有的,近10年以來我一人既當爹又當媽把孩子拉扯大,其中的孤獨與辛酸無法用語言表達。

我與太太於2007年5月25日在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辦證中心(電話020--82629963)申請到香港。之後也申請了到香港探親的港澳通行證,太太就經常到香港探望我與兒子,她時刻遵守香港的一切法律法規,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違法的行為。今年6月23日我太太在網上查出她到香港的定居證已經批准下來了,但是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一直不通知我太太拿通知單,我請廣州市親戚到出入境管理局查詢我太太的證件情況,今年7月20日,我親戚到了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找了相關的部門,他們證實了增城市出入境管理科確實未通知我太太拿通知書,他們就督促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趕快通知我太太,7月22日,我們才收到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的電話通知。

我和太太7月23日從香港趕到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電話020--83115725)領取通知書,管理科的人不給我們通知書,說「六一零」要找我太太談話,於是他們就叫來了「六一零」的不法人員,國安副科長賴伯勝(手機:13922381886),國安教導員溫醒群(手機:13809288373),他們來了以後要把我太太單獨叫到一間房談話,我太太不去,我太太要求與我同去,他們不同意,經過幾次交涉,他們才勉強同意我陪太太到他們安排的房間談話,具體內容是叫我太太奧運會期間不要去北京,不要發任何法輪功的宣傳單,天天要我太太向他們彙報行蹤。國安教導員溫醒群教唆我如果發現太太散發法輪功宣傳品就嚴厲看管,趕她出家門。談話完後,我就陪太太到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交照片辦證件。辦證人員告知我們,正常程序一個月內就可以拿到證件回香港定居一家團聚。我在7月24日早上回了香港,我太太買了7月25日的車票準備回四川探望我岳父(因我太太不熟悉廣州),想逛街給她父親買點禮物,她找了在廣州的朋友曾錦秀(湖南人)一同逛街購物。7月24日晚上8點多,我太太與曾錦秀在東圃購物中心被車陂派出所(020-82307575)民警綁架,聽說她們倆贈送了兩張2008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光盤給小商販,因此民警就將她倆綁架,她倆被綁架到車陂派出所30幾個小時後送到了天河拘留所關押。我第二天收到消息立即趕往增城市石灘派出所了解情況,增城市「六一零」和派出所相關人員告訴我關押15天後就會放人。我當時心中非常焦急,好不容易等到15天後收到增城市「六一零」的電話告知由於中國處於「奧運」期間,我太太被送到了廣州市白雲區槎頭西洲北路56號的「法制學校」(電話020- 81730648)。聽太太講他們打著法制學校名義,實質是強行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我太太沒偷、沒搶、沒殺人放火,沒有違反中國的任何法律、法規,根本對中國的奧運不會構成任何威脅,更不會擾亂任何社會治安,而他們就把我太太非法關押了三個月之久。今年10月21日早上,石灘鎮綜治辦梁海祥主任(辦公電話020--82920836手機:13509283218)受上級增城市「六一零」指示打電話到香港找我說:「你太太到香港定居的證件已快到期,你今天下午到石灘鎮自費住賓館一晚,23日釋放你太太,你與我們一同去接你太太出來取證件回香港。」我放下手中的一切事務立即趕到石灘鎮,我自己找了一間賓館住下,當天下午受增城市「六一零」上級指示的石灘鎮綜治辦主任梁海祥到賓館找到了我說:「你老婆的證件可能有點問題,明天你就不去接你老婆。」他們是代表中國的政府官員,當時我感到這些政府官員竟然半天時間說話如此的出爾反爾,非常不講信用。

10月23日近中午時分,他們把我太太釋放後接到石灘鎮綜治辦公室,聽我太太講在「法制學校」的警察及「六一零」副主任王建萊(辦公電話020- 82723610,宅電020-82622833)一直騙她說一會兒取證件給她回香港。到了石灘綜治辦後他們立即揭下畫皮,反口講不給證件,我太太要求取回他們扣押的護照與港澳通行證,他們也不還給我太太,完全阻止我太太進入香港,還找藉口說怕我太太到香港與法輪功的學員在一起,對國家政權不利。真是天大的笑話!「六一零」及他們的「法制學校」把我太太強行剝奪一切自由,封閉「教育」了三個月。我太太回香港與我一家團聚怎麼會對國家政權不利?!我太太回香港與我一家團聚「六一零」也因此懼怕?這就是「六一零」百般阻擋我一家團聚的理由。「六一零」分明就是做賊心虛!他們用「假惡鬥」的伎倆對待我與太太,還無恥要求我太太把今後在中國的居住地及固定電話及手機告訴他們,並無理要求我太太每個月向他們作兩次行蹤彙報,騙我們到香港的定居證是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扣押,叫我們自己去找他們要證件。

我與太太又趕到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電話020-83115725)找了相關部門,那裏的工作人員在我們多次耐心的追問下才無奈講:楊小蘭的證件是增城市「六一零」要求我們扣押,增城市「六一零」給我們打招呼不能發證給楊小蘭,要想拿回證件你們自己去找增城「六一零」,只要「六一零」同意就給證件你們。我太太又到增城「六一零」辦公室找到政法委副書記鐘保超(手機:13809283208,宅電020--82638678)及王建萊,他倆左右推脫,又反口說是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的事,我太太又跑到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找到陳科長及林科長(辦公電話:020-82629871),林科長就講:「增城『六一零』叫我發證件提取通知書給你,我就發,『六一零』沒叫我發,我決對不敢發。你找『六一零』說去。」我太太多次到增城「六一零」辦公室找他們,他們就緊緊鎖上門,打電話也不接。

我太太由於戶口在增城市石灘鎮,但從未在那裏工作與居住過,只認識已退休在家的一位阿姨,「六一零」辦的也知道我太太在那裏只認識這位阿姨,沒有任何的親朋好友,他們為了難為我太太,與石灘鎮的綜治辦主任肖叔齊,綜治辦主任梁海祥等人到那位阿姨家,警告恐嚇那位阿姨不能接待我太太。「六一零」部門為了控制我太太的一切行蹤,無恥的對我太太講:「你就留在石灘鎮工作,我們安排工作與給你。」我太太講:你們天天回家與家人在一起,為甚麼不讓我回家照顧丈夫與孩子,你們說法輪功的人六親不認,不要家,不要親人,而今現實是你們破壞我的家庭,不讓我有家有親人,不給我過正常人的生活,你們打著構建和諧社會的幌子,破壞憲法,凌駕於憲法之上。增城市「六一零」打著為我們好的幌子,要我們對他們的教育要感恩戴德,實質做的事情是欺騙百姓,欺騙中國民眾、破壞他人家庭、泯滅人性的不和諧因素,侵犯中國的法律。我太太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六一零」可以無故扣押我太太的任何證件,在我與太太不間斷找他們說理的情況下,他們作為國家公務員,工作態度極其惡劣、語言低俗、粗暴。

2008年10月30日增城「六一零」指示石灘鎮派出所民警周志權(手機:13902339895)打電話騙我,要我31日與我太太一起到增城出入境拿取「領取出境定居證通知書」,然後到石灘鎮派出所取消戶口,他們還恐嚇威脅要求我去增城「六一零」辦公室寫一份擔保書,內容是擔保我太太在香港不參與任何法輪功的活動,不要與香港的任何法輪功人員來往。同時也要求我太太寫一份內容相同的保證書。我與太太31日一早到了增城出入境管理局,向他們拿定居證的回執,但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林科長說要「六一零」給他們電話同意,就馬上給我們,我太太多次打電話給「六一零」,斥責他們一直拖延並耽誤了她辦理證件的時間,無端給我們增加了許多不該有的麻煩。在我太太的極力堅持下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林科長收到「六一零」的電話,才把「領取出境定居證通知書」假惺惺的給了我們。

出於慎重起事,我們立即當天托廣州的朋友到廣州出入境管理局通過定居證號查詢是否定居證還在有效期內,三樓的資料審核科辦公人員告知抓緊時間還來的及,並告知在五樓的諮詢處可查詢。當朋友來到五樓後,五樓諮詢窗口並未看證件號碼就告知增城這個人證件已經過期(說明他們已事先知情)。為何三樓與五樓查同一個證件,給的答覆這麼不一致呢?這件事情,政府並未按正常程序辦理。增城市「六一零」還勾結石灘鎮派出所講假話騙我們取消戶口才可拿證件,「六一零」從中做手腳搗鬼,不讓我們一家人團聚,增城市公安局「六一零」破壞了我們的家庭,不讓我們百姓過上正常的生活時,對外大力宣講學了法輪功的人都不要家,變的六親不認,「六一零」還故意要我們對他們感恩戴德,如今可以看出到底誰是罪魁禍首造成我太太有家不能回,有親人不給團聚的呢?增城市公安局「六一零」在我太太證件快到期的情況下故意拖延時間,並操控增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和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非法扣押我太太合法申請到的出境定居證。11月3日星期一上午,我太太又到廣州市出入境管理局「受理科辦公室」,值班幹警(警號是:017438)看完電腦中楊小蘭的資料再次講:楊小蘭的證件是增城市公安局「六一零」辦的人員下命令不准他們簽任何證件出境。

以上的種種罪惡是由於中國大陸各部門的錯誤「奉命」執行,而給我一家造成一次又一次的無比巨大的傷痛,可大陸各政府部門卻熟視無睹,仍然知法犯法,請問中國的法律在哪?政府官員的良知在哪?我與我的爸爸媽媽都曾經在英國居住多年,在國外每當看到華人受到不公正對待與歧視時,我都會挺身而出,維護中國人的尊嚴,每當中國發生甚麼天災人禍時,我與我的全家都會慷慨解囊援助我們的祖國,支援我們的同胞,對我們的國家我充滿了濃厚的愛國之情。但通過我太太的悲慘遭遇,我及我的全家人非常痛心,我嚮往與永遠維護的祖國已經被一小撮禍國殃民的腐敗分子糟蹋的千瘡百孔,這是我非常不忍心看到的,我已經忍了很久了,現在我無法再忍受了,我必須站出來為我的祖國吶喊,為我太太及所有善良的民眾吶喊,停止欺壓、停止對中國無辜百姓的犯罪!我太太絕不是壞人,如今她被迫流離失所,生命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增城市「六一零」是如此的流氓騙子行為,他們代表中國政府打著「為人民服務」,打著「以人為本」的虛偽口號,全是他們行使流氓騙子的擋箭牌,我們合法權利何時能得到申訴,我也向全世界申訴,希望全世界的正義機構、善良和平人士能關注我一家的悲慘遭遇,我太太如今仍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她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增城市「六一零」、石灘鎮綜治辦、石灘鎮派出所仍對我太太實施人身與精神迫害,希望早日停止這種泯滅人性的殘酷迫害,能幫助我太太早日回家,早日停止流離失所的悲慘生活。我在此也強烈譴責增城市「六一零」辦、增城市綜治辦、增城市石灘鎮派出所的不法人員,停止對我全家的一切騷擾與迫害,停止對我太太的一切精神控制和人身迫害!停止一切違法行為!還我幸福美滿的家庭!

申訴人:香港居民陳英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