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遷西國保警察攔截折磨十七歲孩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八點多鐘,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花院鄉一名班車司機陸佐金和兒子陸兵(乘務員,十七歲)開著麵包車送貨,在返回的路上,兩個騎摩托車的便衣警察攔住他們,因懷疑他們送法輪功資料,便不容分說的抓住他們父子倆的頭髮,然後打電話叫來了好幾輛警車。

不法警察把父子倆綁架到公安局,分別關押在兩處。一惡警對十七歲的陸兵進行惡毒的嚴刑拷打,只要說句「不知道」,上去就是幾個大嘴巴,還用拳頭兇狠的猛擊他的頭部和胸部。

陸兵疼痛難忍,用手去摸被打的疼痛部位,國保大隊副隊長王印廣看見了,問他:「怎麼了?」孩子回答:「他們打我。」

王印廣上去又是幾個大嘴巴,邊打邊問:「這叫打你嗎?!」

一個長得黑黑的被稱作大隊長的人(據判斷,此人應該就是遷西國保的大隊長朱振剛)為了從陸兵口中得到他們想知道的,毫無人性的連續打了他幾十個嘴巴,把他的臉打得又紅又腫。

還有一個惡警魔性大發,用手按住陸兵的頭往自己的膝蓋上猛撞,他的頭頂被撞起兩個大包。

這種在沒有任何證據情況下的所謂「審訊」從當晚九點一直持續到天亮,陸兵這個只十七歲的孩子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由於過度驚嚇,陸兵回家後夜間不能入睡,剛入睡又被驚醒。而他的父親至今仍被關押在看守所。麵包車和客運班車均被扣。

陸佐金跑了幾年的班車,人們都願意和他相處,接觸過他的人都說他是個忠厚善良、為人正直的好人,因為他總能為別人著想,在利益上總是吃虧,好多人都說這樣的人在當今這個社會太難找了。

惡警綁架了陸佐金父子後,又在當晚十點二十分左右,非法抄了他們的家。家裏只有陸佐金的父母兩位老人。陸佐金的父親本來就患有嚴重的小腦萎縮,加之糖尿病、血脂高、腦供血不足等病症,陸的母親在今年年初又得了蛇盤瘡,因病來的突然又發展較快,等到醫院時病情已嚴重到傷害到了神經,整日疼痛難忍,直到現在也不能幹活。這次的抄家,惡警們突然到來,根本不理會已嚇得不知所措、兩腿發軟、難以站立的二位老人,幾個惡警野蠻的把屋子翻的亂七八糟。原本就年邁多病的二位老人,經過這一嚇,再聽說兒子、孫子被公安綁架了,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和刺激,心情無比沉重,病情急劇的加重。

在同一天晚上十一點多,遷西縣國保大隊惡警大隊長朱振剛帶領一幫惡人闖到揣翠軍家,翻牆而入,非法抄家,將揣翠軍家中的兩箱貨物及個人電腦抄走,並非法抓捕了揣翠軍的丈夫揣之武、弟媳柴君俠及六十多歲的老婆婆。

如果扒去這些惡警們所穿的制服,再看以上所述他們的種種所為,所有人都會毫無疑問的認為這是一幫土匪。是甚麼原因讓這些穿制服的土匪行起惡來如此的肆無忌憚?當「真善忍」成為被鎮壓的對像,而「假惡鬥」成為社會的普遍信條,迫害好人的惡棍成為中共的所謂先進模範的時候,人變成禽獸就有了最好的土壤。但無論惡人如何逞兇,也只是中共的末日痙攣。中共敗局已定,只能死撐著等待被歷史清算罷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