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信講真相的一點經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這些年來,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始終在利用寫信的方式向本地區的各級政府、公檢法機關的官員及普通幹部甚至他們的家屬講真相。我們感到,寫信這種方式起到了講清真相的好作用,達到了救度對方的目地。現把我們的做法和體會簡單介紹一下。

我們地區屬於農業縣,同修整體上文化層次較低。在迫害初期的幾年,不管出現甚麼問題,我們都會在第一時間製作一張針對此事的傳單曝光邪惡、講清真相,整體配合講真相的方式就是大家都行動起來,郵寄、發送這張傳單。這種方式在最初的幾年很奏效。

零四年初某教師大法弟子被不法官員威脅要綁架、勞教他,針對這件事,大家在思考:零三年底,通過曝光和震懾已經解體了邪惡迫害該同修的企圖,為何邪惡又捲土重來?我們意識到這是法對我們的要求高了,光靠曝光震懾是不夠的,得讓眾生也真正的明白真相。於是我們給責任人寫了幾封勸善信,以純善的態度讓相關人員明白迫害大法弟子對他自己不好。其中有一封信是寫給校長夫人的,設身處地的從她的角度出發,提醒她「愛一個人就要讓他遠離傷害」、「她丈夫如果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會使自己受到傷害」,裏面沒提讓他們為大法弟子做甚麼,只是給他們講了一個道理。收到的反饋非常好,校長夫人捎話給大法弟子表示校長自己不願再參與迫害,政法委那邊的問題也化解了。

此後,通過交流我們認識到,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國保大隊的負責人也是我們地區的眾生,也需要我們救度,我們和他們之間不是「被迫害與迫害」的關係,而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這個問題通過面對面的切磋交流,在一些同修中達成了共識。於是有的同修開始給以上參與迫害的負責人寫親筆信。不久又得到反饋:主管迫害大法的公安局副局長原來很兇惡,這次真誠、和善的對一位被綁架的大法弟子(該弟子後來正念走脫)說:「你們給我寫的信我都看了。」另一位負責人也捎話給我們說:「我知道,你們法輪功都是為我們好。」

師父通過這些反饋告訴我們這個思路對了,真正打開了眾生的心結。

但那時寫親筆信的同修還很少,大部份同修還是郵寄傳單。零五年一同修被綁架後正念走脫,我們又做了一張傳單給派出所警察講真相、挽回以往我們講真相不到位給眾生造成的損失。結果收到警察的反饋:「你們寄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沒看。」大家向內找,意識到法對我們的要求又高了。以往大家郵寄傳單的方式中,除了寫文章做傳單的同修真的設身處地的為眾生用心了之外,其他大法弟子沒有真正做到對眾生用心,同修的用心都簡化為貼一張郵票、寫一個信皮兒了。我們對眾生用心不夠,眾生就能體會到,所以效果就不好。而且,不用心做出來的東西背後也沒有大法的力量。大家交流,決定以後要改變方式,傳單可以大面積散發給普通老百姓,對相關人員講真相則需要每個人都親筆寫信,哪怕一兩句,把最想說的話掏心的告訴對方。

後來我們地區的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政法委書記、公安局主管的副局長都換人了。一段時間後,政法委書記放話出來:「我們的前任跟你們法輪功相處的還挺融洽,以後不會這樣了,該抓就抓、該判就判。」還說:「年前要抓一批。」大家聽說後,意識到我們本應在這些人一上任就給他們講真相,而不該等到迫害發生再被動的講。這次多個學法小組的同修都寫信了,不分年齡,不分新老學員,大家都動筆寫。一個二年級的小女孩寫道:「我是大法小弟子,請你不要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一個沒甚麼文化的老大娘寫道:「孩子,你對大法好就有好報,對大法惡就有惡報……」;一個中年男同修寫道:「其實這封信我早就該寫,拖到現在我很自責,如果要是我弟弟被調到你目前的位置上,我一定會馬上告訴他這些真相,以免他因迫害大法而遭遇不幸,我沒有對你負起責任來,現在我就告訴你這些真相……」;七十多歲沒念過書的老同修也從傳單上抄了兩句符合自己想法的話寄過去了。目前還沒收到反饋,但事情已經過去半年多了,我們當地環境還算穩定。

還有同修寫信或面對面講真相提醒對方:「大法弟子是在救人,如果你們迫害大法弟子、造成當地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環境不穩定,你們就是在阻礙佛法度人,這罪太大了。」我們發現,在不斷的講真相中,每次設身處地的站在對方的角度想,都能明白他們的心結在哪裏,他們對真相的了解也在加深。現在對國保隊長講「救人」,他非常理解,連他自己也說:「我不反對你們救人,但你們在當地救就行了,外地誰聽你們的呀。」

通過他的話,我們也找到了不足:不是他反對我們去外地救人,而是我們修煉境界的侷限在他那裏體現出來了──我們只把救度當地眾生當作自己的責任、對外地的事不願意管。

我們寫的信中甚麼文化層次的、以甚麼角度寫的都有,也許有的同修不太擅長寫信,水平不一定高,但眾生一定能體會到大法弟子的用心和慈悲。師父曾說「我們是用心在做」(《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想,救人中真正起作用的就是我們的用心。師父還說過「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轉法輪》)相信我們講真相中的信也不在文化高低,大法弟子用心寫的親筆信都是有功的。

同修在親自動筆寫信的過程中,體會到了寫信與郵傳單的不同,首先寫信得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從寫出的話中還能看到自己的心態、基點等不符合法的因素,修改的過程就是一個修自己、擺正心態、昇華的過程。很多同修寫信時寫出了慈悲心時,落淚了,真正體會到了不明真相的眾生的可憐。我們地區這幾年環境比較平穩,回想起來,並不是哪一個同修傳單做的好或者文章寫的好,而是同修們整體的用心到位了。

以上為一點經驗,寫出來共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