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思一念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長期以來,每當我想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情的時候,總是有看不見的,強大的觀念在阻礙我,有這樣一個觀念:「做事會遭迫害」而這個觀念的背後是甚麼呢?今天我有了一點體悟。

本人由於長期以來疏於學法和修心,曾經被迫害過多次,漸漸的產生了很多怕心,後來我無論看到聽到甚麼,都會有一個念頭:「那是監視我的邪惡」,如樓上的腳步聲,樓下的說話聲,看到路人多看我幾眼,或在我身邊呆的時間長一點,當然這個觀念的產生,從表面上,人的一面來講,是由於邪惡長期監視跟蹤造成的,可是我沒有想到過要去掉它,而是無奈的被這個觀念全盤的操控著,放棄了一次又一次證實法的機會,以至時時刻刻都被怕、被迫害、被自我保護所禁錮和包裹著。

幾年來,在夢中自己發現總是在看守所、勞教所裏面被關押,而且在夢裏還在想:我甚麼時候又進來了?當時不知道是在夢裏,以為真的是在勞教所。那個時候的心態表現是感覺很苦、很想哭、認為沒有辦法學法和煉功,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失去自由,被嚴格看管很痛苦,想要逃離或者就是在逃離的過程中等等。而每一次做夢後醒來,發現自己還在家裏,就感到又一次獲得重生,慶幸那只是個夢,並沒有真正的找找自己,更發現不了自己夢中的心態有甚麼不對。只是覺的要反迫害,要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能讓這樣的「夢」,變成現實。

其實這些夢都是對我的點化,可是我沒有找自己的心,沒有發現自己早已不是一個修煉人的心態,不是坦坦蕩蕩以修煉為樂,即使在苦中修煉也是快樂的心,所以才產生了怕,而且越做夢怕心越重。

而今我突然發現,以前認為的「否定迫害」、認為的「邪惡與迫害不應該存在,不應該發生,解體邪惡,」都是站在一個自我的基點上,一個為私的基點上發出來的,都是一種掩蓋。用「為救度眾生、解體舊勢力的安排,不要叫世人被利用來對大法犯罪」,在掩蓋我的怕被迫害,怕進勞教所。

就是因為被表面上的思想所掩蓋,用為別人著想來掩蓋自己的怕心,所以這個「怕」老是去不掉,以至最後發展到無論做甚麼事情都是帶著這個「怕」,即使甚麼也不做都會怕。這是一種物質,就壓在我的頭頂上,使我長期腦子發重、發木、發脹,不能思考問題,嚴重的時候有類似昏迷的感覺。特別是學法的時候發睏,發正念也被雜念嚴重干擾,不能靜心。救人的事更少做,即使做一點,以後那個心裏的壓力和恐懼心會很大,幾乎使我精神崩潰,需要很長時候才恢復。

今天我看到了,明白了為甚麼自己對迫害看的那麼重的原因,挖一挖根,在否定迫害的裏面掩藏著太多的人的執著,名利情、七情六慾各種慾望的執著,求安逸心,還有想要在大法中有所求,有所得的心。

其實對於修煉人來講,迫害的原因是業力造成的,那是我生生世世所欠下的債,能夠心平氣和的還債是一個修煉人區別於常人的最基本的起步。修煉人反過來看問題,「苦」那就是個好事,為甚麼要怕苦呢?修煉人最基本的就是吃苦,修煉就是來吃苦來了,為甚麼連最根本的東西都不能想起來,不能堅守呢?

如果真的能夠做到,紮紮實實的做到,那才是超越常人的,才能夠談的上救度眾生,為眾生和世人著想,才能夠談的上否定舊勢力和爛鬼的迫害,否則就是個常人,都是為維護自己在常人中的既得利益而找的藉口而已。

以前我認為給明慧投稿的都是修煉的好的學員的修煉經驗和體會,是帶有指導意義的,我修的不好,還是不寫的好,通過今天的寫稿,我發現,寫稿的過程是一個修煉的過程,認清自己的過程,理解法對修煉人要求的過程,同時也是去掉執著的過程。

個人認識,如有不對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