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以下簡稱女二監)位於昆明市西郊林家院,監獄在集訓區設了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隊,隊長楊歡(40多歲),原先的隊長姓馬(30歲左右),現已調至監獄教育科擔任教育科副科長。副隊長鄭平,孫某某,另外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還有謝玲、景絨、周某某、梁某某等十多個30歲左右的女警察,另外監獄在四監區專門設了一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組,監管警察吳旭、余某某、監管領導李冬冬,現已調離在監獄教育科任副隊長。

雲南省內凡是被610指使公安局、安全局綁架、被法院秘密非法判刑的女法輪功學員,基本都被各地送往雲南省女二監。自2005年10月份以來,無論法輪功學員年齡大小,入監的第一天就被關進監獄禁閉室,長達40天之久,不准刷牙、用水、洗澡、換衣服,食、睡、排泄全在裏面,法輪功學員每天從早上6:30分到晚上11:30分,都要保持一個姿勢坐在小硬木凳上,不准動彈,夏季蚊蟲蒼蠅多時,不准法輪功學員打蚊帳,造成每個被關禁閉的學員外露部位、臉部全是蚊蟲叮咬的痕跡。

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兩個包夾看管著,看管大法學員的集訓區包夾每個人每月可得到監區獎勵的勞改分三分,其它監區的包夾可得到勞改分兩分,每個罪犯每月勞改分滿分為15分,半年90分記一個功。包夾為了能夠獲得勞改分從而減刑,也極盡所能看管大法學員,每天24小時看管大法學員的一舉一動。如若包夾有一點紕漏,就將遭到警察的訓斥,還將被扣勞改分。

一、強迫集訓操練

每個法輪功學員不論年齡大小,必須參加3個月集訓操練,每天頂著烈日連續操練2至4個小時,法輪功學員譚玲芳因強迫操練,曾兩次昏倒在操場上,血壓升至180/100,心律120以上。

對於離非法關押刑滿3個月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也進行強迫操練,每天操練不少於4小時,其中筆者知道被強迫操練的就有雲南工藝美術學校的美術教師繆菁(60多歲)雲南某縣大法學員高會芬(50多歲)。

二、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

楊旺仙,40多歲,2003年被綁架,非法判刑4年,非法關押在女二監集訓監區迫害,集訓區原專管隊隊長馬某某,專管警察楊永芬指使牢頭劉躍新、納會仙、馬淑芳、羅忠紅、唐忠梅、楊樹蘭等人將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多次放入楊旺仙的飲食中,致使原先一個伶俐、能幹的中年婦女變成了一個目光呆滯、行動遲緩的「傻子」,直至她刑滿前四個月監獄才讓回家。

王嵐,昆明市工會職工,57歲,非法關押在女二監集訓監區迫害,三次被關禁閉室,集訓區專管隊長楊歡、副隊長鄭平指使牢頭劉躍新、納會仙、馬淑芳、羅忠紅、唐忠梅、楊樹蘭等人將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多次放入王嵐的飲食中,使得原本精明的她現在猶如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這是筆者親眼目睹的。

三、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

牢頭們在警察的授意下,經常打罵大法學員,2005年夏天,犯人劉躍新衝進禁閉室對雲南宣威籍的大法學員趙秀芝拳打腳踢,致使趙秀芝腰部、腿部被打青。同時牢頭們還限制法輪功學員的飲食、大小便等,致使許多大法學員的大小便急在褲中,更有甚者發展到尿急、尿痛、尿頻,法輪功學員譚玲芳、楊鳳珍、黃濤等就屬於此種情況。

四、強迫法輪功學員長時間勞役

監獄的所有監區都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長時間幹奴工14個小時,每天早上7:30分到晚上22:30分,冬季要到晚上23:00,其間兩餐飯時間1小時,超強奴役的負荷使得法輪功學員黃濤(雲南玉溪某機械廠工人,非法判刑4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出現嚴重糖尿病症狀,經常血糖指標高達18,人瘦的皮包骨頭,監獄因此於2006年12月將黃濤保外就醫。臨滄市法輪功學員楊鳳珍,69歲,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也因勞役時間過長、強度過大,導致嚴重心衰竭、小便失禁、臉和嘴烏黑,嚴重缺氧,人瘦的皮包骨,拖了幾個月,監獄於2006年8月才將楊鳳珍老人保外就醫。

五、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家人也被連累

李桂(音)芝,50多歲,雲南宜良陽宗海一所學校的音樂老師,2004年11月被非法判刑3年,非法關押在第一監區,家中的丈夫和兒子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丈夫去世,兒子患了精神病,生活無法自理,李桂(音)芝的學校多次與監獄交涉,監獄仍不放人。

譚玲芳,南方電網公司雲南分公司昆明供電局退休職工,2005年4月22日傍晚6點多被十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女綁架,並非法判刑3年,關押在四監區,當時她正在照顧生病的兒子。譚玲芳被非法關押後,她的兒子病情惡化,發展成尿毒症,腎衰竭,心力衰竭,高度貧血。

杜映芳,臨滄市黨校職工,2005年1月被610及當地公安局綁架,並非法判刑7年,關押在第四監區,其丈夫是臨滄市市委職工,因妻子被非法抓捕,精神崩潰,今年去世。

六、近年來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

許建霞,60多歲,2003年1月被綁架並判刑3年,在第四監區被迫害;

康永蘭,70多歲,硯山人,2004年5月被當地610夥同公安局將老人從醫院重病的丈夫身邊綁架走,並非法判刑3年,關押在第四監區;

嚴正書,73歲,硯山人,曾兩次被綁架迫害,2004年4月19日第二次被綁架並判刑2年,關押在第四監區;

葉彥珍,60歲,硯山人,被當地610夥同公安局於2004年5月綁架,並判刑3年,關押在第四監區;

李群,46歲,雲南硯山縣電信局職工,2004年6月被綁架判刑4年,在迫害期間2007年2月份一直被關禁閉並勞役洗腦至今;

李鮮,臨滄市中學教師,35歲;李震(李鮮的弟弟);杜映芳,臨滄市黨校職工;杜映祥(杜映芳的哥哥);朱兵,52歲,個體經營者;楊鳳珍這六位法輪功學員於2005年1月被臨滄市610夥同公安局非法抓捕。其中,李鮮和杜映芳被判刑7年,李鮮被非法關押在第二女子監獄的第六監區,杜映芳被非法關押在第二女子監獄的第四監區;李震被非法勞教關押在祿豐縣大坪壩第二勞教所,2007年8月31日又被綁架關押在昆明市官渡區看守所;朱兵被非法判刑4年,楊鳳珍被非法判刑4年6個月,關押在第二女子監獄的第四監區;杜映祥被非法判刑3年,關押在昆明監獄迫害。

沈躍萍及其丈夫均為雲南玉溪市婦幼保健醫院的醫生,夫婦倆曾兩次被非法抓捕,2001年沈躍萍被非法勞教1年半,關押在昆明市大板橋女子勞教所,2004年又被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第二女子監獄第三監區,其丈夫被非法判刑3年,關押在昆明監獄迫害;

陳桂芬,丘北縣人,80多歲,女兒57歲,2004年被綁架,判刑3年,關押在第四監區,女兒被判刑2年。2005年4月由於陳桂芬在監獄出現了腦中風症狀,監獄將老人放回;

徐玉珍,80多歲,雲南省德宏州潞西市芒市人,2002年被綁架判刑3年迫害,曾多次被女二監集訓監區送進禁閉室迫害;

何蓮春,30多歲,蒙自人,務農。2001年1月被當地公安局綁架,判刑5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她被非法判刑時女兒才1歲;

王匯真,51歲,雲南省新華社職工,2001年被非法勞教1年半,關押在昆明市大板橋女子勞教所,2003年底被昆明市公安局綁架抄家,並非法判刑4年,2008年8月又第三次被綁架,現下落不明,請知情人士提供線索和幫助;

張小玲,60歲,南方電網公司雲南分公司昆明供電局退休職工,與丈夫2004年被昆明市公安局綁架並抄家,並判刑4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六監區,其丈夫被非法關押在昆明監獄迫害;

郭娟,丈夫韓震昆,2004年4月23日被昆明市公安局綁架抄家,郭娟被非法判刑3年,韓震昆被非法判刑7年;

何其瓊,54歲,昆明鋼鐵公司退休職工,2004年10月24日被當地公安局非法闖入家中將其綁架,非法判刑4年,在女二監集訓監區被兩次關禁閉,還遭到警察鄭平電棍電擊,在第四監區由於過重的勞役,使其身體狀況極差,體重也下降;

高明仙,57歲,昆明市鋼鐵公司退休職工,2004年6月被當地公安局綁架判刑4年;

楊光菊及其哥哥,保山施甸縣人,2004年被保山地區610及公安局綁架並判刑3年,楊光菊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哥哥被非法關押在昆明監獄;

韓俊玉,68歲,雲南冶煉廠職工,曾5次被看守所綁架關押,1次被非法勞教,2005年6月又被非法關押判刑,直至送至女二監2個月後才通知家人;

王自蘭,66歲,雲南省宜良縣可保煤礦退休職工,被非法判刑3年;

謝梅,50多歲,昆明磷肥廠職工,2004年10月2日被綁架判刑3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六監區;

吳明才,四川人,63歲,雲南省景東縣森林勘探局退休職工,2005年5月29日被思茅地區公安局綁架,思茅中級法院非法判刑3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

楊丕芝,61歲,雲南省景東縣農民,2005年5月29日被思茅地區公安局綁架,後被思茅中級法院非法判刑2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

陳象徵,65歲,雲南省個舊市人,2004年被綁架判刑5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

黃王芳,40歲左右,大理人,2005年5月被綁架並判刑5年,關押在女二監一監區迫害;

李現(音)英,下關市交通技術學校教師,48歲左右,2005年6月被下關市公安局綁架抄家,並非法判刑5年,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第五監區;

普寶玉,53歲,昆明人,經商,2005年8月被綁架並判刑3年,關押在女二監第四監區。

昆明三十中學教師趙晨銳(音,38歲左右)、趙雪梅,也曾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集訓監區迫害,二人曾邪悟並協從警察做洗腦迫害,現二人也已回家。

目前,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集訓監區還非法關押著8、9個法輪功學員,五監區非法關押4、5個法輪功學員,其中一位曾是楚雄市輔導站的負責人,被判重刑;六監區非法關押著5、6個法輪功學員,七監區非法關押著4、5個法輪功學員,二、三監區非法關押著5、6個法輪功學員,全部都是長時間勞役迫害,經常做大夜班勞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