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大法弟子,喜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 保護大法弟子,喜得福報

  • 高喊大法好 犯人得福報

  • 保護大法弟子,喜得福報

    我的二大姑姐是一位善良、憨厚的老太太,她的人生飽受苦難,幼年時患支氣管炎,氣喘咳嗽常年與她為伴,折磨得她苦不堪言,服用藥物家常便飯,甚至住院,花掉了無數的醫療費,給家裏造成經濟困難。我得法後,她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支持大法,特別愛聽師父講法錄音。她一來我家,我倆一起聽師父講法。每每聽罷,她萬分高興、笑容可掬,連聲說師父講的對、講的好。在她正想入門學功的時候,中共邪黨開始破壞大法,可惜她沒有學成。幸運的是二姐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身體一年比一年健康多了。

    2002年,我因遭邪黨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危難中投奔二姐家,得到了二姐、姐夫的大力保護。為了保證我的安全,二姐給我安置她女兒豔平(化名)家裏,豔平和丈夫利寧(化名)及孩子均很歡迎我,我住了下來。全家人親切待我,利寧、豔平一再誠心誠意地對我說:「舅媽,你住著吧;我們這裏僻靜、安全,保證你沒事。你就放心地住吧,住多長時間都行。煉法輪功沒有罪,你是好人,我們保護好人,我們甚麼都不怕。」我在他們一家人的熱情相助下,天天能學法、煉功、發正念,環境很好。我缺甚麼衣物,利寧便及時給我取來。我住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因同修幫忙,我去了外地。一年多後我又來豔平、利寧家,時值冬季,他倆為我倒出一單間,再盤一鋪小炕。利寧冒著刺骨寒風馭車拉土,且親自動手盤炕。後來我去了異地。

    2003年秋,我終於了卻了一個心願。保護我的地方,我一直難忘,牽掛著這一方的眾生。那一天,我背著一大包真相資料來到二姐家。當天,我包裝資料,二姐坐在炕上透過玻璃窗一直凝視門外,幫我看人,直至我包裝完畢,過程中足有四個多小時。我高興的對二姐說:「你這是幫我救人,功德無量,你一定有福報的。」她笑了。當天午夜我發完正念後,給這個村子挨家挨戶送去大法傳單,真相粘貼貼滿村子,返回後天已拂曉。二姐和姐夫見我安全回來,笑了。

    幾年來,二姐特別健康,幹起農活兒來和小伙子一樣,親朋好友都說二姐晚年得福了。兒子買了一座新房;女兒豔平養雞養豬、女婿利寧打工加種田,日子過得很紅火,特別今秋他們種的玉米意外取得了大豐收。

    這正是:善待大法弟子一念、神佛賜給幸福平安。


    高喊大法好 犯人得福報

    二零零一年,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將我關押在東北的某省屬監獄。由於這個監獄的產品出口到美國、日本等國家,可獲得高額利潤,就強迫犯人長時間、重體力勞動,每天勞動十六小時以上。因為是化工企業,廠房內空氣極度污染,再加上伙食標準低下,常年以白菜湯、蘿蔔湯為主,致使被關押人員的身體素質迅速下降,得肺結核、胸膜炎積水、肺內感染等病的人數超過30%以上,不給治療,只給一些去痛片、新諾明之類的藥物敷衍了事。人權在這裏喪失殆盡。

    零六年,一個犯人小明(化名)因搶劫罪來到這個監獄,因為身體瘦小,難以承受這種強體力奴役勞動,累的筋疲力盡還是完不了任務。這裏是個人吃人的地方,沒有人同情弱者,相反弱者更受欺負。特別是新收犯人就得幹最累、最髒的活,流水線上幹活慢一點不挨打就挨罵,還得給人送禮。

    小明很願意聽真相,有時間我就給他講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從師父傳大法短短幾年裏就有上億人受益,天安門自焚偽案,以及大法在國外洪傳情況。他從內心認識到法輪大法好,並做了三退,有兩次幹活時當眾高喊「法輪大法好」。

    時隔不久,車間又增加了一條新生產線,主要生產新產品和小批量生產任務,任務不飽和,奴役強度不高,有時只幹點零活。按那裏的規矩,到這條新生產線幹活的是那些「好使」犯人,新收犯人是不可能的。可小明就調到了這個新生產線,還當上了小組長,勞動環境有了很大改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