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徐小龍在天津第一監獄遭受的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天津大法弟子徐小龍,男,今年49歲,原天津渤海石油工貿公司保溫廠工程師(被非法開除工作)。徐因堅修大法,99年10月28日被原所在單位和當地派出所綁架。2000年3月22日徐被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2000年5月,徐被非法關入天津市梨源頭天津第一監獄。

下面是大法弟子徐小龍訴述他在天津第一監獄遭受的迫害情況。

1.投檢舉信被毆打

2002年大年初一,我同李強、路文元講了(江氏)政府對法輪功所做的一切都是違法的,之後又以多種書面形式向他們講述對法輪功的鎮壓是違法之事。此時,我非常全面的從九個方面論述了江氏政府在法輪功問題的一切做法的違法性。我將自己的經歷和所見所聞寫了一封給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申控科的檢舉信。晚上洗漱時我將信投入檢舉箱中,點名時來了三個犯人將我叫到談話室,他們先是同我扯,之後便找茬動手對我群毆,直到打的我不能動彈為止。我知道這都是由當時值班惡警楊波指使的。檢舉信箱按規定是不能打開的。投檢舉信遭毒打是甚麼性質呢?!

2.殘酷的凳刑

2002年5月底-9月初。我被關小間,當我從小間出來時。同修(大法弟子)給我講:對惡警,轉化與獎金掛鉤;對犯人來說,則是同他們的減刑掛鉤。那種政策對惡人來說只要迫害大法弟子他們就有利可圖,惡警楊波想出了一個很損的招:它讓人做了五個規格的小凳,最小的一種約為5x5x8公分(寬、高、長),每長2-3公分為一個級別,通常每個人的坐骨的間距為8公分,實際上只有一邊坐骨坐在小凳上,加上小凳又矮,坐在小凳上重心已在體外,很難坐穩。惡警也知道誰都坐不穩,它們強制大法弟子三挺一正,而且每人每天要坐16小時之久。很多人因無法承受而被迫「轉化」。 大法弟子中有一個叫王加聲的,被這種凳刑折磨了2個多月,最後惡警見對他不起作用,只好放棄。

3.罰站23天,咳嗽三年半

2002年4月22日,惡警讓我們背監獄的58條惡規,我不背之後,它們就將我們五個不背的大法弟子集中在談話室裏罰站。每天早上6點開始,直到晚上8-9點,一個星期後,還剩我一個,我始終堅持著,這樣一天天的熬到第23天時,才算結束。那時我的兩腿已腫了。罰站第10天開始,我就咳嗽,這一咳就咳了好幾年,直到2006年元月中旬。

4、戴械具折磨

2001年2月中旬開始監區大廳裏面牆所謂的「學習」,主要是《人民日報》、《天津日報》等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就這樣到6月中旬。我得知申訴應在半年內有回覆。於是我向惡警曹提出將我申訴要回,他不給。第二天我就開始不做衛生和不去大廳。10天後惡警曹將我的申訴退還給我,我將申訴重新修改後再次上交。監獄做肺結核檢查,我抗議並寫了抗議書,後來還是被多人強制做了體檢,4個多月面牆。

一天我向惡警曹提出不面牆,於是第二天他們便給我關了小間,為了整我。曹故意找茬,見我嘴唇動了動,就說我是煉功違紀,給我戴上手銬、腳鐐,想以此來控制我的大腦,真的很可笑,執法者如此邪惡愚蠢。一個星期後,我抗議他們非法給我戴械具,於是我開始絕食絕水,剛剛第二天他們就認為必須得灌食,他們叫來十多個犯人灌我,其實根本也不是灌食,就是一幫人不停的打我。

5.一句招來的毆打

59歲的同修宋之山跟我關在一個號裏,一天早晨剛起床,包夾就打老宋好幾個耳光,我便說了一句「別打老頭」,就被一幫人毒打,之後又是幾番毒打。我的頭被打破了,手也被打破了,都流著血,臉被抽打腫的很厲害。

據同修李希望告訴我雙人床上鋪床擔子都吊彎了,雷麻子使我的腿走路不方便,他們為了不洩露自己的罪行而將我關小間。

6.強迫我夫妻離婚

2001年我妻子徐傑同陳羲的妻子魏秀清被「轉化」後,邪惡之徒利用她們轉化我和陳羲。2002年5月徐傑出獄後來見我,不講別的就是讓我轉化,見不起作用便提出離婚。辦手續那天,惡警樊雅勝讓我跟他走,也不提幹甚麼,見了徐傑和兩個法院的人我才知道是辦離婚手續的,填表後,雙方都有十五天的思考時間,惡警樊雅勝怕我們不離對徐傑講「凡是不轉化的都要加刑一兩年」徐傑聽後立即就簽字,我們就這樣辦完手續。

7.拒絕讀污衊宣傳 遭迫害

2002年10月21日下午,惡警路文元指使包夾逼我們讀污衊大法的報紙,我不讀,他們就給我坐最小的小凳,我也不坐,他們就把我弄到談話室裏毒打,硬讓我坐小凳我不從,他們把我抓起來向小凳上按,小凳的邊撐木都被弄斷了。他們幾番的毆打我,並用臭豆子水(澆花用的)熏我,又在我衣服裏澆涼水,又用電扇吹我。半夜上廁所時,我自衛反抗一個包夾,他大喊大叫,一下子來了許多人圍著我又一番毒打。最後他們給我戴上械具,然後強行拖拉著上下樓,有時一天一次,有時一天兩次,每次都拖的血肉模糊,鮮血直流。幾天後傷口化膿,還發出很大的臭味。可他們卻不給我換藥,或拖上許多天才換。每次強行拖趟腿,拉破的手腕也都在翻肉流血,前後大約有五十多天沒法洗澡(傷口部位不癒合),三個月後傷口才慢慢長好。

還有一次因我不讀誹謗大法的報紙,包夾在毒打我時將我的腰踢了,我感到撕裂般的疼痛,疼痛難忍,可獄醫卻說沒事,死不了,最好是喝口水,說不是打的,是結石造成的。

8.同修被迫害情況

2000年期間有五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到第一監獄,惡警李強多次強制轉化他們不成,便指使犯人張軍連續五十多天毆打趙光,趙光的臉被打的變了形,腫的非常厲害。

此後類似毆打事件多的無法統計,大法弟子趙之山快60歲了,監控董坤每天都要在宋的腦袋頂彈幾十個腦崩。大法學員曹承明、王加聲、還有多位叫不上來名的大法弟子,被毆打的滿口牙全都鬆動了,一吃東西就痛。有個叫李進的犯人,將滾燙的開水倒入不鏽鋼杯中,即刻放到大法弟子曹寶玉手背上,曹寶玉的手當即就掉下一層皮。大法學員劉海賓、高鳳存在被迫害中無法承受,撞牆抗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