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當天放我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下午三點,我把小冊子裝進提包裏,拿掉了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證件和其它物品,也沒帶電話,並在師父的法像前合十請師父加持後,就出去發資料了。發出不到一半,不知是被人告了密還是被攝像頭監控了。當我走到一畫店門口時,一輛警車停靠在店門口,隨即下來兩個警察,問我提包裏裝的是甚麼?我不讓他們查我的包,他倆兇神惡煞般的大吼,隨即一左一右的夾住我,手腳併用的使我失去重心,我被他們按倒在地上。當時大街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一個人按著我,一個人銬我的手。我就大喊「我是大法弟子,他們在抓好人。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不停使勁大聲的喊。他倆趕忙驅使圍觀的人,我被背銬著推進了警車。

在車裏我對他們說;「你們抓我是大錯特錯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們做的任何事對國家和人民都是好事。」

到派出所後,我被帶到值班室。其中一警察B叫我蹲下,我對他說;「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不蹲。」他沒辦法就讓我在凳子上坐。當時我身邊坐著一婦女,我對她說;「現在警察放著壞人不抓,竟把我們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抓到這裏來。」

我的右手被銬得太緊開始發麻,我慈悲的對B說;「快把手銬打開,我的右手銬得太緊了。」B說;「別要求太多。」另一警察進來,知道又抓到一法輪功學員,就去翻我的包裏面的小冊子,我立即對他說;「我們的小冊子裏講的全部都是事實,你們都應該好好看看。」抓我的另一警察A從外面進來,把我的手銬打開,由背手銬改為正面銬,並帶我到辦公室去。他們詢問我姓名,地址。並把紙筆遞過來。我只說我是廣東的,甚麼都不寫。其中一青年兇巴巴的對我說;「我們有權力調查你。」我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沒甚麼好調查的。」我堅決不寫。

又進來一領導模樣的中年便衣警察C,我一看見他就對他說;「你一定明白大法弟子是怎麼回事?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不知道他就是在這個地區管迫害法輪功的頭目)。A對C說要找個空調房去問話,我們就去了一小房間,真有空調。C在我旁邊,A坐對面。

下面是我們的對話過程;

C:快說出姓名。你們的師父都敢公開姓名,你怎麼不敢?
我說:沒必要。
A:我們要調查你。
我說:我們都是好人,沒必要調查。
C:怎麼不敢說姓名?
我說:做好事不留名。
C:你們是違法的。
我說:我們做的資料都是叫世人明白真相,都是救人的。叫世人不要被邪黨毒害,欺騙。你們警察應該為人民、為自己著想,要明白真相。不應站在惡黨一邊助紂為虐,迫害好人。你們知道嗎?貴州有個億萬年的藏字石,寫著「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說明共產黨就要滅亡了,你們還在幫惡黨迫害好人。

他們不出聲了。

C出去打電話(講方言,我聽不懂)。我對著A警察發正念,兩眼正視他,他也想看我,但是他看到我就把眼睛移開,有氣無力的說;「叫你說姓名也不說。」」

C打完電話進來,拿著我沒發完的小冊子一邊數一邊說;「怎麼樣?敢不敢說出自己的名字?」我仍舊說做好人不留名。

就這樣僵持了大概半個小時,我對A說;「快點把手銬打開,我不是壞人,我要回家,你們這樣做是非法的。」A不說話。

又過了一會,他們說送我去公安局,我說不去。A連拉帶推的押著我走出了派出所。C見我不肯上車就說;「送你去公安局只是聊聊而已,怎麼不敢跟我去嗎?」我說我願意與正直的人聊,你對大法還有甚麼不了解的可以問我。」就這樣,我上了C的專車,車上只有我和C,車剛一轉彎我對C說:「現在沒人看得見了,你快點放我下車,你們抓我真的是錯了。」過了幾分鐘C突然說;「我可以放你回家,但是得晚一點,你相信我嗎?」我說;「我相信,我們拉勾。」C和我就像小孩一樣拉起勾來。我對他說;「我有家庭,有老婆孩子,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抓我一個等於害了我一家,你放我回家就太對了,你會有好報的。」他說;「我知道,一到公安局我就會把你的手銬打開,然後再聊。」

到了公安局,他把我的手銬打開,然後說;「要放你也不能在派出所放,是有人舉報才去抓你的。在派出所就把你放了會打消他們抓人的積極性。」我說:「現在做好人都很難的,人多口雜,特別是政府部門內部關係太複雜了。」他聽後很開心。我接下來就繼續給他講真相。他聽得很認真。當他出去打電話時,我就加強發正念,解體操控他後面的邪惡因素。我心裏對師父說,他是我救的人,我要救他。他打完電話回來後,我繼續給他講真相。他經常往外看,希望天快點黑下來,好快點放我回家。他問我煉功有甚麼體會。我就把我以前患過很多病,到醫院看不好,通過修煉法輪功把病都修煉好的體會告訴他。他說你們在家煉他們不管,但發小冊子之類的就不行。我告訴他,我們不忍心看到同胞們受難於各種天災人禍中,才出去發資料的。我們真是在救人。他說:「可是政府不允許啊!等你們平反才做也可以啊。」我說:「這是我要面對的最大的困難,等平反了就太遲了,今天我們尚未平反,你善待煉功人你會有好報的。你拿去的資料中有幾張護身符,你可以放在車上可逢凶化吉。」

天終於暗下來了,他說:「走,我送你出去。」他送我到大門口時,我對他說:「你可別派人跟蹤我啊。」他笑笑的說:「我怎麼會呢。」以防有尾巴,我在街上轉了一個鐘頭左右,當我到家時快八點了。妻子等我回家時說了一句,真把我嚇著了。我馬上到師父法像前合十。

以上講述了我一次「被抓」和「被放」的真實經歷,此事給我兩點啟迪:

一、凡事正念要足。我散發資料被抓當天就能放回家,是因為我散發資料時想的是救度眾生,雖然被抓,正念十足,還向抓我的警察講真相,所以,師父就幫我。

二、遇事要向內找。師父多次告誡我們遇事要向內找。我反思為甚麼「被抓」?那是因為我「有漏」。出事前,師父曾在夢裏點化我,我夢見看到絲網上有很多孔,暗示我有漏洞。那時公司生意差收入減少,我把精力全放在生意上,而且還想著老闆怎樣解雇我,解雇後怎樣多補些錢,如果不能滿足要求,就要讓他難堪……。就是這些常人的執著,給邪惡鑽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機會。如果在修煉中時時向內找,不斷去掉執著,邪惡也就沒有迫害的理由了。

以上是自己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