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監獄:成都市新津洗腦班(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上篇揭露了成都市新津蔡灣洗腦班在邪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及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全國、四川省、成都市「610」恐怖組織直接指揮下,破壞法律實施罪之一:「邪惡輸出」。本期繼續揭露新津蔡灣洗腦班在邪共中央指揮下破壞法律實施罪之二:迫害手段。

一、精神迫害

(一)投毒

對於省或市、縣「610」認為的「重點」法輪功學員,新津蔡灣洗腦班接到的邪惡指示是:不擇手段,強制「轉化」。那真是萬種邪惡齊下。在那些邪惡的手段中,最邪惡的犯罪是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他們先在飲水、飯菜中下藥,甚至把藥注射到水果裏面,食用那些下藥的食物後,半個小時,就會有藥性反應,主要症狀有:頭髮脹發昏、眼睛腫脹、眼球往外突出、睏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幾個小時還覺得沒睡夠,無精打采)、呼吸困難、心臟絞痛,情緒異常煩躁、易怒。由此導致全身出現各種病狀,突發各種疾病。

然後說給你治病,由幾個彪形大漢,拖的拖,拉的拉,強制往血管裏輸入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藥物是由一個叫周芹的醫生(新津花橋鎮醫院醫生)與一個新津中醫院退休的、家住新津縣衛生局的姓張的醫生配製並強行輸液,後又有其他醫務人員及惡徒做此事行惡。凡是被輸入這種毒藥的人,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沒有強大的意志,隨時精神都會突然分裂,分分秒秒都處於極度恐懼緊張和嚴重幻視幻聽之中。受過這種迫害被放出的大法弟子精神、神經、心胃受到毒藥的嚴重損害而落下嚴重後遺症,如:失憶、呆滯、驚恐、緊張、心慌難受、胃痙攣等中毒症狀。

成都大法弟子祝霞至今還處於嚴重幻視幻聽和極度緊張恐慌等精神損害中毒症狀之中;2008年6月被新津蔡灣洗腦班迫害致死的雙流縣67歲的大法弟子李曉文,則是胃被毒藥嚴重損壞、痙攣吐血而死;2008年5月5日被新津蔡灣洗腦班迫害致死的雙流縣70歲大法弟子鄧淑芬則是神經、心臟被毒藥嚴重損壞而致死。很多從新津洗腦班受迫害後出來的大法弟子,都落下輕重程度不同的中毒後遺症,有的過了幾年,這種症狀還在。

(二)攻擊、侮辱大法

「教導科」惡徒每天用閉路電視播放攻擊大法的錄像,強制大法弟子看,若不看,惡徒就讀,逼迫你聽。惡徒王洪強、黃忠智、徐丹等把大法師父的像片複印幾十張,寫上侮辱的話,背地裏放在大法弟子的床單墊絮下侮辱。並在像片上塗抹,大法弟子制止他們行惡時,邪惡之徒就撕毀像片,扔進廁所裏。大法弟子一個碎片一個碎片的撿出來,惡徒們在旁邊譏笑。

(三)欺騙伎倆

殷舜堯(又名殷得財)、包小牧等邪惡之徒假冒省人大官員以公正、客觀調查法輪功為幌子,欺騙善良的大法弟子,進行誘騙放棄「真、善、忍」信仰,並從中套出你所在地區哪些大法弟子在具體做甚麼事等。

針對中青年法輪功學員,利用年輕異性惡徒進行所謂的關心,以誘騙放棄信仰。如2005年期間,包小牧(近30歲)、王秀芹等無恥的女邪惡之徒對宿剛、駱長勇、丁中斌等法輪功男學員進行過色情誘騙,她們每次找男學員談話時,都要把「陪教」叫走,單獨與學員相處,並有意關上門,包小牧一會兒稱她「母親」又如何關心你,要來看你或送你甚麼東西;偶爾還做出一些可恥的舉動。其陰謀被當眾揭穿後,包小牧惱羞成怒,大罵學員:「看來你肉皮發癢,想找打了!」除此之外,包小牧極其狠毒,曾用圓珠筆把王小松(大邑縣法輪功學員)的手戳的直流血。

新津蔡灣洗腦班在中共和江澤民魔棒的驅使下,大肆踐踏國家法律,無惡不做,迫害善良,製造了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案,甚至傷殘、死亡,製造了極其嚴重的違法犯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