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張秀存自述屢次被綁架、勞教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河北省廊坊北史家務鄉大法弟子張秀存,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幾年來曾多次遭到邪黨人員的非法抄家、綁架、關洗腦班、勞教、勒索錢財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因把我丈夫拾到的價值幾百元的東西交給北史務鄉派出所,他們得知我是煉法輪功的就將我非法扣留,並抄了我的家,抄走我的大法書,兩個錄像機、錄像帶等物品,也把我丈夫劫持到了派出所,我丈夫在他們的恐嚇下,帶著他們想綁架另一同修,但未得逞。惡警把我銬在鐵椅上銬了一宿,第二天把我綁架到了安次區洗腦班(廊坊二招)。猶大黃俊伶和大城縣的一個和尚,還有幾個猶大每天輪番的向我灌輸邪悟理論,每天只讓睡很少的覺,猶大黃俊伶拽著我的手強制按手印。我被非法拘禁17天,出來後,北史務鄉綜治辦的楊寶銀向我要所謂的「轉化費」1500元,經常到我家騷擾,我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四年,我因上網向全世界人民曝光我被迫害的經歷及向領導寫信,我又遭到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的綁架並且抄走了我的大法書、錄音機、電視天線、VCD等物品,我又被綁架到看守所、廊坊六一零洗腦班(廊坊樂園賓館)。在洗腦班我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許出屋,猶大李淑香、張敬新、郭鈴、王麗等向我灌輸邪悟理論,我不聽,絕食抵制,韓志光見我不配合就氣急敗壞的說,不配合就是勞教。

在這兒期間,北史務鄉的劉術學帶著鄉里的人向我丈夫要錢,並威脅說不交錢就送勞教,馬上就勞教。我丈夫在他們的逼迫下,東家借,西家借,湊齊了2500元錢,結果我還是被安次區國保大隊綁架到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我三次被關進嚴管屋,那裏長年不見陽光,冬天沒有暖氣,夏天蚊子叮。由於我不配合他們對我洗腦迫害,拒絕「轉化」,二中隊惡警副中隊長王豔華左右開弓將近打了我20個嘴巴,她逼我站著,我不站,她就唆使勞教犯把我的手和腳捆在椅子上大約十五、六個小時,4天4宿不讓我睡覺。從石家莊來的一個惡警叫劉俊伶,她一看錶面偽善不行,就開始侮辱、恐嚇我,說:「國家有你一個不多,死了一個也不少,勞教所離火葬場大煙筒這麼近。」我說:「你不是挺善嗎?原形畢露了吧!」後來她看我不「轉化」,就拽著我的手強制我寫不煉功保證與決裂書,然後再按上手印,就算「轉化」。這種手段對其他大法弟子也使用過。

在勞教所我拒絕做奴工、「學習」、出操等一系列規定,惡警中隊長嚴紅麗問為甚麼不遵守規定,我說我不是犯人。她就謾罵、侮辱我,對我拳打腳踢,還打了我幾個嘴巴,對我進行體罰,每天讓我站20個小時,睡不到4個小時的覺,我連續站了15天,我的腿、腳腫起來挺高,穿鞋穿不進去,兩腳麻木、發涼。我在勞教所身心受到很大傷害,出獄後就出現了病狀。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我回娘家,又遭到北史務鄉派出所、安次區國保大隊惡警的綁架,所長王健勇非法搜走了我身上的兩張平安卡及100多元錢,我從同修家被劫持到北史務鄉派出所,我拒絕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安次區國保大隊惡警董輝就打了我兩個嘴巴,並且強制我在紙上按手印,派出所所長王健勇叫人把我銬在了外面大約兩個小時,第二天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我絕食抵制,當時我咳嗽很厲害,看守所女監所長肖某與田某就唆使犯人按著我的手腳,強行給我輸液,10天後,安次區國保大隊和北史務派出所又把我劫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唐山拒收,他們又把我拉回看守所,直到15天後我出現呼吸衰竭、生命垂危才把我放回家。出來後,北史務大隊書記王洪飛在北史務派出所的唆使下,逼我搬家,並使出停電的卑劣手段,至今已有2年多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安次區國保大隊的劉偉、董輝,北史務的片警歷偉等五、六個人又闖到我家,非法抄走了我的錄音機、磁帶、大法書、資料等東西,並又把我綁架到了廊坊市拘留所院內的(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廊坊市六一零洗腦班,我絕食反迫害,10天後,他們灌食灌不進去,我出現了胃出血,安次區國保大隊向我丈夫勒索1500元錢才把我放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