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歲女孩被吉林女子勞教所摧殘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吉林省農安縣二十一歲大法女弟子王平睿,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在白城市和母親一起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二年,關進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五大隊,被摧殘的出現精神失常狀態。勞教所拒絕家人與她會面。

王平睿十一歲跟父母得法與父母一起修煉,她堅信師父和大法。她細高的身材,乾淨白皙的臉上透著純淨的孩子氣。連那些惡警都說:「五大隊進來個小美女。」就這樣一個孩子,惡警也一樣迫害,卑鄙的威脅她寫「五書」,遭拒絕後,一群惡警圍住吼罵恐嚇,大隊長王麗梅就用電棍電,王平睿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向車間裏被奴役的法輪功學員喊:「阿姨,咱們不給它幹活,跟她們講理,回家。」

惡警把她單獨關一屋,她朝窗戶喊「法輪大法好」並打坐煉功。惡警肖愛秋把她的手銬扣在床上,把兩腳吊起來。並指使盜竊犯李功舉、流氓打架犯於秀明對她拳打腳踢,把她打倒在地又抓起,從這個床摔到那個床,專門抽打眼睛,使她的眼睛嚴重充血。

流氓犯人於秀明(長相類似男性,聲稱自己結婚找媳婦),把王平睿衣服扒光扣在床上,耍流氓,晚上也不讓她蓋被,凍她。即使這樣王平睿還用善對待她,把大家用智慧捎給她的食品給犯人們吃,管她們叫「姐姐」。王平睿說:「我是法輪功學員,師父叫我修善,我要救度她們。」

善良的王平睿每天被二十四小時吊扣在床上不能動,還時常遭毒打,有時被迫害致神智不清。勞教所生活科來問她:「你有精神病嗎?」她說沒有病。有普通犯人對她說:「你裝精神病會放你出去。」她說:「不行,我不能敗壞大法名譽。」王平睿長期遭非人折磨,出現精神失常狀態。

舒蘭法輪功學員喬紅豔,2008年春被非法關進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五大隊勞教。因為拒絕被非法強迫勞動,喬紅豔遭惡警張麗紅夥同另一管教的毒打、電擊,致使喬紅豔幾天說不出話、不能動。惡警怕醜行暴露,把她單獨關一屋,不許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近,更拒絕家人與之會面。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五大隊大隊長王麗梅與負責生產的副大隊長蘇桂英互相勾結,長期以來用殘酷的手段奴役法輪功學員。長春航空公司和延吉航空公司的食品盒大都由勞教所糊製。蘇桂英在社會上聯繫承攬大量的加工活、手工活,有用羽毛或各種布料及其它材料製作的手工藝品,如製作蝴蝶大量出口到美國、加拿大、委內瑞拉等國。製作這種蝴蝶用的羽毛都是用有毒藥品浸染的。零七年春,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加工過程中出現嘔吐、眩暈、昏倒等現象。

獄方和惡警為自己的私利不斷加大勞動量、延長勞動時間,由每人每天平均製作三十隻蝴蝶,到後來竟增加到一百三十多隻;正常情況下每天勞作十四小時,由早上不到六點幹到晚上七、八點,除五分鐘上廁所十幾分鐘吃飯外,一分鐘都不得休息。惡警嚴密監視法輪功學員,動不動就大罵法輪功學員「幹活慢」、「磨洋工」,為了得到更多的效益,她們逼迫法輪功學員加班,在製作蝴蝶的同時,中間還插入廣告貼膠,做糊航空食品盒,等等。她們不斷逼迫學員加班,有時加班到深夜十二點,很少有八點能休息的時候了。尤其在王麗梅、蘇桂英他倆值夜班時,情況更糟,六十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經常暈倒在地。

農安法輪功學員牛玲,白山法輪功學員劉芳,她們認為修真善忍大法無罪,不是犯人,拒絕佩戴犯人名簽,並拒絕參加強迫奴役勞動以抵制迫害。惡警用電棍電擊牛玲,強制叫她們在車間連續罰站長達十四小時不許坐下,吃飯時給牛玲戴手銬,用墨汁在衣服前襟惡意塗寫她們的名字,成天打罵、侮辱,並瘋狂加期,過一天加一天,過一個月,加一個月,找各種藉口罰款(家裏給存的零用錢),不准家裏人探視,處境惡劣。劉芳在二零零七年二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劉芳堅修大法,拒絕寫所謂「五書」。2008年八月到期,惡警不肯放她,要她在「保證書」上簽名,遭劉芳拒絕。惡警以加期方式迫害,現已加期三個月,並不許家人探視。

據悉,現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普遍仍在用電棍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利用其它各種手段奴役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