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真正回家的路(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明慧記者鄭語焉採訪報導)俗話說:「危機就是轉機。」可這得取決於關鍵時刻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而定。周亮君小姐,堅信從打二零零三年恭聽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錄音講法的那一刻起自己已是得法的大法弟子,她在全心修煉的二年多後說:「大法讓我整個重生了。」

家住基隆的周亮君在完成大學社工系學業後,遠赴澳洲學習英文,隨後轉至英國攻讀並取得教育碩士學位。在澳洲期間曾接獲法輪功相關資料的信件,產生了想要知道更多內容的好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段時間返台,適值中共展開對法輪功的無理鎮壓,周亮君說:「看到新聞報導,我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一定是中共騙人的手法,它們一貫就是欺騙。」同時又興起好奇:中共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但因忙於安頓和開展事業,未做進一步的探究。


周亮君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年輕的生命卻像枯萎的花朵

公司業務繁忙而緊張,周亮君每天工作長達十二至十四個小時,幾年過去,事業穩定有成,但身體健康卻出現警訊。幾乎整年到頭都在與濾過性病毒的重感冒對抗,大學時期發生車禍,因無外傷而掉以輕心的內瘀血部位開始作怪,大腿部份肌肉纖維化呈現萎縮,導致身體狀況左右不平衡,醫院檢查出胸部有纖維囊腫,很可能變成乳癌,再加上婦女病等大小病痛一堆,周亮君說:「有段時間整個人都蠟黃,像是枯萎的花朵,工作所賺的錢都花在看醫生,整肌、針灸、熱敷等等都很耗時間。那時覺的人生好黑暗,不住反思,難道年紀輕輕,就要把所有往後的時間都花在醫院看醫生這上面嗎?」此時才意識到健康的重要,轉換職業至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擔任英文科教師,並且開始跟隨罹患口腔癌的父親尋找氣功治病的方法。

社區大學的同仁善良體貼,但無互道早安或再見的習慣,周亮君雖然不太習慣但也入境隨俗。過沒多久,來了一位陳姓教師(陳怡文),周亮君說:「新來的這位同事很友善,早上見面總是微笑道早安,下班也會說再見,有時還會問好,感覺很親切自然。」一天,周亮君偶與這位新同事擦身而過,莫名的向她說道自己在練氣功,這位新同事回答亮君說她是法輪功學員。這下可把亮君之前的那些好奇心全都勾發出來,經過怡文的介紹並且借她講法錄音帶,周亮君利用上下班,開車往返台北與基隆兩地的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她說:「結果才聽完第一講就覺的愛不釋手,很吸引我,很多疑惑與問題豁然開朗,彷彿有人幫忙把身體淤塞不通的氣血脈絡全部打通,通體舒暢無比。尤其是『大道至簡至易』這句話更是令我觸動不已。」

纖維化的肌肉有了生機

怡文陸續把大法書籍一本本的借給她,每本都讓周亮君愛不釋手,養成隨身攜帶以備工作休息時捧讀,她說:「我經常看的入迷,當把所有的書看過一遍,內心受到很大衝擊:怎麼不讓我早一點碰到。」「哎,很不爭氣的是,明知大法好,可我還是執著於坊間氣功,捨不得放下,一隻手抓著大法,另一隻手抓著坊間氣功不放,腳踏兩隻船。」周亮君說:「直到看過《北美巡迴講法》後悟性才上來,立馬放下執著,開始學煉五套功法,真正完全走進大法中來專一修煉。」到現在已有二年多時間,一身病痛好轉許多,身體輕鬆精神愉快,觸壓纖維化的部位,有了酸疼的感覺,肌肉開始有了生機,她說:「之前我經常為家人不願接受大法而氣惱,後來想想自己腳踏兩船不放,又怎能期待家人認同,要是我悟性早點上來,說不定父親就會有獲救的希望。」

那段時間,母親為父親病情擔憂,練假氣功的哥哥、姐姐主意識不能控制自己,經常神神叨叨,加上社區低收入戶學童問題,周亮君每天為這些接二連三且又棘手的事情所包圍苦不堪言,她說:「但是很不可思議的是,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已經精神崩潰了,但大法的法理引導我不斷提升,竟然在碰到那麼多事的情況下,卻心情平靜的度過那一年。」現在哥哥雖然尚未真正走進大法中來,但已開始捧讀《轉法輪》,媽媽也經常向親友鄰居推薦法輪功,亮君期望他們有朝一日也能像她一樣幸運得法,成為法輪大法弟子中的一員。

走向陰暗角落的孩子變成模範生

常言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周亮君秉持真、善、忍理念,參與學區經營計劃,以傳授英文課業的方式,教導學區內低收入戶學童的品德教育,她說:「每個孩子都有很特殊的家庭背景跟故事,很多是社會事件的小孩,就是你可能在新聞上聽說過的那種家庭,全家被安置到這個地方來接受協助,社區教室裏的這些孩子也都成了我的小孩。」

剛開始非常辛苦,周亮君運用大法給予的智慧一次又一次的與這些孩子相處,歷經二年左右有了轉機,亮君說:「孩子行為舉止都不一樣了,有的可能長大後就是黑社會角頭老大的那種小孩,變成班級裏最佳模範生,家長也從對小孩不知所措的訴苦抱怨變成肯定嘉許,他們都找到了自信。」

她分享二則印象深刻的例子;一位正值青少年叛逆期的國中生,長輩對他既頭痛又束手無策,周亮君經常與他分享真善忍的小故事和法理,並且給他看大法的書。有天他告訴亮君說:「老師,我一直在換刀片。」問他為何?這位學生回答說:「老師你不是教我忍嗎,所以有人欺負我的時候,我就用美工刀割桌子來忍住不生氣。」亮君進一步跟他說能忍是好事,可是換個角度想一想,如果桌子有生命,它是不是也會痛,相對之下你是不是也在欺負它,你就會給它德了。笑一笑過去之後沒多久,發現這位學生不再用美工刀,他可以真正忍住了。亮君進而告訴他:「你是柔道選手,某種成度上也是個習武之人,那麼習武之人就容易有爭鬥心,如果這個心不去的話,這種事情就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在你身上。」學生似有所悟,自此未再聽到家長抱怨,而且他也會幫忙母親操持家務,成為家裏最乖的小孩,也已經順利考上高中體育班就讀。

大法開啟智慧讓我找到真正的道路

另一位學生從小對埃及金字塔特別感興趣,周亮君把師父講法有關金字塔的部份講給他聽,他聽的津津有味。周亮君也跟他分享許多真善忍的故事,還讓他看大法書,這位生性懶散的學生看完《轉法輪》後,馬上打電話給周亮君說:「老師,我好後悔為甚麼拖了這麼久才把書看完。」

現在他已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參加法輪功大專青年學習營與學員一起煉功、學法、交流,真正的走進大法中來實修。幾天前他還跟周亮君說,這幾天精神很好,深更半夜也不睏,起床學法。有一天看到書中「抓緊時間實修」這幾個字浮出來,倆人均知這是師父的點化與鼓勵。

點點滴滴的一切,周亮君多次深刻體驗到大法賦予的智慧,每當遇到瓶頸,總會在靜心學法之後茅塞頓開,彷彿天外飛來神筆開啟創新的點子。因為規劃教案,重拾大學教科書,發現以前艱深難懂的理論怎麼變的那麼簡單,甚至還可看出內容的不足之處和侷限性。從小自問:我這一生要幹嘛?我來這一趟要做甚麼?難道只是出生來過完一生,然後死去這樣嗎?周亮君說:「修煉大法才知來這一趟是有目地的,有很多事情該做的,也有很多眾生還在等待,大法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我已經找到真正回家的路,也知道修煉是怎麼一回事,大法讓我整個重生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